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14/2018, 16.42
孟加拉 - 梵蒂冈
發送給朋友

「慈悲传教士」:我是天主在孟加拉的工具

作者 Anna Chiara Filice

科斯塔神父(Jyoti Francis Costa)是梵蒂冈在孟国拣选的两位「慈悲传教士」之一。在过去的两年里,他在堂区、教区和朝圣中心宣扬了对天主的爱。「我看到信徒脸上的快乐,他们知道天主是仁慈的。」 「天主原谅我们,并且像我们一样欢迎我们」。

罗马(亚洲新闻) - 「我只不过是天主手中的工具,是向世人展示祂怜悯的渠道。」科斯神父对《亚洲新闻》说。我们在罗马会见了孟加拉主教团(Cbcb)助理秘书长,并在那里参加了教宗方济各召开的「慈悲传教士」会议。

教宗在2016年特殊禧年期间创建了这个司铎团体,以「免除最严重的罪孽」。科斯塔父是为孟加拉选择的两位「慈悲传教士」之一。

他说:「我没有比人优越,我在那里倾听,安慰焦虑者,欢迎那些想要与天主和好的信徒,我没有任何功德,那全是天主的爱使心灵转变。」

神父加入达喀尔总教区,但由于分配他已经能够访问“堂区、教区和朝圣中心。在这里,当地教会组织了弥撒、会议、研讨会和避静”。

他特别回忆说:“我曾多次前往该国南部的Barisal教区和东部的锡尔赫特教区。一些会议专门为宗教和奉献者开会,其他会议则为所有的当地忠实和邻近的教区。“

由于赋有教宗的授权,自2016年起,他能够「向几千人宣讲福音的教导和上主的怜悯,而且,由于教宗授予我们的特别权力,我已经向许多教友宣讲和赦免那些只能保留予宗座的罪,我听过许多个人的故事和经历」。

在这些会议中,科斯塔神父继续说:「我可以看到那些知道天主慈悲的人脸上的喜悦,他希望没有任何回报,但大家应该到他面前并与他修好。」这种满足的原因可能来自于这样一个事实,即信徒从未听过天主怜悯的信息,他不在乎犯罪是怎么犯的:他原谅我们,并且以我们的缺点和优点欢迎我们,因为我们都是人类」。

他认为,反过来说,「慈悲传教士的任务是要有爱心、仁慈、善良的聆听者、慷慨、耐心接待任何人,听他们的故事而不是判断。悔悟的人绝不能因为天主」。

他承认,我们的事工「真的是一项重要的工作,我们是第一个可以提供帮助的人,让大家明白,在我们这里他们可以找到他们所寻求的支持」。

通过这种方式,「人们感受到天主的爱,他们受到了爱和欢迎,并且这引起了他们的转变:意识到他们的生命具有价值和意义,他们有新的生存理由,他们明白他们的生命是来自上帝的恩赐,他们试图以一种新的方式来滋养它,就像好的基督徒一样,他们心中有一种转变,首先与家人、亲属,与他们每天生活在一起的人。在我们的传教士中,也发生了转变:我们学会更加耐心,把更多的时间奉献给寻求天主之爱的人。」

谈及家庭时,「我作为主教国家庭委员会秘书的长期经历,让我注意到同样的事情:当夫妻之间出现关系紧张和分裂时,最有帮助的是知道天主欢迎他们张开双臂。配偶们开始说话、分享困难、逐渐和解,后来我能够帮助处于危机之中的其他夫妇。」

教宗方济各「鼓励我们完成我们的任务,他希望我们分享我们在世界各地的经验,并鼓励其他宗教也这样做,成为传教士在他们自己的背景下,让我们思考一个方面:当一个忏悔者来到我们面前承认自己的罪过,就好像他在天主面前赤身裸体一样,那一刻,他一定不会感受到既成事实的模仿,我们必须理解它,并且更加富有同情心,因为他已经在上主的爱,祂使他皈依了」。

他强调说,这是「内在转化,而不是基督教信仰」。在这些年里,他能见到许多人,「但最重要的是他们是基督徒,不忠于其他宗教。同时,我遇到了受到我讲道影响的人,他们告诉我他们有向其他熟识的人汇报了其中的经验教训,其中我相信不仅有基督徒」。

无论如何,他承认,在他协调主教团年轻天主教徒团体时,他从长期的社会工作经历开始,就是一个年轻的男孩,「我传递的是我的基督徒价值观,我的文化,我的信仰。

间接地,这 是我遇到的人从我身上学到的东西」。 虽然他想澄清当他谈到他与人口(主要是穆斯林)的关系时,「我更喜欢使用福音传播这个词,而不是传福音,因为第一个目标不是转换人。首先,我们 想要传递价值观,教人成为好人」。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教宗指出不要积累地上的财富,而应积累天上的财富
19/06/2015
伊斯兰极端势力日益嚣张,但平民百姓捍卫民主
11/02/2005
教宗呼吁新枢机成为爱德的见证人,能原谅他人、给予信心和希望
14/02/2015
德里最高法院作出判决“联邦政府应资助各宗教的朝圣活动”
05/12/2006
达卡教会指出两名同性恋活跃人士遇害是政府在道义上的失败
28/04/2016 18: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