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6/2017, 00.08
印度
發送給朋友

印度:《爱的喜乐》给困难中的跨教婚姻带来“恩赐”

作者 Nirmala Carvalho

琳纳特和阿提克于2011年结婚。他们在孟买召开的全国研讨会上讲述了自己的故事。琳纳特是基督徒,与前夫离婚。阿提克曾是穆斯林,但“无法从伊斯兰祷告中接受到真主的爱”。双方家庭的压力,社区团体的离弃。

孟买(亚洲新闻)— 宗座劝谕《爱的喜乐》“是对生活在挑战和困难中的夫妻们的极大恩赐”,印度基督教友琳纳特·西耶德(Lynette Syed)这样对亚洲新闻说。她是马哈拉施特拉邦(Maharashtra)潘维尔(Panvel)教区的圣方济各沙勿略(san Francesco Saverio)堂区的教友,参加了10月13日至15日由孟买圣庇护十世学院(St. Pio X)举办的“在印度语境下理解《爱的喜乐》”全国研讨会。在研讨会上她讲述了自己的故事,由于不满上一段婚姻,她离了婚,之后又跟穆斯林结婚,婚后丈夫皈依了基督教。她承受了来自于家庭和天主教会团体的巨大压力,并且由于缺乏精神指导而极为痛苦。正因如此,她说,在世界主教会议后教宗发布的宗座劝谕“为煎熬的夫妇们带来了亲切支持和牧灵帮助”,从而有助于伤口的愈合。

琳纳特认为,“教宗方济各通过《爱的喜乐》为婚姻危机和家庭破裂的夫妻们带来了极大恩赐。[这个文件显示了]他的亲切、他的慈爱、尤其是他对我们痛苦的理解”。

琳纳特讲述道,婚姻“并不想期待中那样。我之前有过一个丈夫,但我和他的关系完全破裂了,我们终止了婚姻。那是一段极其惨痛的时期,只有信仰支撑着我。我开始独自生活,积极投身于堂区事务,尤其是跟孩子们在一起。当我工作时,遇到了阿提克(Atiq,琳纳特现在的丈夫),一位穆斯林,他改变了我的生活道路”。但琳纳特的家庭不能接受她与一位不同宗教的男子交往,于是琳纳特面临着两个选择:要么如男方家人所愿皈依伊斯兰教,要么如她自己家人所愿与男友一刀两断。“我一个也没有选”,她接着讲道,“幸运的是,阿提克从来不勉强我”。

两个家庭之间的差异巨大,“就连饮食习惯都大不同。每次弥撒我都悄悄为阿提克祷告,但并不是为了他的皈依”。琳纳特接着说,在那段时期,“没有人引领我们。我们不能在教堂结婚,因为我的上一段婚姻还没得到教会的撤销,所以我们只能选择民事婚礼。从那以后,就开始了我最难受的时期:我在堂区的工作陷入停滞,本堂神父要我放弃一切活动,而且我被拒绝领受圣体”。“这简直是折磨。孩子们是我心之所系!我恳求继续为孩子们服务,但还是被阻止了。堂区的教友看我们的目光都不一样了。回到家我们俩都沮丧极了。我很困惑,自问我原本是爱的宗教到哪儿去了呢?我对天主的信仰好几次受到了考验。”

与此同时,由于喜爱音乐和吉他,阿提克逐渐地接近了堂区的合唱团。圣咏的旋律挑动了他的心弦。他也讲出了自己的故事,“生来就是穆斯林,虽然我从来都没弄明白祷告的意义。我每天遵照规矩祷告,只是因为害怕如果不祷告就会遭殃。我内心里对真主是敬畏多于爱慕。我能够感知对上主的爱的渴求,但我无法从祷告中找到。我成长起来,心里越来越疑惑,疑惑于我的生命、宗教和我存在的终极意义”。阿提克接着说道,“然后我遇到了琳纳特。还有教堂合唱团的旋律。一次我陪着一个朋友,偶然参加了一场灵修,在那里发生了我的改变。当时参加灵修的人都要高举双手,闭上双眼,只凝神想着耶稣,把生命舍弃于祂。我受到了极大的触动,有什么事临在了我身上,眼泪潸然流过我的面颊。我被爱和喜乐整个包裹了。”

那一刻阿提克开始发问:“我为什么对耶稣感到好奇?我害怕对我的真主显出不忠。如果我的真主让我生而为穆斯林,但为什么我会被耶稣吸引?我会因此被惩罚吗?我仍然去清真寺里做礼拜,但与其念诵可兰经,我更愿意念信经和玫瑰经。”阿提克把他的思绪告诉了本堂神父,神父成为了他的精神向导。“在某一时刻我明白了,超越我内心宗教之争的最好方式就是向上主屈服。我说,‘主啊,把我放到你希望我在的地方’。”经过五年的慕道课程,终于在2011年阿提克领受了圣洗,并且,琳纳特的上一段婚姻也得到了教会的撤销,两人举行了天主教仪式的婚礼。他们说:“我们的婚姻是受祝福的。如今我们共同生活在对上主耶稣基督的信仰当中。”他们的跨教婚姻面临的困难也慢慢克服了,双方家庭逐渐“适应和相互采取措施来解决一切情况”。他们最后总结说:“对于像我们一样的夫妻,《爱的喜乐》是极大的帮助。”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