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13/2013, 00.00
中国
發送給朋友

中国母亲:独生子女政策是我们应该制止的恐怖

作者 Zhang Jing
因生育二胎而遭到中国政府迫害的曹如意,向帮助她逃跑并躲过强制堕胎生下二胎的协会主席讲述了自己的经历。中国政府从未停止过实施计划生育政策,三十年采用暴力手段强迫堕胎两亿七千五百万

纽约(亚洲新闻)-中国的独生子女政策可能是中共历史上最令人发指的恐怖。这一疯狂的政策实施三十年来,采用暴力手段强迫堕胎两亿七千五百万。近年来,中国人开始反抗、通过官方途径要求重新审视这一政策。

       同时,海内外诞生了许多挽救超生胎儿及其母亲免遭国家屠杀的运动组织。"中国妇权"便是其中较为活跃的:现在美国的现任中国妇权主席张菁,是从中国劳改营幸存下来的。自己的痛苦经历,并没有使她远离那些惨遭中国政府迫害的试图挽救自己孩子的母亲们。她见证了中国独生子女政策的残酷。

虎口夺回新生命

曹如意生子艰辛路后记

作者 张菁   By  JING ZHANG

       一张新生婴孩的照片,看上去与其它孩子一样美丽可爱,惹人爱怜,不过他却有着一段非凡的经历,早在母亲肚里孕育时,就经历了一场人为的大劫难,殊死搏斗、拼命逃生,终于,他倔强的出生了!李达海,意指他的信息通达海外,众人相助,虎口边才夺回了小生命,这是曹如意夫妇为感念帮助过他们一家的海外人士而特别给孩子取的名字,让孩子永远记得生命来之不易。

曹如意和丈夫经历了恐吓、羞辱、拖扯、殴打、逃亡、藏匿,只为实现天下夫妻们最基本的共同愿望-----生下他们的孩子。原本是欢天喜地迎接新生命和新家庭成员的好时光,却因为没有"准生证",正常怀孕变成"非法怀孕"被逮住,母亲变成"生育罪犯"遭拘禁,孩子------鲜活的生命面临死亡!

苦难发生在38岁的曹如意怀孕5个多月时,2012年6月6日上午, 中国湖南省长沙市开福区计生委官员,和其它地方官员带领十几名协警(政府雇用的非编制人员)闯进曹如意家中,把没有"准生证"的曹如意强行带到了湖南省妇幼保健院 强制引产。在强行拖拉曹女士的过程中,她遭遇到政府雇佣的协警暴力对待,丈夫不忍妻子被拖扯,试图阻挡,也遭拳打。

中国妇权收到了相关的求助信息,我和中国的义工们立即商量如何帮助曹家。我们的义工从其它地方连夜赶到,我拨通了曹如意的手机,她在这通越洋电话上告诉了我有关她当时的详细情况,此时有七、八个政府相关人员守在病房门口,没有注意到我这通来自美国纽约的电话。6月7日美国国会议员Chris Smith紧急致电表示关注,几天后曹如意在电话里告诉我说,当地一个计生办主任曾威胁她:"你传信息到国外对我们施压,我会彻底调查这件事情。我在部队有很多朋友,我会用我的方式来处理!"

由于妇幼保健院所有床位都满了,曹如意从医院被带到了附近的一个旅馆,这里有三个房间是计生部门租下来,留着专门为临时禁锢一些需要等候保健院床位做流产手术的"非法"孕妇用的。曹如意身体状况不太好,一直需要打吊针。在国内外共同关注下,我们的义工陪着曹如意丈夫,与政府人员多番讨价还价,官员们最后决定放曹如意回家,但逼迫她在一份《限期终止妊娠通知书》上签字,要求曹如意必须在几天后的6月16日前终止妊娠,并先交出10,000元人民币的保证金(不包括十多万元的罚款)。被折腾了5天极度疲惫的曹如意,10日中午在表妹和中国妇权义工的陪同下回到家中。

救命事大最为重要,已经孕育了5个多月的小生命必须有出生的权利,这是天赋人权。于是,我和义工们策划和主导了一个逃亡计划,并悄悄地、快速的得以实施。几天后,曹如意夫妻的电话号码全部换掉,暂时断绝了与外界的任何联系,藏匿在一个离家较远但安全的地方,一直到10月15日顺利生下了一个健康的小宝宝。考虑到母亲和小宝宝的身体及安全,我们没有对外公布这一消息。

就在曹如意案备受关注的时候,一张血淋淋的强制流产照片在网上广为流传,让全世界震惊,接二连三的冯建梅案、潘春烟案等等,将中国的计生政策实施状况再次推向世界媒体,成为人们诟病的焦点,美国国会听证、欧洲议会提案,一致通过谴责中国的非人道的强制流产政策。但是,2012年10月美国的一个组织以英文和中文发文,宣称中国已经停止了强制流产政策,为此,美国对华援助协会、妇女无疆界等组织立即响应,强调该文误导民众,是片面的,没有依据的,中国的强制流产依然在进行。同时我组织了中国妇权的义工在中国大陆农村进行实地调查,义工们访谈了数名仍在强制妇女流产的农村基层官员和受害妇女,我整理并发表了报告《中国农村强制流产现象依​​然严重》(Forced Abortions Persist in Rural China,http://wrchina.org/index.php/show_article/27/1622  )。事实上就在10月2号,山东省滕州市妇幼保健院传出了一尸两命惨案,待产妇张荣花因没有"准生证",怀孕10个月的孩子和她一起惨死在医院待产床上。曹如意险被流产的同一家医院的湖南省妇幼保健院,11月5日在为怀孕2个月的孕妇肖维婷做人流手术时,几乎夺去了肖维婷性命。

       据《中国卫生统计年鉴2010》,1980年到2009年的30年间,中国女性上环2.86亿次、做输卵管结扎手术1亿次、人工引流产2.75亿例,但上环、绝育、堕胎、引产以及药物流产引发的后遗症发生率到底是多少,一直是个谜,政府从未公布过,我们仅仅是看到一些已经被披露的、分散的个案。

       2012年12月,我们的义工再次探访了曹如意一家,并送去美国一名妇女拜托我转送给曹如意的300美元,她因读了中国妇权网报导而寄出这张支票,以表达她一点小小的心意。曹如意丈夫李甫表示,感谢社会各界对他们的关心,特别请中国妇权向美国国会议员史密斯先生、付希秋牧师等表示衷心的感谢,他说如果没有社会舆论的关注,妻子腹中这孩子的生命肯定保不住。

       每一个看见过安静睡在妈妈怀里的小达海的人,都会为他担心,没有户口、没有任何社会福利,甚至今后必须缴高额学费才能上学受教育,否则就没有进入校园的权利,他今后的路该如何走?

       中国妇权的义工苏昌兰12月8日探访曹如意后写道:"来到曹如意的家。想到一个小小的生命已经来到世间,我不由自主地将脚步放得很轻很轻,似乎怕惊扰了小生命的睡眠......" 。" 随着新的生命给曹如意夫妇家带来欢乐和希望,另一个严重的问题同时困扰着这家人,曹如意和丈夫还面临计生办"非法生育"的巨额罚款(曾被要求缴纳10多万元人民币),还有孩子的户籍等难题,没有钱交罚款,孩子就没有户口,没有户口会直接影响健康检查和孩子上学,一大堆问题还要靠他们自己去解决,但无论如何这夫妻俩今后的路还是要继续走下去,只是这路可能会走得好疲惫、好漫长......"。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