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22/2020, 16.31
斯里兰卡
發送給朋友

佛教徒向圣斯巴蒂安祈祷,并感谢他的祝福

作者 Melani Manel Perera

62岁的普拉巴哈特(Prabahath Gamage)差一点儿就丧命。 他援引基督徒殉道者的宽恕而治愈了他,但他轻率地冒犯了他。

科伦坡(亚洲新闻)– 普拉巴哈特是一位僧伽罗族佛教徒,他对基督徒的殉道者深有忠诚,后者使他摆脱了无法医治的痛苦,过去医生也无法治疗这痛楚。

他说:「我向圣斯巴蒂安祈祷,并衷心感谢自己收到的所有礼物。」 「从我康复的那一天起,无论走到哪里,在每个教堂里,我都要向圣斯巴蒂安祈祷,并在他的瞻礼向他致敬。」

1月20日星期一是圣人的纪念日。 斯巴蒂安曾是罗马帝国皇帝戴克里先 (Diocletian)时代(公元244-313年)的高级军官。

由于他的军人身份,他帮助被囚禁的基督徒,埋葬了殉道者,并在官兵和法庭上传播了基督信仰。

皇帝两次判处他死刑:第一次他被士兵击中的箭刺穿,但幸存了下来。 他第二次被棍棒打死。

现年62岁的普拉巴哈特(Prabahath)在医疗保健部门工作后现已退休。 他住在莫拉图瓦地区,已婚,有一个女儿。 他的妻子在科伦坡的主图书馆工作,而女儿则在学习软件工程。

他说:「每年,在瞻礼那天,我去教堂参加弥撒,点燃蜡烛,亲吻圣斯巴蒂安雕像的脚。 我向他表示感谢和荣幸。」

今天,他身体健康,但是作为一个男孩,他冒着丧命的危险。「一切始于我十几岁的时候。 许多天主教徒和其他基督徒住在莫拉图瓦地区。 我和他们相处得很好,并且有很多值得信赖的朋友。 在星期三,我去教堂参加九日敬礼(novena)。 前几天,我去了寺庙,跟随我的佛教信仰。」

一天晚上,在圣人瞻礼前夕,「我和朋友们一起装饰了游行队伍。 我有一个圣斯巴蒂安的小雕像,我接过它开始跳舞。 一位朋友的祖母责骂我冒犯圣人。」

「我没有注意,然后就回家了。 到达后,我就出现了严重的胃痛。 这是一种难以忍受的痛苦。 我不断尖叫。 然后痛苦令我不能动弹。」

普拉巴哈特记得「思考死亡。 没有药物可以减轻疼痛。 我意识到自己对圣斯巴蒂安雕像所做的事感到恶心。 我得罪了他。 那时,我援引了他的宽恕并恳求:『请从这种痛苦中医治我,我保证我永远不会再做。今晚,我将去装饰潘多尔。』」

他说了最后一句话,「痛苦就消失了。 那时,母亲告诉我去教堂,要求我原谅我的侮辱。 我见证了他的力量,可以诚实地见证他的爱。」

「从那时起,每当我需要力量,祝福和指导,我就开始向圣斯巴蒂安祈祷。 他的爱很强大。 当我的女儿得了登革热时,我祈祷并恳求她治愈。 原来如此。 一直以来,我都要求宽恕我小时候的弱点。」

「我们都是人类,即使我们信奉不同的宗教,我们也必须作为兄弟姊妹生活在一起。 分离不会带来任何好处。 我们必须尊重所有宗教及其领导人。」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