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4/2017, 03.33
印度
發送給朋友

传教士:对多间天主教学校受攻击,打击印度基督徒存在的价值

一位在印度五十年的传教士的见证。学院被官僚主义关闭。印度教激进分子指控教师要学生强制转换宗教。民族主义者的真正目的是抹黑教会的形象。印度教徒希望抑制被天主教教育的达利特(低种姓贱民)的社会进步,并保持种姓制度。

新德里(亚洲新闻) - 印度教激进分子的恐吓是“天主教学校有一个明确的目的:打击印度基督教存在的瑰宝。” 宗座外方传教会嘉禄·托里亚尼神父(Carlo Torriani)说。在印度度过了将近五十年的神父向《亚洲新闻》讲述关于在中央邦收容贫困儿童的天主教大学封闭的事件。

从这片段开始,托里亚尼神父忆述在印度对基督徒学校持续的印度教辱骂。他说,攻击的真正目的也矛头指向天主教管理员,指责他们强制转换学生的宗教,以“扩大天主教会的形象,抑制其与穷人,部落和达利特人(贱民)的工作”。

来自孟买的一名老师(要求匿名)介入达利特问题,并补充说:“基督徒支持所有男和女人平等。在印度,种姓制度已经生效了好几个世纪。” 虽然被宪法废除,种姓阶层的社会歧视在全国依然很强。达利特人被降级到谦卑的工作,前者“不可接触”发现难以找到象样的工作和被录取入学。

但是,感谢于教会的工作,某些事情正在改变。这个,托里亚尼神父建议,是理解地方政府的企图去关闭天主教书院的关键。“通过消除歧视,他说,印度已经生根许多年的社会阶层正在被侵蚀。”

一位学生同意:“基督徒反对种姓的霸权,提高被压迫人民的价值意识。但是由印度教民族主义党印度人民党领导的中央政府,这种平等造成混乱,而当时它想延续社会的分裂和上层种姓对低层的剥削。”

针对学校,托里亚尼神父续道: “想质疑印度教会的宝石活动。几乎所有的堂区都有一个达到比那些去教堂的信徒的人口部分要大得多的教育中心。印度的教育需求非常强大。每个人都想将他们的孩子们送到学校,因为他们知道他们的未来来自于教育。而且天主教学校是最受人尊敬的,知名和有效率的学校。“不幸的是,他继续说,中央政府没有做任何事去制止极端分子。反过来,后者被当局的保护而加强。”

前天主教学校老师解释说: “国家行政机关经常派他们自己的管理者去证实学校的状况。他们用无用的官僚洞谴责故障而强制关闭。但这只是复仇。” 然后他发出邀请:“来看国立学校如何减少。它们没有教室,长凳,灯光或风扇。天主教大学的学校至少有百分之七十五符合所有标准。而那些没有依据小礼节的学校仍然比国立学校还要好。”

上层种姓的印度教徒,托里亚尼神父总结说: “感到受威胁于达利特人进步在学校,工作,以及就业方面。他们从达利特人通过教育成为可能的社会进步,看到一个对经济立场与他们一直享有的特权的威胁。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年轻人是越南社会及教会的希望
19/04/2011
德里最高法院作出判决“联邦政府应资助各宗教的朝圣活动”
05/12/2006
教宗指出真正的牧人应该是真正的先知,懂得“说、做、听”
25/06/2015
贝鲁特:反真主党领袖查德,离奇遇害
28/12/2013
教宗指出尊重人权是实现真正和平的条件
12/12/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