29 June 2016
AsiaNews.it Twitter AsiaNews.it Facebook
Geographic areas




  • > Africa
  • > Central Asia
  • > Europe
  • > Middle East
  • > Nord America
  • > North Asia
  • > South Asia
  • > South East Asia
  • > South West Asia
  • > Sud America
  • > East Asia

  • mediazioni e arbitrati, risoluzione alternativa delle controversie e servizi di mediazione e arbitrato


    » 05/27/2004, 00.00

    香港 ? 中国

    中国的圣母朝圣地 (资料)



    香港(亚洲新闻/Sunday Examiner—在中国,五月的圣母月格外受到重视。数万名中国天主教徒跋山涉水到圣母朝圣地去祈祷。

     

    中国的圣母朝圣地

           在中国,有许多圣母朝圣地。最古老的,当属中国西南贵州省贵阳市北部的鹿冲关,拥有二百年历史的吾乐之缘圣母朝圣地。文革期间,圣地被毁。直到一九八O年,才得以重新开放,并吸引了无数的热心教友。

    一九九三年四月三十日,一个新的朝圣地正式开放了。坐落在福建省福州市龙田村的玫瑰山庄。是以玫瑰圣母命名的圣地,旨在纪念道明会士当年将这里奉献给了玫瑰圣母。一尊意大利赠送的圣母像,矗立在用于司铎和朝圣者避静的中式建筑中间。这是由福州教区的老主教建造的,目的在于促进天主教徒的合一与共融。

    一九九四年五月一日,江苏省南京教区青阳镇的圣母岩朝圣地和五十五年前被迫关闭的露德圣母大殿重新开放了。这一圣地与露德圣母显现有着密切关系。据当地老人的介绍,一九O一年,圣母显现并治愈了许多病人,立即成为热心教友们敬礼圣母的朝圣地。一九三九年,日本侵略军轰炸了圣地,并在原地建起了一座工厂,直到今天。一九九三年,在距离原圣地大约二百多米处,开始建造新的圣堂,四万多名教友参与了隆重的奠基典礼。一九九五年,圣母岩朝圣活动陆续恢复起来。

     

    圣母在中国的显现

           一九OO年,中国报道了三处圣母显现。第一处是在北京,圣母在天神弥额尔的陪伴下在众天神的簇拥下显现。第二处为义和团时期在三台村哭泣圣母的显现。第三处,即在东吕。东吕位于河北省保定教区四十公里处,是地下天主教会的坚定堡垒。目击者介绍说,一位被视为玛利亚的美丽夫人在天空中显现,教友们祈求圣母保护他们免遭敌人的迫害;使他们的城市免遭毁灭。暴动结束后,人们在圣母显现地建起了一座辉煌壮丽的圣堂,感谢圣母的保护。当时的牧人绘制了一幅身着中国传统皇家服饰的圣母和圣婴画像,圣像收藏在圣堂中。自一九二四年起,这里成了人们虔诚朝圣的目的地。首次正式朝圣活动是在一九二九年,一九三二年,教宗比约十一世正式批准了东吕圣母朝圣地为圣地。

     

    东吕的阳光奇迹

           一九九五年五月二十三日,圣母进教之佑瞻礼前,一些朝圣者亲眼见证了一个奇迹。当时,三万多名教友聚集在圣地前祈祷。中国天主教徒们非常重视圣母进教之佑瞻礼,历来是重大的节庆。地下教会的四位主教,与一百多位司铎共祭。在弥撒圣祭开始之际和成圣体前,人们看到太阳左右移动,天空中闪烁着万道光芒。人们直接看着耀眼的阳光,却不感到眼睛不适。有人看到中间有一个十字架;有人说是圣家;有人说是怀抱耶稣的圣母;还有人说是圣体。激动不已的人群突然认识到了自己的罪过,开始祈祷,请求宽恕。整个过程持续了二十分钟,阳光开始改变色彩,万道光芒不时与人群接近又远离。

          

           政府的解释

           毫无疑问,政府并不愿意数千人聚集在一处。并认为,一旦是宗教和地下教会信徒的聚集,人数越多,也就越危险。公安部门定期在圣地周围检查监督,阻止人们到东吕朝圣。一九九五年五月二十四日,警方阻止人们上山,强迫他们登上汽车和火车,也没有作出任何解释。但是,仍有数千名教友翻山越岭,绕过了警方的防线,到圣地朝圣。大约十万多人参加了朝圣活动。

           一九九六年,警方再度禁止人们前往东吕朝圣。这一次的理由有两点:非法集会和威胁社会稳定。由五百多人组成的公安人员的队伍被派到了村里,包围了东吕圣地,和河北省的各个城市。各地都加强地下教会与爱国会合并的活动;从五月十三日起,禁止神职人员离开住所、禁止他们前去讲道。平信徒也被禁止离开村庄;家长不能带子女去圣堂,或配戴宗教饰物。

     

           抵制一切障碍

           但是,种种困难,并没能熄灭中国天主教徒敬礼东吕圣母的热情。每年,教友们不顾各种禁令,默默地翻山越岭去朝圣、颂念玫瑰经、唱圣歌,赞美他们的真正母亲和保护者。

     

           佘山圣母朝圣地

           一九八九年六月,教宗若望·保禄二世祈求基督信徒的援手佘山圣母,保护“可爱的中国人民”。由此,充分说明了圣地的重要性,它是中国基督信仰更新的象征。佘山圣地坐落在上海市郊外三十五公里处,九个塔尖直冲云宵、竹林、崎岖的山路等天然环境,堪称是与天主和圣母倾心交谈的最佳境地。据传说,几个世纪以前,一位隐士遁居山颠,并为这里命名佘山。

           一八六六年,上海教区在这里先后建起了圣堂,并在其中供奉着圣母像。五年后,耶稣会士在山顶上建造了一座圣堂,献给了进教之佑圣母,并于一八七三年正式揭幕。一九二四年,中国的主教们将全中华奉献给圣母,并在此之后,前往佘山圣地朝圣。一九二五年,大殿工程正式动工,十年后竣工。这是整个远东地区的首座大殿,成为中国教友们最热爱的朝圣地。

    文化大革命期间,大殿中铜制圣母像、祭台和窗户上的彩色玻璃及其他一些圣物突然消失。二OOO年,人们在山顶的钟楼上铸造了一尊怀抱圣婴的铜制圣母像。这是一万多名教友的捐献。一九七九年,圣地重新开放。从那时起,每年都有数以千计的朝圣者来到佘山朝圣。一九九O年,三万多名天主教徒来到这里朝圣,庆祝圣母的瞻礼。老老少少的教友们徒步走上山顶,见证他们对玛利亚的爱和敬礼。每年,许多江南的船员要在佘山停留三天三夜,为未来求圣母的保护,为所得到的恩爱感谢圣母。然而,与来自中国各地的热心朝圣者们相比较,他们只不过是其中的一小部分而已。

    e-mail this to a friend Printable version










    另见



    Editor's choices

    中国 - 梵蒂冈
    梵蒂冈在马达钦事件上的沉默造成的混乱与争议

    Bernardo Cervellera

    部分人认为,马达钦主教盛赞爱国会、“罪己诏”仅仅是陷害他的“污泥”。也有人认为他“为了教区利益”甘愿忍辱负重。许多人质疑圣座的沉默:对文章内容保持沉默、对上海主教遭遇的迫害保持沉默。质疑梵蒂冈内部有人乐见马达钦事件,但是,出现了另外一个问题:本笃十六世的信(其中指爱国会与天主教教义无法调和)被取缔了吗?谁取缔的?面临走上一条没有真理、一味妥协道路的危险


    中国 - 梵蒂冈
    中国和梵蒂冈:马主教“变脸”激起难以置信和令人沮丧的反应

    Bernardo Cervellera

    辞去爱国会职务后,被软禁四年。马主教现在似乎要收回自己的立场、弘扬爱国会及其为中国教会发挥的作用。部分教友认为他是“被迫的”、有人认为他是“过分压力”的受害者、有人甚至指这一“屈服”是上海团体重获自由所要“付出的代价”,或许九月重新开放关了四年的修道院。梵蒂冈不太相信主教的这一声明。一名中国主教自问,圣座与中国的对话是否还有用、担心梵蒂冈内有人指使马达钦主教“自白”讨好中国政府


    AsiaNews IS ALSO A MONTHLY!

    AsiaNews monthly magazine (in Italian) is free.
     

    SUBSCRIBE NOW

    News feed

    Canale RSScanale RSS 

    Add to Google









     

    IRAN 2016 Banner

    2003 © All rights reserved - AsiaNews C.F. e P.Iva: 00889190153 - GL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