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25/2020, 13.06
伊拉克
發送給朋友

吉利亚纳神父:我的圣召,随着伊拉克教会殉道者的脚步(第三部分)

加色丁礼修院院长回顾拉格赫德神父及拉霍主教的祝圣仪式。他向15名学生重复了教宗Wojtyla的座右铭:“不要害怕!”。不稳定和不安全感导致逃避。父母担心如果他们的孩子成为神父或遭到杀害。向青年发出的邀请:“请聆听基督的召叫。”关于伊拉克圣召报道的第三部分,也是最后一部分。

埃尔比勒(亚洲新闻)- “在拉格赫德(Ragheed)神父殉道一个月后,我被当时的摩苏尔总主教拉霍(Rahho)祝圣成为神父,一年后,该名主教黑绑架者杀害。因此,“我向(未来的)神父重复教宗圣若望保禄二世的座右铭:不要害怕!”,因为通过圣召可以保障“教会的未来”。 加色丁礼圣伯多禄修院院长埃弗雷姆吉利亚纳(Ephrem Gilyana)神父的信德是一种完全奉献,并像基督那样作出极端牺牲。他回忆说,“主教在祝圣弥撒上说:我们刚刚失去了一位神父,今天我们找到了另一个...我以这些话为例,试图一直保持乐观。”

埃弗雷姆神父于1976年1月3日出生在伊拉克北部摩苏尔,长期以来一直是伊斯兰国(SI,以前被称为Isis)的据点。他于2007年被祝圣,自2015年以来,他一直是当今伊拉克唯一的修院院长。自2007年以来,修院因安全原因从巴格达搬迁至位于伊拉克库尔德斯坦埃尔比勒基督教地区的安川市。在加色丁礼宗主教萨科(Louis Raphael Sako)枢机发出呼吁后,我们采访了15名学习并立志成为神父的青年之一,与他一起讨论了该国所面临的圣召问题。

他强调说,“萨科枢机关于圣召的呼吁至关重要,因为它不停地在年轻人耳边回响,提醒他们的司铎服务和奉献生活。正如依赛以亚书的经文所写,召叫是出发点,因为一个没有圣召的教会是可悲的。”他补充说,“2014年之后,缺乏安全和政治动荡、极端主义和暴力现象进一步加剧,这对当前情况也毫无助益。随着伊斯兰国的发展和尼尼微平原村庄被占领,圣召匮乏日渐严重。”

极端主义不是导致圣召减少的唯一原因,因为“教会中也存在一些令人担忧的现象促成这一情况。此外,被媒体传播的更具“说服力”的信息所掩盖的要理讲授,、被误解的神学、文化、牧灵多元主义:这都是导致“情况恶化的因素”。因此,宗主教决定在学年伊始向青少年讲话,敦促他们“要慷慨并有勇气通过神职跟随耶稣,将生命献给他人。”

埃弗雷姆神父继续说,许多年轻人的问题在于“缺乏政治稳定和安全,他们无法思考自己和家人的未来。”萨科枢机在呼吁中向家中父母讲话,“因为家庭正是圣召诞生的地方,父母必须慷慨地将自己的子女奉献给上主。”然而,如果缺乏安宁和安全,“混乱和逃往别处构建未来的愿望也会跟着加深。”

修院院长强调,伊拉克教会通常被称为殉道者教会,正如拉格赫德神父及拉霍主教的教导,“以及他们对我们青年生活产生的正面影响。今天的局势仍然十分艰难,不是年轻人害怕,而是他们的家人担心如果孩子成为神父会遭到杀害,他们的孩子可能会被杀害。”他补充说,“西方的圣召危机源于世俗主义,而在伊拉克却是因为害怕失去孩子。要建立新圣召,首先必须确保安定和安全。”

神父表示,自己在日常工作感受到“修院缺乏更完善的人员:我是唯一住在修院的人,修士希望能至少再多两名神父,缺少一个神师,这带来了极大的困难。”但是,有一些因素促使我们变得“相对乐观:从2014年到今天,教会在重建方面做了大量工作。一些小事情给人带来希望:与伊朗的战争,然后是海湾战争、萨达姆倒台、暴力行为、圣战分子和现在的新冠病毒(这对于许多人来说远比Isis还严重)等因素使得当前背景更为复杂。”最后,他向主教致辞,“因为他们是圣召的主要负责人”,并呼吁年轻人“更加服从天主的声音:他总结说,请向基督敞开心扉,聆听他的声音,想想教会的未来。”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罗兴亚基督徒:遭绑架的基督教家庭,被皈依的未成年女孩
04/02/2020 14:42
国际社会立即干预圣地局势
24/11/2004
世界难民不断增加令人感到“担忧”
19/06/2008
俄罗斯为胜利日大游行做准备;反对新冠的修道院院长被停职
29/05/2020 13:04
莫斯科,祈祷与过失:新冠病毒时期的基督教仪式
07/04/2020 11: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