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29/2020, 15.47
中国-梵蒂冈
發送給朋友

中国神父:公教文明与被拆的十字架

作者 Shan Ren Shen Fu (山人神父)

在全中国乃至全世界都听不到任何关于河南和安徽教堂的十字架被拆的消息。接受暴力似乎是中国基督徒「唯一可做的」。该国的民族主义正在破坏正义与人性。被封锁的耶稣会杂志。作家方芳写了关于武汉的日记。

北京(亚洲新闻)- 「现在十字架被拆,基督徒都应该和颜悦色了」。这是官方教会的博主神父山人神父的无奈看法。他从复活节那天河南某教堂顶端的十字架被拆的消息开始说起,他指出,目前在中国教会中必须接受一切,连邪恶也应接受并称之为好事。他还引用了《公教文明》的一篇文章,并得出了以下结论:「面对拆十字架要把它作为一个常态来接受,似乎就是中国天主教信做和所有天主的臣民对《协议》能顺利进行的伟大贡献了!」。从他的博客中我们得知,《公教文明》的网站在中国似乎被封锁了:他提及的文章已经消失了(「被删除」)。

山人神父认为,「接受」似乎已经成为中国基督徒「唯一能做的」,例如坚持「煤球是白色的,而不是黑色的」。他说,这是「一个非常可悲的笑话」。

煤球是白的

每次想写文章总愿意先想个好题目,我不是标题党,也从没想要这么干,但是为取文章题目大多还是用了心的。这题目昨天就在心里蹦出来了,但没整顿的时间写,另一个原因也觉得现在已没有什么好写的,生活似乎也就这样了,已没什么可能改变了。你目及的一切今天不是已经荒唐透顶了吗?
4月12日复活瞻礼,有教友给我发张照片,那是河南新乡教区某座已有近百年历史教堂在复活节当天被摘除顶端的十字架。教友的意思是:你写点什么吧!我的意思是:真已没什么好写的!不是自己感觉不到愤怒了,而是太多人会说你愤怒能有什么用,而且你愤怒就是犯罪了!所以,现在十字架被拆,基督徒都应该和颜悦色了。这不前天安徽有座老教堂十字架又被拆了,更是什么声音都听不到了!

《公教文明》与被拆的十字架

前天《公教文明》发了篇《圣座与中国的关系史》,是隆巴迪神父写的。不知为什么,这文章发出刚好能读完一遍的时间,便自行删除了。真后悔没有复制保存下来。我是因为对文章结尾有点感慨,有点意见,在转发时,便复制引用了:“如果2018年9月22日协议所迈出的这一步的意义和精神真的能够得到正确的和积极的理解,中国天主教信友和所有上帝的臣民对教宗的支持和团结将会为已开启的旅程的顺利进行作出宝贵的贡献并带来越来越坚实的成果。”抽丝剥茧是我的直观评论,也是对这结尾的感觉,有点痛。因为,要对《临时协议》的意义和精神有正确和积极的理解,就必须支持和团结,只有这样才能为顺利进行作出宝贵贡献,有这贡献方可有越来越坚实的成果。所以,面对拆十字架要把它作为一个常态来接受,似乎就是中国天主教信做和所有上帝的臣民对《协议》能顺利进行的伟大贡献了!

祈求宽恕

在神父群偶然听到费济生神父题为《在逆境中的反省》的讲道。中国教友这群体评论是叫好声一片!费神父天生口才好,又能熟练引用圣经,所以追随者觉得受益匪浅。我是听完费神父这篇反省才决定写这篇文章,而文章题目也是这时在心中跳出来的。费神父这篇反省讲的正是作为基督徒要如何面对十字架被政权拆掉。他理由其实很简单,第一凡事发生莫不是天主允许;其次天主借此教训信仰者自任己罪;最后正是因为教会有罪才招致这样结果。结论不该抱怨只该悔罪!这是我对费神父深刻反省的粗浅总结,也不知道有没有人和我感觉一样:一个可怕的误导!

人的常识是,煤球是黑色的,但现在却被教导成白色的,为让大家相信煤球就是白色的,于是便有了各种渲染,或用言语,或用涂料。政权拆十字架理由一直很多,但基督徒难道真一定要从自己身上找出十字架被拆的理由,就不能直接坚持煤球本来就是黑色的?
在告解圣事里「我引别人犯的罪」难道非要用在这本质就是恶的事上?

方方日记

中国社会目前价值混乱已经到了极点,在方方日记[1] 被围攻这件事上便可见一斑。湖北大学教授梁艳萍只因支持方方写文《直面对冲,迎头相撞是方方》便被宵小之辈扒历史言论记录而遭举报甚至让学校纠查并严肃处理。方方和梁教授让别人感觉是俩三观相合的人,她们持守的是道义,宣扬的是人性。 

我不知道是从何时起,道义和人性开始低于国家了?基督信仰的标志十字架遭拆除,基督徒不能阻止边就罢了,现在连声反对也是不应该的了。似乎只有接受才合乎规矩!

煤球是白色的,是一个谎言,也是一个笑话。正像有人说:「没有它不敢撒的谎,也没有它不敢突破的底线,不知道要多少人为它陪葬」。所以,这是一个很可悲的笑话!

文章已于2020-04-28修改

[1] 方方是一个著名的作家。她的全名为王方。她写了关于一本武汉疫情的日记,并对当局政府如何应对危机提出了批评。她的日记将要于六月在美国出版的消息,引起了中国爱国主义者的批评,并指责她在外国人面前诋毁国家。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