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7/2011, 00.00
中东
發送給朋友

【回顾】「阿拉伯之春」一年了,基督徒和穆斯林的关系如何

作者 Samir Khalil Samir
阿拉伯起义不胫而走,每一个阿拉伯国家都受其影响。然而,各种改变必须从伊斯兰崛起的背景下去了解。基督徒感到害怕,但必须与穆斯林合作。对于叙利亚,主教们的反应是一个很好的例子。西方的困惑和奥巴马抹黑事件。一年了,本文回顾在阿拉伯世界发生了什么检讨。
贝鲁特(亚洲新闻)一切始于一年前,当一个年轻的突尼斯人穆罕默德(Mohammed Buazizi),不甘贫困和警察屈辱自焚。这是12月15日,像一把野火在干燥的草原上迅速蔓延,他的牺牲烧毁各国。这一切都发生,因为阿拉伯世界正在经历艰难的时期。人们感到痛苦和渴望改变。他们只需要火花立即燃起大火。

阿拉伯革命的分布不均,因国家的情况而定。在一些国家,人们有充分的准备。在突尼斯,人民很强大和成熟,他们的前政权并允许不时的抗议。利比亚政权是完全独裁,外部干预是必要的。在叙利亚的情况下,情况更加复杂,目前还不清楚究竟是否找到解决方案。

在一些国家,像约旦,很少发生示威,可能因为他们的情况并不如其他地方恶劣。在其他国家,甚至什么都没有发生,因为人们的背景大致上差不多,例如,石油丰富的沙特阿拉伯,在那里人们的衣食富足,但不知道什么是人权、自由和平等。

阿拉伯世界和本身的需要

在任何情况下,今年在阿拉伯世界的动乱,起因源自政策不能满足人们的需求。最大的需要或原因是贫困,影响了大部份人口。但是,革命并非他们想的,纵使他们生活在这样严峻的条件下,他们都没有想过革命。其他人进行,他们参加而已,就像埃及,40%人口生活在贫困线之下。在突尼斯,自焚的年轻人绝望,因为贫困和失业。

第二个原因是青年失业的惨淡水平。在我们的文化中,无法开展自己的事业,是一个屈辱。失业意味着无法成家立室。在欧洲,到30岁仍然没有成家不是悲剧;但在我们的国家,人们在20岁已经开始思考,并期望25岁可以建立自己的家庭。但如果你是失业,这是不可能的。在我们的国家,一个人必须有能力买房子;女子必须带来家具。但是,如果他们失业,他们不能结婚,这是一种羞辱。

第三个原因是道德。这是缺乏尊严和自由地表达自己的意见,以及不平等的程度。这是知识分子和中产阶级尤其如此。其他形式的歧视,不一定是宗教,也发挥了作用。

最后,电视把世界各地的情况带进了生活中。中东人们感到落后于人,奇怪为什么成为这个样子。同时,他们听到总统、部长和其他人都是亿万富翁。这令人们意识到不公义的存在。

所有这一切形成了一种挫折感,导致起义反统治者。

伊斯兰主义者胜利

最初,运动从基层自发开始。它没有真正的领导,今天我们可以看到它的后果。那些进行革命的没有收获胜利的果实。他们启迪了其它人,即较有组织的人,为他们的工作中受益。这是一些挫折,有些已经说「不值得花精力」去做。

我仍然有信心。伊斯兰主义者,即使赢了,这一步是必要的,因为它允许不同的重点从他们脱颖而出。尊严、就业、自由、平等和民主,是青年领导的革命背后的原因,而非宗教。

这是真实的,伊斯兰主义者现在可以行使权力。现在,他们可以证明,「伊斯兰是解决」一切的出路。他们必须证明,伊斯兰制度可以解决失业、教育、平等、民主、财政等问题。

奥斯曼帝国垮台以来的第一次,伊斯兰将行使政治权力。这将是一个重要的场合,看到他们可以提供什么具体答案给予真正的问题,以及那些不能做到的。这也是一个重要时刻,看清楚他们实施的伊斯兰教法,是否如沙特阿拉伯所行的,把用女子控以行巫术就判斩首;在伊朗,这是阻止该国的发展等等。至于我们,我们认为将取决于结果。

什么是肯定的,虽然是伊斯兰教徒,特别是使用阿拉伯之春,来施加他们对伊斯兰的演译。这是把突尼斯和埃及的情况带进国内。

民主教育
在埃及,大规模选举中获胜(60%)的穆斯林兄弟会和色拉主义者,现在必须证明他们值得选民支持的。

他们的胜利是不可避免的。经过60年的军事统治,民主只是一个褪色的记忆。然而,占50%以上的选民出来投票,此行动是积极的。在过去的选举,投票率徘徊在5-7%。埃及人没有投票,因为他们知道结果已经定了。在纳赛尔的领导下,执政党赢得95%的选票,但只有5%的选民投了票。

突尼斯是一个特别例子。它在最近选举中,投票率达80%以上。这象征人们对政治感兴趣,并准备参与。

现在是时候为年轻人组织。社会和世界各地都严严肃对待阿拉伯革命。但他们需要计划和实现统一,否则,一切都将丢失。与突尼斯不同的是,年轻人在埃及创造几十个政党,分散票源,因此他们失去了优势。
「埃及集团」是一自由党,基督徒和穆斯林都可参加,由亿万富翁科普特纳吉布(Copt Naguib Sawiris)成立,赢得17%的选票。它占的票数不多,但它有份量。

这显示未来有希望。运动必须提高埃及人之间的利害关系的认识。除了经济,这是不好的,它必须注重教育。埃及比其它阿拉伯国家落后。其文盲率是40%左右(尤其是妇女)和教育质量差。这是为什么人们根据宗教信仰,而不是政治分析投票。

尽管对教会受攻击,基督徒和穆斯林关怀团结,已经引起了一定的感受和平,迄今无法运动。虽然能做的很少,但已经是积极的事。

叙利亚局势

叙利亚是让人们认识最什么的利害关系。直到最近,阿萨德政权已经表现非常稳定。现在的情况是非常严重和困难。仍不清楚的是在该国境内发生的信息。阿勒颇主教最近告诉我要厌倦,因为在境外所说的与境内实际的不同。

然而,一些新事物不断涌现。这是第一次,阿拉伯国家联盟的立场是明确的,它暂停叙利亚联盟成员身份,并同意制裁更多。

当然,联盟的立场是有些模棱两可。叙利亚是伊朗的盟友,伊朗是什叶派穆斯林为主的国家,而阿拉伯联盟几乎完全是逊尼派。阿拉伯联盟威胁叙利亚,因为有可能因反对派多于爱革命。无论情况如何,为过去9个月的叙利亚人,愿意把生命奉献来以改变这种状况,而这是一个真正的新的事实。

叙利亚有明显不同的问题,那些手无寸铁的人民,面对一个极权主义的权力结构。邻近的阿拉伯国家表示要提供财政援助的叛军,但需要一个叙利亚或阿拉伯调停者,否则,将会有杀戳和破坏。

这是第一次,土耳其捍卫叙利亚叛军。也许,它有自己的霸权目标,或者作为西方盟友而采取行动,以示其尽义务。也许土耳其可能要推广自己作为一个温和的伊斯兰国家的典范,尽管它自己的人权纪录亦有问题。

其它国家的情况

利比亚的未来不确定。伊斯兰思想的阐述,但该国主要问题是如何协调的许多部落,让他们一起发展。随着产业仍处于起步阶段,目前还不清楚是否可以前进。

沙特阿拉伯没有遇到任何起义(因为它在萌芽状态已由军队消灭),但人们仍然希望有些变化。

相反,在也门和巴林等国,没有发生革命,但却有显著的变化。各国不能是相同的。

摩洛哥也有一些波动,但没有革命。担忧已经足以开展一些社会改革。在此之前,王国修改了家庭法,给予妇女更多的法律权利。

所有这些都表明,在阿拉伯世界的人民都在寻找自己的出路。

基督徒又怎样呢?

总的来说,基督徒担心伊斯兰主义者会劫持革命,尤其色拉主义者吓唬我们。这危险确实存在,但与他人合作是唯一的可能性,以便克服险境。我们不应该害怕。当然,与伊斯兰主义者一起工作很难,但有些伊斯兰教徒有政治计谋,并渴望克服自己国家的落后。我们必须保持警觉,提示他们跨越限度,一旦他们违反某些权利,等等。

在一些社会问题上,对话是可能及有用的。这是我们彼此帮助和支持的时候,并展示更加关怀团结非基督徒,反之亦然。这是一起对抗文盲、贫困、疾病等的时候。在教育和卫生保健方面,基督徒已经显示出他们的慷慨和敬业精神,不论对每个人、基督徒还是穆斯林。我认为很可能与大多数人一起服务。

与此同时,我们必须捍卫正义、良心自由、信仰生活的自由,并宣讲这些信念;这样,我们可以实现人人平等的原则。埃及穆斯林提及「最佳宗教」,这在法律上指伊斯兰教。对于我们来说,是不可接受的。

其它形式的歧视存在(男性与女性、富裕与贫困),我们必须共同对抗这些,因为他们是违背福音的精神。

就个人而言,我不害怕伊斯兰政权。不过,我关心的不容忍。许多穆斯林也反对色拉主义者,目的强加他们不能容忍对伊斯兰教的视野(特别是因为它适用于妇女)。作为基督徒,我们不能向内转;相反,我们必须与所有那些为社会,尊重人权的争取。

从基督徒角度来看「阿拉伯之春」

由于基督徒对未来存有恐惧,他们倾向于选择已经确立的政权。这种政权在本质上是独裁,实在这是一种罪过。如果政府从事暴力活动,我们必须说,我们反对暴力,不论暴力来自反对派、普通公民或军队。

我们需强调,我们是为自由,但不能超出自由带来西方的废墟。我们必须为平等和正义,为基督徒和穆斯林,为男性和女性。现在是基督徒从事文化福传的时候,但是并非指要求转化皈依。


不幸的是,对伊斯兰教的恐惧,推动基督徒转向过去。他们大多数不愿意介入政治太多,他们只是希望在和平中生活。然而,作为一个基督徒,我有权利和义务积极参与政治。


在这样的背景下,我们可以了解叙利亚的主教们,喜欢选择清晰的立场。然而,选择不是善与恶之间的事,而是两害相权取其较小害处而已。然而,我们的道路是要说出什么是最重要。

关于西方

西方一直支持独裁者,然后抛弃了他们。现在是摇摆不定。西方国家一直被阿拉伯国家严厉批评,因为他们依赖沙特等国家,而这些中东国家的思想基础建立在伊斯兰恐怖主义的间接根源。西方国家,像美国,讲自由和人权,往往在涉及到沙特的问题,就保持沉默。

对于利比亚,阿拉伯人认为西方对利比亚的石油更感兴趣,而不是在于利比亚的自由。事实上,它参与了只针对利比亚(因为它没有对萨达姆和伊拉克),而不是其他国家。至于叙利亚,西方是谨慎的,因为该国起着重要的地缘政治作用。在对叙利亚的立场上,西方不统一,也不明确这立场是否基于原则和价值观。

我不是一个理想主义者。我认为,每个国家都将追究其利益放在首位。然而,由于整个阿拉伯世界陷入阿拉伯的春天,相信能有一些清楚方式,确定如何支持(或不支持)会更好。

对于以色列的政策,正正是中东危机的主要原因之一,是一个令阿拉伯人感到失望的事情,特别是当他们看到奥巴马在同一天调头的做法。他首先支持两个国家的解决方案,然后在内塔尼亚胡的访问期间又改变立场。

同样,他的开罗演辞,最初征服了阿拉伯世界,但几个月后却被批评,当它变得清晰,他的政策将不会与布什的有多大分别。他的公信力正处于历史新低。一个人要当别人典范,就得坚持原则。

欧洲也一样。它已逐渐失去其宗教和文化特征。欧洲无法处理其殖民地过去,它尝试不躲在良心内疚后面,反而显示殖民主义也有一些促进文化对话的价值。

在欧洲,人们逐渐摆脱了地方(通常是基督徒)宗教。欧洲人和世界其他宗教之间的关系变得模糊。更甚者,一些国家的政府似乎给予进口宗教优势,而窒碍本地宗教发展。例如法国,如果它否认历史的天主教徒身份,势将无法处理与其他宗教的事务。换言之,它成了精神分裂状态的演变,从基督徒庆祝世俗化,以至承认其他宗教,而不是基督宗教。

出于这个原因,阿拉伯革命还可以帮助许多年轻的西方人反思自己的处境。在埃及和叙利亚,有些人冒着自己的生命为实现理想,有尊严的生活,并为全体人民。在意大利或欧洲有多少人会愿意这样舍身成仁?【妮】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印度,年轻的母亲,因是「基督徒和达利特人」惨遭亲家杀害
13/09/2019 18:19
印度基督教学校继续遭受迫害
26/04/2019 14:21
亚历山大里亚东正教宗主教承认基辅的埃皮法尼乌斯
08/11/2019 15:38
穆斯林强行重开提济乌祖被当局关闭的教堂
21/10/2019 12:27
阿尔及利亚再次关闭两间教堂:其原因仍不可知
17/10/2019 11: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