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2/2017, 10.15
印度
發送給朋友

一个孩童新娘获释放,感谢慈幼会‘慈悲的天使’

作者 Samkuru Vani

她目前正在安得拉邦的维杰亚瓦达学习技术。她的家人选择了她的命运:一个小孩的新娘,一个妻子和一个母亲。但她反抗,并几乎被折磨至死。她的救恩到来通过教育和慈幼会的爱护。

维杰亚瓦达(亚洲新闻) - 岑库鲁·瓦尼(Samkuru Vani)是一个年轻的印度女子。她被安排当新娘,但她敢于反抗,通过教育选择一个更好的未来。为了那个原因,她的家人诅咒她是一个坏兆头,甚至想杀了她。这样的情况,她希望自己是一只街头狗,因为狗比她更自由。她哭泣,并想到自杀。她通过唐·鲍思高慈幼会乔治·梅纳帕兰皮尔神父(M C George Menamparampil)向《亚洲新闻》告诉她的故事。他也协调慈幼会在世界各地的危机情况和自然灾害中的行动。

多年来,这位慈幼会神父是印度鲍思高神父学校的国家主任。在我们的网页上,他之前说过有关在印度的小孩新娘和女性性奴隶被鲍思高学院营救。他的见证突出女性奴隶制的现实与强迫婚姻是连接的,最近披露关于“新型式的奴隶”。

在二零一六年,全世界至少有一千五百四十万妇女于在反对他们的意愿下被迫结婚,包括在“荣誉罪行”和早婚方面排名高的印度。这是岑库鲁(Samkuru)的案件。她的解放是一些“慈悲的天使”的工作,即一些慈幼会修女和神父,拯救了街头小孩,并且在八十七个城市的四百座学院中为他们提供良好的教育。她的故事如下。

我出生的名字是岑库鲁·瓦尼(Samkuru Vani),而快乐地,我今天仍然是岑库鲁·瓦尼。在生命的早期,我的家人想改变我的名字。我的意思是说,在我还是个未成年人的时候,他们想我结婚。

我明白他们的问题所在。我是八个孩子中最小的。在我年幼的时候,我的父亲遗弃了我们。我的母亲在田野当一名日薪劳工。 慈幼会修女成为我的怜悯之源。她们给了我免费的食物、住宿和教育。当我读书到十年级后回家的时候,家人不想为我花钱于食物或学习上。他们也害怕,如果我有更好的资格,我会想要一个更好的丈夫,这意味着要提供更高的嫁妆。

他们带来了一个男人和他的家人看他能否娶我。我拒绝嫁给他。我恳求我母亲并哭泣了好几个小时。他们威胁要停止照顾她,如果她站在我这边。

他们以为可以改变我,痛打了我一顿。

有一天,我逃到了维杰亚瓦达,是给儿童新生活的鲍思高家园。主任科西·多玛斯神父( Koshy Thomas),是怜悯我的第二名"天使"。他带我去政府区儿童福利委员会。他们召唤我的母亲、兄弟、甚至我的父亲。这是我的父亲在离开我们之后第一次和母亲见面。他们一个字也没有向对方说。

我的家人答应我可以继续学习。但是当回到家中,整个家庭开始辱骂我。我的姐姐问:“你有什么问题?你所有的姐姐都是在年轻时结婚。你的大多数朋友都是这样做。”其实这是非常难过的,因为我的姐妹之一,仍然在她的二十多岁,有一个儿子,但是已经是一个寡妇了。在印度,无论多么年轻,寡妇都难以再婚,甚至生存。

他们鞭打了我;撞我的头于墙上,直到我出血。他们诅咒我是一个坏兆头和家庭的耻辱。他们甚至想杀了我。这在我们国家被称为“荣誉杀人”。我的母亲和我一样无助,因为她只是一个被自己的丈夫抛弃的女人。

又有一个男孩被带来娶我之后,我再次逃跑去科西神父那里。他是一个真正的怜悯的天使。他接纳我进入计算器科学与工程的一个课程。家庭中没有一个成员曾经来见我或是询问我。可能他们以为我死了。尽管他们对我作过的事情,我渴望见到他们,特别是我的母亲。

我的成绩优异。我很自豪地说我是我班上的顶尖人物。

我父亲然后来带我去他的家。他答应去允许让我学习。一抵达家门,他他殴打我,威胁如果我回到鲍思高中心,要杀我。我真的相信他的威胁,因为我仍然有当我的父亲用一把斧头打我的母亲时她头破血流的情景。所以我回到了我的母亲和兄弟。

昔日的相亲仪式又展开了,一个一个男孩轮流来打量我。我觉得像一只在市场上销售的牛。令人难过的是,一名在印度的女性是没有自己的地位。她只是女儿、妻子或男子的母亲。我受到酷刑、殴打、诅咒、被软禁在家中。我希望自己是一只街头狗。因为狗比我自由。我诅咒了我作为一个女孩的不幸。我祈祷、我哭泣、我想到自杀。

最后,我的祖母帮助我再次回到鲍思高·纳瓦吉万中心。科西神父,我遇到的最仁慈的人,欢迎我。他让我回到大学。我现正在技术学士课程的第二年。我兼职工作去维持我的需要。

我有几个理由拒绝结婚。我想学习。我不想太年轻成为妻子和母亲。我必须和这个男孩的整个家庭生活,一个我根本不认识的男孩和家庭。最重要的是,我是被强迫结婚,不只是建议或要求。我没有受到尊重。

我想学习的原因很简单。在我的人生中,我想比我看到大多数人都做的去做更多的一些事情。教育将给我一个更美好的生活。它将使我从慈幼会修女和神父经历的怜悯让我延伸到其他女孩。我会学习,找一份工作,并赚得好。我将能够帮助像我这样的女孩。我不想让任何女孩像我一样受苦。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教宗指出基督信仰的望德“不是可能会到来也可能不会的,而是肯定的事实”
01/02/2017 18:06
年轻人是越南社会及教会的希望
19/04/2011
辣比罗森:以色列的处理方式令梵蒂冈愤怒
17/01/2010
陈枢机表示中国和中国教会的命运掌握在玛利亚的手中
23/05/2008
教宗指出教会的一切来自玛利亚的“愿照你的话成就我”
25/03/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