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4/2020, 16.07
伊朗
發送給朋友

一名11岁的伊朗人因没有可用来上网课的手机选择自杀

穆罕默德·穆萨维扎德在自家厨房上吊自杀。学校校长称,已经提供了一只手机。母亲说这些都是谎言,因为手机已经坏了而且没有网络。青少年轻的老师证实了这一说法。

德黑兰(亚洲新闻)- 孩子母亲告诉伊朗新闻机构 ROKNA,“在他去世的前一天晚上,曾坚持要在我的怀里睡觉”, ROKNA负责监测伊朗人民的社会和健康问题。“我从没想过第二天会在厨房的地板上发现他,他的脸在上吊后呈现黑蓝色。”穆罕默德·穆萨维扎德(Mohammad Mousavizadeh)母亲的话中充满了痛苦,只有11岁的穆罕默德在自家厨房自杀,他与生活在极贫的父母住在这间出租屋中。在这个悲惨的举动背后,是因为他没有智能手机或平板电脑,所以无法上网课。

该事件于10月11日在布什尔省南部城镇代耶尔发生,他的死引起了整个社会的愤慨、绝望和不信任。在美国制裁严重破坏伊斯兰共和国经济之际,此次事件使得该国的贫困问题日益严重,而新冠紧急情况进一步加剧了紧张局势。

为了揭示死亡细节,孩子的母亲法塔梅赫(Fatemeh)每天都在努力养活其他3个孩子,其中一个是残疾人,她与生病的丈夫通过打扫私人住所或家亲朋好友的小额捐款来维持生计。他说:“学校校长曾多次答应为他和另外两个孩子提供智能手机,但他从未这样做。”

深陷丑闻的学校该管理人员否认了一切指控,并声称给了他一个免费的设备来上课,并引用了一些在线课程注册作为佐证。母亲推翻了这个说法,并指控校长和负责人“说谎”。他们提供的手机是已经损坏的老款,甚至无法联网。

穆罕默德的老师也支持家长的说法:在慰问信中,老师写道,孩子多次与她联系,并说“电话坏了”,无法“接收图片”,这是用来做作业。

此次事件影响了伊朗社会各界,从保守派到改革派。根据改革派日报Aftab-e-Yazd的说法,“校长的否认并不能改变任何事情,因为有许多家庭无力为子女购买平板电脑或智能手机。”在新冠大流行期间,这一事件也对政府的远程教育项目造成了打击。议会教育委员会的发言人证实,伊朗1400万低年级学生中仍有300万学生无法上网课。极端保守的报纸(Javan)称小穆罕默德·穆萨维扎德为“教育部门歧视的受害者”,此次事件是伊朗社会“极贫”的象征。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卡尔巴拉,在泪水和口罩中,什叶派庆祝阿舒拉节
31/08/2020 13:18
卡尔巴拉:Covid-19过后,成千上万的什叶派信徒参加伊斯兰新年
22/08/2020 08:00
教宗强调,宗教自由是伊朗的基本人权
29/10/2004
改革派宣布在选举中失败
16/02/2004
德黑兰,Covid-19:“严格的限制措施”以阻止病例增加
19/11/2020 12: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