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16/2018, 00.15
乌兹别克斯坦
發送給朋友

乌兹别克斯坦的宗教自由之路依然漫长

尽管有一些良心犯陆续获释,仍有许多出于宗教原因被关押在监狱里或者受审。很难充分了解监狱中的囚犯到底是因为实际犯罪、还是仅因其信仰而坐牢。

塔什干(亚洲新闻/通讯社)— 乌兹别克斯坦当局继续执行其“大赦”政策:继释放了一些记者和活动人士之后,又有一些多年来出于宗教原因被关押在监狱里的犯人获释。然而,许多人出于同样的原因仍然在押,针对那些表达信仰人们的指控并未停止。这是位于奥斯陆的民间机构Forum18所指控的情况。

修女Zulhumor和Mehrinisso Hamdamova于2月20日被释放,此前她们由于参加未经批准的宗教会议已经在狱中被关押了八年。一个月之后,一名叫Zuboyd Mirzorakhimov的塔吉克公民也获释,他被逮捕的原因是在手机里收藏有伊斯兰教的资料,为此他已经坐了五年的牢。

然而,在Hamdamova修女被关押的位于塔什干附近的同一劳改农场里,仍有其他良心犯在押。我们知道他们中间两个人的名字:Farida Sobirova和Mastura Latipova。Forum18机构报告称,Lapitova由于传授宗教而自2009年以来一直被关在监狱里,Sobirova出于相同的原因被投进监狱,目前还不清楚她已获释或者仍然在押。

由于任意拘留、以及刑讯逼供的现象,使得很难充分了解监狱中的囚犯到底是因为实际犯罪、还是仅因其信仰而坐牢。据联合国统计,这个数字可能在五千到一万五千之间。Forum18机构报告称:“类似逮捕的唯一原因,是一名高级官员下令将他们逮捕,但没有说明为什么。”

自从2016年12月上任以来,乌兹别克斯坦总统沙尔卡特·米尔齐约耶夫(Shavkat Mirziyoyev)试图改革国家并反对秘密警察的权力。今天,该国内政部长Pulat Bobozhonov宣布,将在各羁押场所内安装两千多部摄像头:耗资超过52万欧元,旨在打击在监狱中对公民使用酷刑和生理及心理压力的现象。

然而,这些改革努力收效甚微,正如联合国关于宗教自由的特别报告员艾哈迈德·沙希德(Ahmed Shaheed)在其3月2日提交的报告中指出,在乌兹别克斯坦,信奉自己信仰的权利仍然阻碍重重。4月13日开始了对Gayrat Ziyakhojayev的审判,他以合法途径出版了一本伊斯兰教的书,却被指控为散布“极端主义材料”。他有可能被判处最高达八年的监禁。3月26日,费尔干纳(Fergana)地区的一个法庭以同样的罪名判处伊斯兰学者Musajon Bobojonov三年有期徒刑,缓期执行。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亚洲人权状况,十个国家局势严峻
18/01/2006
生活在伪宗教自由下的天主教会
31/01/2004
中国最年轻的良心犯张安妮的故事
03/06/2014
维权人士争取奥巴马要求中国释放16名良心犯
08/06/2013
"捍卫中国人权"发表报告指中国人权状况没有改善
18/03/2013


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