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31/2017, 16.59
梵蒂冈 – 老挝
發送給朋友

万象主教:老挝是一个贫穷的教会、教宗方济各钟爱的教会

作者 Bernardo Cervellera

本社采访老挝首都万象宗座代牧区宗座代牧卡姆塞·维塔旺主教。一个饱受人力、物力资源缺乏困扰的教会;缺乏行动自由。克木族人的福传,迫切需要建造小堂、购买要理讲座的笔记本。“我们不需要轰轰烈烈的、大张旗鼓的东西……。这也是因为上主就出生在马槽内”。老挝殉道者封列真福

梵蒂冈城(亚洲新闻)—“老挝是一个贫穷的教会、教宗方济各爱我们的教会。他对我们说:我也是一名贫穷的主教、我到有穷人的地方去。这给了我巨大安慰”。这是老挝首都万象宗座代牧区宗座代牧卡姆塞·维塔旺主教在向教宗例行述职、和教宗见面几天后接受本社采访时激动表达的心声。

            维塔旺主教告诉我们,“和教宗见面是在一月二十六日,非常简单。他没有给我们发表讲话,而是关心我们、向我们询问我们那里的情况。我们听了很多”。

            “和我们一起的还有柬埔寨主教们:一位法国人、一位西班牙人、一位印度人。他们的教会是较为稳定的。他们在红色高棉时代所经历的一切,现在有了一个十分活跃、充满进取精神的团体。过去曾经经受了巨大考验的柬埔寨人,今天生活在相当平静的气氛下,他们有许多外籍传教士在那里工作、可以做很多。我们却只是一个刚刚起步的教会,十分贫困、没有外籍人员”。

            现年七十四岁的维塔旺主教谈到了一九七五年那几个月,也就是老挝常说的“解放”,老挝共产党的巴特寮部队掌握了政权。而维塔旺主教在法国学习七年、菲律宾四年后刚刚晋铎不久。

            “我们亲口要求外籍司铎离开。首先是因为新政府肯定会下命令让他们走,其次,因为可以借此避免与新政府的紧张关系升级、避免上演暴力冲突。所有外籍司铎都离开了,许多人是含着眼泪离去的。但是,本着巨大的明智他们离开了。他们中有意大利人、法国人、加拿大人和美国人”。

            从那时起,司铎和牧灵人员短缺便是弱小的老挝教会的基本特征。维塔旺主教继续表示,“我们的教会是一个年轻的教会:将迎来一百五十年纪念。做最乐观的估计,我们四个宗座代牧区(琅勃拉邦、万象、沙湾拿吉和巴色)大约有五万名教友遍布在辽阔的领土内,他们中有不同的民族、语言和文化。我们也不太具备管理和帮助他们的能力:我们没有足够的司铎、要理员。我们的教友,特别是年轻人都是从小领洗的,未能得到完善的、正确的和扎实的信仰教育”。

            为了见教友,需要向政府申请许可,这就使传教工作十分迟缓。维塔旺主教谈到了琅勃拉邦宗座代牧区宗座代牧,等了几年才得以正式搬到宗座代牧区。

            维塔旺主教表示,“他因此承受了巨大的磨难。我自己也不能外出很长时间。那么,我们用一天的时间去看我们遍布在地区内的教友,同他们见面几个小时的时间、相互交流一下信息,然后祈祷、为他们办告解、举行圣道礼仪。我也要进行这些牧灵访问:这是为我们团体服务的方式”。

            主教继续表示,“我们在经济上也很贫困,因为缺乏设施和建造新设施的资金。一九七五年,我们的教堂都被政府没收了,包括万象圣心主教座堂,这是国内最大的圣堂。感谢天主,从一九七九年开始,允许我们使用,我们至少可以使用了”。

            “为了教育培养传教员和终身执事,需要很多时间组织讲座等……。因为缺少人手和工具,这一切都不容易。尽管如此,我们仍然建成了三座建筑用圣堂。我们还准备再建两座”。

            “建设小堂和聚会场所是十分必要的。我们不需要轰轰烈烈的、大张旗鼓的东西……。这也是因为上主就出生在马槽内。只要有个地方我们就满足了,没什么需求。请为我们祈祷,因为上主期待着老挝人爱祂。总是有人帮助我们,用他们奉献的那一点儿,我们可以组织讲座、购买要理课上记笔记用的作业本……”。

经历种种的限制,老挝教会似乎步履蹒跚地向前行进着,确切地说几乎是停滞不前。维塔旺主教表示,“但事实上,教会在前进、福传也在继续。我给你举个例子,我是一九八三年在越南晋牧的。那一年,一些克木族人想成为基督徒。我去找他们,告诉他们我会帮助他们。我们组织了要理讲座,把能找到的人召集起来讲课。至少一千人领洗了,现在,这个民族还有许多人想领洗:至少有几百人、十分勇敢。这是一个信奉泛灵教的民族,不是佛教。政府方面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因为觉得我们并不危险”。

            刚刚结束的向教宗例行述职“十分美好,感谢这位教宗。显而易见他是关心穷人的、我们穷人。他对我们说:我也是一名贫穷的主教、我到有穷人的地方去。这给了我巨大安慰。对我们来说,来到这里是呼吸普世教会气息的契机、是拜访梵蒂冈各部会的契机。但是最关键的是与这位教宗见面。我们可以说,和教宗方济各,教会有了一位伟大的领袖,他是那么关怀我们穷人。我曾经向若望·保禄二世、本笃十六世述职过,现在,向这位教宗述职。教宗方济各对穷人教会的阐述切切实实地体现了老挝教会的现状,在老挝,皈依都是社会中最贫困的人”。

            我向维塔旺主教询问了过去一年里最美好的事和有些伤感的事。

         “二O一六年最美好的事是十二月十一日老挝殉道者封列真福品。这些殉道者中有法国人、意大利人,还有老挝人。这是一次十分简单的礼仪,菲律宾的奥兰多·基维多枢机和一位越南枢机,以及来自越南、泰国的主教和司铎们一起主持了仪式……”。

        “另一件美好的事是克木族的福传。但短期而言,还需要开辟其它领域,例如另一个少数民族蒙族。最令人痛心的事?唉,因为我们的困难,难过的情绪几乎是普遍的。但我们仍然充满喜乐。请为我们祈祷、为了这些任务祈祷”。

 

         (照片:老挝和柬埔寨主教访问罗马宗座外方传教会总会。左起第六位是维塔旺主教)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