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31/2008, 00.00
中国-梵蒂冈
發送給朋友

一些教区被禁止回应教宗提出的为中国教会祈祷的号召

作者 Zhang Yiming
为了阻止去佘山朝圣,一些神父被强行带去“旅游”;神父们被警告不能“与教宗”一起祈祷;太原教区的圣母朝圣地遭封锁并由众多的警察来监视。香港教友在上海被阻。爱国会在奥运会即将来临前的挣扎。

北京(亚洲新闻)- 有些神父被软禁;有些被迫带到佛教寺庙旅游;有些连续几天被监控,以禁止他们“与教宗”一起祈祷;香港的几十名教友未被允许进入佘山:这是中国的一些教区在教宗本笃十六世钦定全世界为中国教会祈祷日所有的遭遇(更好说是禁止)。

教宗规定五月二十四日是全球教会共同为中国教会的祈祷日,这一天也正好是去靠近上海的佘山圣母朝圣地朝圣的传统日子。但上海政府和爱国会只允许了上海教区的神父,修士,修女和部分教友去朝圣,而禁止中国其它地方的信友来参与。

本来今年是教宗本笃十六世钦定五月二十四日为全世界为中国祈祷日,而上海教区也曾估计在五月份佘山朝圣地会迎来二十万以上朝圣者。但是由于来自各方面的限制,最终只有宗教局和爱国会的联手打压下出现了改革开放以来从来没有过的冷场。全国各地教友被禁止去上海佘山朝不到两千五百名信友在五月二十四日来到了佘山圣母朝圣地。

同样在五月二十四日,中国许多教区却受到了当局的干扰和打压。

根据亚洲新闻所收到消息:上海教区范忠良正权主教以及上海所有地下神父们在从五月初就一直被警察严厉看管,软禁在家,以阻止他们参与这次的祈祷活动。

河北正定教区(包括石家庄)十多位在警方视线里的地上和地下神父从五月二十三日即遭到当局逮捕,要么接受当局提出的条件跟他们到外地旅游。要么被软禁在宾馆。直到五月二十五日才放人。

陕西陕北教区的所有公开教会的神父们则在五月二十三日被宗教局以所谓旅游的形式强行带到了山西寺庙里。神父们大为不满。直到五月二十五日才让他们回到教区。

内蒙古呼和浩特教区的所有神父们被宗教局,公安局召集起来开会,严厉警告神父们不得响应教宗呼吁,不得在五月二十四日公开为中国教会祈祷。

山西太原著名的的板寺山圣母朝圣地也在多年的自由后遭到当局监视和封锁,五月二十四日,许多外地朝圣者因大量警察的阻止拒绝朝圣而无法完成朝圣计划。因为得不到允许而无法上山朝圣,不得不返回。根据目击证人的述说,朝圣地的警察人数之多甚至超过当地的朝圣者。

河北宣化教区公开教会的神父们则被当局警告,以后不得迈出教堂半步进行传教和宗教活动,否则后果自负。 山东临清教区的地下神父们也被当局威胁和追捕。

在这样一种气氛下,也有八十多名香港特区的教友来上海朝圣,但他们刚到上海就遭到了阻碍,未能来到佘山圣母朝圣地。香港教区原计划组织一个一千人的朝圣团在二十四日去上海朝圣,但由于政府设置的障碍和困难,迫使陈日君枢机公开的取消了这次朝圣活动。虽然如此,但还是有八十名香港的教友以个人名义先是来到南京,后来进入上海。他们希望以这种方式得到进入佘山朝圣的许可。然而,这个小组遭到了阻止,并被禁止在上海的教堂举行弥撒圣祭。警察和宗教局威胁要取消允许这些进入中国内地的港人的旅行社的特权。

一些接受亚洲新闻通讯社采访的教友说,限制和监控是与西藏问题有密切联系的,因为自从西藏局势紧张以来,中国政府就禁止任何类型的聚会活动。但现在他们也试图取消教宗提出为达成中国天主教会与普世教会共融的这个和好的标志。

一名地下教会的教友对亚洲新闻说,这里存在着一个爱国会反对教宗指示的真正的“战争”。“教宗给中国教友的牧涵指责了爱国会对教会生活的干扰。因此,爱国会的秘书们害怕失去他们控制教会和教会财产的权力。于是,这些分裂教会的特权阶级对教宗的任何对中国教会的指示都以战争的姿态来对待”。

这名教友还说:“这样的做法对中国是没有任何益处的:这就是在奥运会即将开始时中国向全世界所宣称的宗教自由吗?如果中国想赢得国际社会的尊重,首先一点是必须尊重国内人民宗教自由的权力”。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