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20/2019, 20.38
中国-梵蒂冈
發送給朋友

习近平 - 中意友谊续新篇 独不闻利玛窦及文化大革命

作者 Bernardo Cervellera

马切拉塔耶稣会传教士 – 利玛窦 – 开启了长达多个世纪的中国现代化过程,使其走出闭关锁国。19世纪的传教士,其中包括包宗座外方传教会PIME,将医学、医院、女子学校、新品种农作物以及大学等西方新事物传入中国。习近平不会前往梵蒂冈。文化大革命期间,意大利左翼政党通过赞美毛泽东,隐藏其大屠杀行动及失败。习近平的脆弱备受中国「左翼政党」反对。

罗马(亚洲新闻)- 今日,在对意大利、摩纳哥及法国进行国事访问前夕,习近平主席在接受晚邮报采访时表达了对意大利的热忱之情。他在此次采访中,对中意友谊进行了长篇歌咏,其中对利玛窦及文化大革命的沉默却令人倍感意外。

国家主席习近平表示,中国和意大利两个伟大文明的友好交往源远流长。古罗马诗人维吉尔多次提到「丝绸之国」,汉朝曾派使者甘英出使「大秦」(罗马帝国)。一部《马可·波罗游记》更是在西方掀起了历史上第一次“中国热”。但对于来自意大利马切拉塔的耶稣会传教士却是闭口不言,利玛窦开启了一个长达多个世纪的中意友好关系。尤其是明朝末期,中华大地闭关锁国政策,严重影响了其世界地位。层出不穷的耶稣会士如:艾儒略,卫匡国,郎世宁层帮助中国发展现代科技,农业甚至军事武器。

此次采访,习近平对于19世纪在华的意大利籍传教士也未曾提起,其中包括隶属宗座外方传教会(PIME)的传教士。他们将西方医学、医院、女子学校、新品种农作物以及大学等新事物传入中土。虽然是随着不公平条约的签署,传教活动才真正开始畅行无阻。但传教士们并未在租界内虚耗光阴,而是前往帝国内最偏僻且人迹罕至的地方传教并提供援助、传播文化、表达同情之心。传教士爱中国人胜过于爱自己的祖国,这种大爱在PIME的蒙席,西蒙尼·弗隆特里(Simeone Volonteri 1873-1904)身上显而易见。他与其他几位意大利传教士曾拒绝意大利的「保护」。义和团运动之后,他们拒绝了因意大利战争胜利而能够得到的「战利品」,并将其用于在华的慈善事业[1]。因其所行,蒙席弗隆特里曾获得清朝皇帝御赐「中华帝国伟大官员」之称号。

习近平对以上事件的沉默体现其历史知识方面的不足,又或许,更代表其对于历史的看法。自毛泽东时期开始,宗教,尤其是天主教,一直被视为「帝国主义的仆人」,例如苏联,便曾发动过一场针对宗教的激烈战争。

「宗教便是所有罪恶的本源」- 这一观点至今盛行于中国,受到激进派的大力支持,其势力更是覆盖了民主党派以及国家宗教事务局。这个激进党派便是推进中梵协议最大阻力,即使该协议承认教宗为中国天主教会之牧首,但仍以「独立教会」为由,继续压迫主教、神父以及信众。

如果习近平此次访意期间,不像其他国家元首一样前往梵蒂冈进行访问,仅因为他不想被「左翼思想」打压。该激进派也会利用宗教打击自己的主席。

此次,对于文化大革命(1966-1976)亦保持沉默。文革期间,意大利及其共产党成为了中国马克思极端主义试验的最大捍卫者。意大利政治家、团体以及游行事件均赞美中国及文革为「工人的天堂」、「有正义的地方」。且将毛泽东视作为新世界成长提供智慧珍珠仁慈的天主。相反,毛试图通过发动内战消灭其个人的敌人,以期掩盖大跃进的失败(并造成近5千万余人因饥饿而导致死亡)。历史的盲目性则主要归根于意大利及其左翼党派,他们藏身于鲜血挥洒出来的红毯之下,踏着中国人尸骨的尘土,挥舞着革命的光辉形象自我膨胀。却从未说过一句「我罪」。

在习近平的要求下,在中国至今不能学习评论「大混乱」的时期:由于害怕「经济改革」一词会带来与前苏联同样的结果,即中国共产党的倒台,在中国至今仍是禁词。对于媒体、言论、宗教以及对外经济等诸多方面的限制也导致了各种禁令的产生,使人认为现在的中国正吹着一阵二次文革的风

在小提琴独奏中,沉默更进一步增强了旋律的丰满度。在习发表的文章中,这些沉默却是在讲述其个人立场的脆弱。一方面是「美人鱼的歌声」,从而推动意大利与北京的合作,且试图将欧盟排除在外。而另一方面则是渴望得到帮助从而去支持他备受「左翼」敌对党派威胁的个人形象。


[1] 参考:葛多(GHEDDO P.), Pime, 150 年傳教使命(1850-2000),博洛尼亚,2000,609页-「150 anni di missione (1850-2000)」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中国新丝路上的「双赢」合作梦
01/04/2019 12: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