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18/2020, 15.38
乌兹别克斯坦
發送給朋友

“自愿工作”作为在乌兹别克棉田开采的借口

这种做法发生了变化,但仍然非常广泛而系统,此外,还涉及到与政府关系密切的人士。工资是每公斤0.10美元。这歌薪资甚至还不足以支付伙食费,工人还因此欠债。甚至部门和银行员工也被迫在棉田工作,否则将面临解雇。

塔什干(亚洲新闻)- 尽管近期政府多次宣布结束乌兹别克斯坦棉田剥削问题(包括童工问题),但这种做法在秋季收获季节仍然非常广泛而系统性地进行。根据欧洲自由电台(RFE/RL)的报道,全国各地数百名活动人士揭露了以“自愿工作”为借口进行的虐待和侵权案件。

2010年发起的全球性“棉花运动”或多或少阻止了棉田奴役现象。因此,地方当局和富裕的土地所有者提出改变剥削的方式,为其穿上 “自愿”的外衣,强制劳工签署承诺书并声明“自愿”以每公斤0.10美元的薪资收割棉花。

即使是最快的采摘者一天最多也只能赚取1美元,这个国家的最低工资却应该是300美元。塔什干官员借口为有失业人士或有需要人士家庭提供“工作机会”,来掩盖微薄的薪资。

乌兹别克斯坦劳工副部长巴霍迪尔·乌姆扎科夫(Bahodir Umrzakov)近日指出,今年的收摘工作由贫困家庭、单身母亲和被视为“有需要人士”的失业者。其实,最快的收摘者用整整六天的工作获得的薪水甚至不够购买一公斤的肉。那些不够快的人还有可能在两个月的工作期间背上债务,因为伙食费是从微薄的工资中扣除,有时甚至还会超额。

人们纷纷指责私人农场主从强制劳动中获益,并与政府上级有联系,其中包括总统沙夫卡特米尔济耶夫(Shavkat Mirziyoev)的亲戚和家属。此外,随着采摘运动的进行,国有银行和各部门的员工也“在施压和胁迫下”前往棉田劳动。

一名工人说:“我被迫去棉田,否则我的位置就会被替代,并将每月300美元的工资给其他人。我不允许这一切发生。”锡尔河地区Ak-Altyn区人民银行分行的一名员工透露,如果他拒绝收割棉花或付钱给其他人,让其代替自己在田里工作,就有可能会失去工作。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德里最高法院作出判决“联邦政府应资助各宗教的朝圣活动”
05/12/2006
文在寅纪念两年前的平壤峰会。朝鲜保持沉默
19/09/2020 12:10
卡尔巴拉,在泪水和口罩中,什叶派庆祝阿舒拉节
31/08/2020 13:18
卡尔巴拉:Covid-19过后,成千上万的什叶派信徒参加伊斯兰新年
22/08/2020 08:00
将平壤和朝鲜教区奉献给法蒂玛圣母
18/08/2020 15: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