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7/2008, 00.00
中国
發送給朋友

三聚氰胺奶丑闻“是件好事”

涉嫌掺假生产毒奶粉的企业领导人洋洋得意,称借此“提高了质量”;中国法院继续宣称“不予受理”肾结石宝宝家长提出的索赔诉讼。日本宣布蛋粉内发现三聚氰胺

北京(亚洲新闻/通讯社)—世界各地尚未结束禁售和收缴中国毒奶粉之际,中国正在试图“恢复正常状态”。“伊利”和“蒙牛”两家生产掺入三聚氰胺奶的粉和鲜奶的企业作出保证,从现在起将只从受到严格检查的养牛户收购牛奶,即在养牛户的饲养场地安装摄像机,监督全部产奶过程。奥运赞助商“伊利”副总裁张建秋甚至大言不惭地宣称,毒奶粉丑闻“是件好事……,帮助我们改善了乳制品的质量”。而这家公司曾经铁嘴钢牙地坚称与三聚氰胺毒奶无关,并将矛头全部指向了养牛户。

       与此同时,中国河南省法院宣称,肾结石宝宝家长提出的索赔案一律“不予受理”。甘肃省兰州市法院也表示,在政府作出明确相关指示前,不接受此类诉讼案件。现在,人们期待甘肃省法庭就六个月的易凯旋之死作出判决。小凯旋的家长向三鹿集团提出了总额一百万元人民的索赔,而这笔数字按照西方标准而言,实在微不足道。许多专家却对他们的诉讼是否能被法庭受理提出质疑。为了促进经济迅速发展,政府通过各种方式维护企业的利益。尽管中国法律明确规定保护消费者权益,但消费者维权、要求赔偿损失的可能性甚微。三聚氰胺毒奶造成四名婴幼儿死亡、五万四千多名婴幼儿成为结石宝宝。但是,只有为数不多的家长鼓起勇气提出诉讼。一百多名律师表示曾愿意为他们辩护,但各地方当局纷纷向律师下命令,并监督他们的行动、“建议”他们不要接受此类案例的辩护。迫于压力,至少20名律师已经宣布放弃了。

       中国人民大学法律系的张新宝教授解释说,“西方可能采取集体投诉,但是,(当局)不愿意让大家联合采取法律行动。他们将此举视为是对社会稳定的威胁”。如果法院拒绝受理,那么,受害儿童的家长也就只能上访了。同时,当局还敦促他们接受“法外”赔偿。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一旦法庭受理,审理过程中很难保证不会揭露出地方当局与乳制品公司企业的之间利益潜规则。地方当局先是疏于检查,然后又竭尽全力与企业相互勾结掩盖丑闻、拖延时间。藤飙律师指出,“此类医疗卫生危机所涉及的绝非仅仅是三鹿集团,石家庄市政府当局也难以逃脱罪责”。其间,“涉及到了对媒体的封杀,食品质量安全检测、腐败泛滥……,保护三鹿意味着保护地方当局自己”。

       昨天,当局承认仍有5,824名婴幼儿因肾结石而在医院接受治疗。

       同样是在昨天,改头换面的大白兔奶糖又重新上市了(见照片)。三聚氰胺丑闻爆发后,世界许多国家纷纷禁售大白兔奶糖。日本公司还于昨天揭露,从中国进口的20吨蛋粉中也掺入了三聚氰胺。

       意大利那波里收缴了一吨多从中国走私进口的奶粉。意大利农业部部长路卡·扎亚宣称,是“三聚氰胺奶”。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