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06/2018, 11.50
中国-梵蒂冈
發送給朋友

十字架、皇权与神权:天主教在中国的前景路漫漫

作者 P. Peter (伯鐸神父)

在中国这块接纳生长了众多宗教的肥沃土地上,基督教一直遭受种种困难,但也始终欣欣向荣。天主教对天父的信仰理念与儒家之道皇权文化的冲突是不可避免的,“皇帝怎么可能让老百姓也是上天的儿子,与皇帝称兄道弟呢”。不能抹杀殉教精神,在中梵对话中也不可以。以下是一位中国司铎的思索。

北京(亚洲新闻)—  自从天主教传入中国,几乎没有平安地生活过,内忧外患时时冲击着教会。基督宗教在中国的传播史,也经历了数次灭顶之灾。意大利传教士利玛窦神父,倾尽所能,研究中国文化,利用科学知识,打开了封闭的中国大门,将天主教种植在神州大地上。

中国这块肥沃的土地,种植什么物种都能适宜成长,诸如:佛教、景教、摩尼教、祆教、伊斯兰教、天主教、基督教、东正教,这些都是外来宗教。在历史的长河中,景教、祆教、摩尼教在中国几乎绝迹。佛教、伊斯兰教、天主教、基督教、东正教仍在中国这块土地上获得生存,有的宗教已经成为中国文化的一部分,譬如:佛教。

中国土生土长的道教,因为属于中国民间宗教,自然也成为中国文化的一部分。伊斯兰教因其具有特殊的民族性,在中国成为阿拉伯文化的承载者。天主教、基督教、东正教,三大宗教虽然同属一个源流,但因受到民族、社会、政治等诸多缘故而形成三个宗教。这三个宗教在中国的传播之时,又适逢欧洲殖民时代,所以,这三大宗教很容易被国人视为殖民主义的走卒。尤其是天主教内在组织架构的神权统治,有意无意地与中国皇权文化发生冲突与撞击,这就引起了明末的“杨光先教难”和清朝康熙年间的礼仪之争,以及雍正、乾隆等统治时期的教难。

清朝康熙年间,耶稣会与道明会有关敬孔祭祖的礼仪之争,实质上演变成教宗与皇帝的神权与皇权之争。神权与皇权之争,也就说明天主教信仰理念与中国皇权文化的冲突是不可避免的,而信仰天主教的人也就成为中西方文明冲突的牺牲品。2000年10月1日,教宗若望保禄二世所册封的120个殉道圣人,正是在清朝时期教难中牺牲的主教、神父、修士、修女、贞女、教友和慕道者。

天主教信仰倡导人人平等,大家都是天父的子女,理应相亲相爱,儒家的三纲五常,君君臣臣、父父子子,以及君叫臣死臣得死,父叫子亡子得亡,无不凸显其维护皇权的神圣性,同时也表现出等级制度森严。儒家文化在中国两千年的影响下,已经在中国人的心灵深处成为不可动摇的真理,为维护封建统治可以说成为不可取代的文化主体。封建时代,皇帝自称天子,即上天的儿子。皇帝的权力是上天的授予,即:君权神授。皇帝怎么可能让老百姓也是上天的儿子,与皇帝称兄道弟呢?

天主教创始人耶稣基督在教给他的弟子们祈祷时,说:“我们的天父,愿你的名受显扬,愿你的国来临,愿你的旨意奉行在人间,如同在天上。求你今天赏给我们日用的食粮,求你宽恕我们的罪过,如同我们宽恕别人一样。不要让我们陷于诱惑,但救我们免于凶恶。”在这段经文中,充分体现了天主是众人的父亲,我们都是天主的家人,所以,理当相亲相爱。同时,也就延伸出天赋人权,人人平等的理念。影响中国两千年的皇权文化怎么可能接受天赋人权、人人平等的理念呢?因此,天主教在中国历经数次教难就很正常了。那么,怎么才能够使天主教的信仰理念在中国这块土地上发扬广大,得到传播呢?这恐怕仍需要我们天主教人不懈的坚韧精神、牺牲精神。没有什么捷径可以让我们去走。有的人妄想曲线救教,不做牺牲,甚至认为殉道是愚蠢的表现,实在是荒唐的谬论和骗人的把戏。

罗马教廷的大佬们,面对古老的中国文化,以及强势的皇权政治,跃跃欲试。一方面对中国文化大加赞美,以此讨好俗世的统治者;另一方面准备放下捍卫多年的神权统治。甚至劝退一向忠诚于天主教信仰的主教,让违背天主教信仰的人们来领导天主的子民。这样的策略是否奏效,只能用时间来给予回答。若是俗世的精神可以与上天的精神相融合,那么,基督何苦被钉死在十字架上?难道基督的智慧尚且没有教廷大佬们的智慧更智慧吗?面对拥有五千年文明的中国,天主教信仰到底应该如何得到传播?天主教在中国的发展前景仍然很是渺茫,真可谓: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2018年3月1日星期四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