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7/2019, 18.27
梵蒂冈-缅甸-意大利
發送給朋友

《无限的渴望》:阿尔弗雷德·克雷莫西神父将于10月19日被册封为真福

作者 Alberto Caccaro

真福册封礼仪将由贝丘枢机在克雷马主教座堂主持。克雷莫西神父曾在缅甸传教三十余年。凭着对福音的热情,他被称为「永不停息的发动机」。「如果我有机会出生一千次,我将执行一千次任务」。他的信徒很早前就将他视为殉道者。

米兰(亚洲新闻)- 10月19日15点30分,属于宗座外方传教会的阿尔弗雷德·克雷莫西神父将在克雷马主教座堂被册封为真福,他于1953年2月7日在缅甸被杀害。真福册封礼仪将由封圣部贝丘枢机和当地主教达尼尔-佳诺提(Daniele Gianotti)共同主持。届时,还会有宗座外方传教会的传教士,意大利和缅甸信徒出席。教宗方济各授权颁布的法令承认了阿尔弗雷德·克雷莫西的殉道圣徳。以下是该神父的有关资料。

《为什么圣心给了我如此大的渴望,却又让我无从下手呢?》

阿尔弗雷德·克雷莫西于1902年5月15日生在里帕尔塔圭里纳(克雷莫纳)。他属于宗座外方传教会,于1953年2月7日在缅甸被仇恨信仰者所杀害。该神父将于10月19日,特殊传教月期间,被册封为真福。

阿尔弗雷多前往缅甸时才23岁,他于1925年11月到达那里。此后不久,他便被送往Donokù,这是一个由卡鲁斯·巴库人(CarusBakù)居住的传教区,离东吁(Tungoo)不远,这是宗座外方传教会的传教士们建立的第一个传教区。

阿尔弗雷多渴望成为一名传教士时已经二十岁了,当时他正在神学院学习。他读了一些令他着迷的杂志和传教书籍:「我内心被深深的吸引,那些事迹让我的心久久不能平静」。尽管他的热情高涨,但严重的疾病似乎无法让他实现这个梦想。他写道,实际上,在那些不利的情况下,恰恰是在力不从心的情况下,「精神会变得年轻而坚强(…)」。「正是由于我身体的缓慢消耗,我的内心才感受到了传教的吸引力,尤其是牺牲」。

他从耶稣圣心像上感受到了天主的爱,这让他精神饱满,信心十足。「这儿,人们叫我『永不停息的发动机』,因为我无法让自己停息下来」,他在1947年时如此写道。为了满足自己成为使徒的欲望,阿尔弗雷多开始表现的更加务实,哪怕不顾健康问题。「其他人告诉这位传教士,要照顾好自己的健康,不要生气。 但是他无法办到这一点。他的任务是如此艰巨,如此崇高,以至于人们的建议对他来说似乎很荒谬。即使付出生命代价,也要将这项伟大的任务推动向前!」。 1934年,他写道:「我情愿让自己身上打上一百次奎宁……」。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期,由于日本的入侵和个人的挫败,阿尔弗雷多不断感到自己被一股力量充斥着,这股力量不属于自己,但属于耶稣。「为什么圣心给了我如此大的渴望,却又让我无从下手呢?」 阿尔弗雷多一直保持着慷慨、虔诚和开放的态度。「无能为力-他继续说-我还利用了更多时间进行夜间祈祷……几乎每天晚上……」。他认为自己承担的传教任务是「人类可被赋予的最精彩的工作,不是去完成,而是去观看」。

当时的困难还与气候有关,「如果我跪半个小时,之后汗水就会在地上留下一个小池塘」,食物缺乏也是另外一个问题,「四年来,我从来没有用过一滴油来调味…… 我们缺少糖,甚至没有盐……」,阿尔弗雷多总结说,「如果我有机会出生一千次,我将执行一千次任务」。「我从未如此高兴过——他在抵达传教地一年后的1926年写道——我的头脑像火山一样。 我每个小时都在想工作,并迫不及待的将其付之于行动」。

传教工作是最多姿多彩的生活,充斥着人与语言,这是最外在、最嘈杂的生活,而阿尔弗雷多却将其与对耶稣的无限渴望相链接,祈祷并不停地体验着他神圣的临在,传教工作也是想要彻底迅速地自我消耗的巨大渴望,从而使圣心之国能够降临这片土地。

在当时的缅甸需要数日的脚程才能抵达另一个村庄。他们说,「他曾是我们之间最孜孜不倦的旅行者。他习惯了步行旅行」。阿尔弗雷多的传教经历与战争相互交替着。他如此写于1945年,「我们这儿战乱不断」。「熙熙攘攘的士兵、枪声… 仅仅是为了报复,便到处摧毁村庄…」。二战才刚结束便再次开始地方性战争,第一次卡里安战争(1948-1952)是卡里安民族与缅甸中央政权之间的战争

在这种情况下,他最担心的是不能放弃天主教村庄。因为通常神父的存在,对暴力事件有很好的威慑作用。不幸的是,在1950年,他的另外两名同伴马里奥•维加拉(Mario Vergara)和伯多禄·加拉斯特里(Pietro Galastri)丧生。 同年8月,阿尔弗雷多被要求离开这些地区,特别是Donokù,并在东吁避难。对他来说,这是一次真正的流放,远离他的信徒。他仅在1952年3月得以返回,并保证不再离开。在返回Donokù之后,他表示:「要死就死,绝不再流亡」。然而,由于这次流亡,他逃过了第一次劫难。「在我所住的村子里,我所有的财产,我家中的,教堂里的,学校内的,修道院里的所有东西,都被洗劫一空了……26年的努力,就这样全部失去了」。之后,没有任何事物再能够阻止阿尔弗雷多回到自己的信徒身边了。「我不会再逃避了,该来的做回来的。他们最多也就是杀了我」。实际上,在1953年2月7日,正统军希望通过一次军事行动彻底扫清所有反叛区,但随着此次新活动的失败,政府军队在撤退期间冲进Donoku村,并指控克雷莫西神父及居民参与怂恿叛乱分子。神父试图通过对话与军队进行和解,向他们解释并保证其居民的清白与无辜,但却都徒劳无功。被愤怒蒙蔽了双眼的士兵甚至都没有给他解释的时间。他们用阵阵枪声取代他们的回答。。

在他去世之后,根据信友意识被宣称为殉道者。人们如此评价他,他是其慈悲之心的牺牲品,为其羔羊奉献了生命的优秀牧羊者。一些信友负责将一个满装其个人物件的袋子交给东吁主教。上面写着,「克雷莫西神父殉道者的遗躅,请转交给其父母」。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