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6/2020, 13.40
梵蒂冈
發送給朋友

向万民福传,大流行的典范

作者 Bernardo Cervellera

只有当一个人对耶稣基督充满信心时,才可能“走出”自己的文化和国家。这会造成差异。许多人认为,大流行意味着封闭、孤立、害怕被传染、不感兴趣、沮丧、虚无主义。其他许多人则认为,这代表了走出去,培育,安慰,哭泣,希望。传教士不仅是人道主义工作者。我们可以送给世界的最大礼物不是幸福,而是信仰本身。

罗马(亚洲新闻)- 随着大流行肆虐全球,出国旅行变得越来越困难,从一个国家到另一个国家需要强制性隔离,那么,在非基督教国家谈论传教使命有意义吗?

此外,随着意大利和世界各国深陷经济危机,曾经富裕的地区也开始出现贫困人口,我国的长者和青年都迷失了方向,仍然希望在国外做传教士,宣扬常被视为“外国”宗教的信仰,这种想法真的对吗?

我们宗座外方传教会的传教士对此表示坚信不疑。

大流行、病逝者、医疗不安全的悲剧,以及令我们生活不安的封锁,此外,在面对病逝的朋友及我们的孤独和无助时,这个问题再次出现:生命的价值何在?我们所追求的幸福和健康是否足以使人幸福?

幸福只能是一个巨大的爱,在这个爱面前,一个人会感到被接纳和安慰。这就是信仰和使命的原因。信德首先是发现,被天主前所未有地爱过的经历不会背叛你,并在与他为伴的某人的友谊中感受过这种爱。

这种爱使人敢于挑战大流行。在此期间,有神父为身患绝症的人提供安慰,有时他们自己也会死于Covid-19。也有付出许多的医生和护士。印度成为亚洲确诊人数排名第三的国家,在完全封锁的情况下,每个堂区都为穷人、临时工设立了食堂,商店和工厂被关闭导致数百万临时工一下失去了工作、工资、房子和食物。
许多人认为,大流行意味着封闭、孤立、害怕被传染、不感兴趣、沮丧、虚无主义。其他许多人则认为,这代表了走出去,培育,安慰,哭泣,希望。

2020年世界传教节将于10月18日在意大利庆祝,教宗在2020年《世界传教节文告》中写道:“我们真的很害怕、很迷茫。痛苦和死亡使我们经历了人类的脆弱。但与此同时,我们都对生命和摆脱邪恶有着强烈的渴望。在这种情况下,传教使命的召叫、因着对天主和近人的爱而走出自己的呼吁都变成了分享,服务,代祷的机会。天主交托给每个人的使命,使我们从恐惧和封闭的自我通过自我奉献转变为重新发现和更新的自我。

传教使命意味着自我走出,因为“天主和近人的爱”会充满我们,因为我们坚信人神就在我们身边。尤其是在大流行时期,这种笃定尤为重要。

在这个时期(又恰逢十月的传教月),我们必须将目光投向看看宣教士。教宗方济各将传教士和传教使命视为“教会生活和牧灵的典范”。

典范是指:模式、示例、度量。关于什么?以得到的善意之名走出去,向他人宣扬心中喜乐的根源。

既然在意大利就能做那么多好事,为什么要出国呢?去国外意味着重新发现并见证生活中真正存在的东西:除了气候、衣着、饮食、文化、语言、信仰的改变,最后留下的是信仰、传教士内的耶稣。对于那些留在祖国,留在意大利的人来说,这一见证意义重大。

在意大利,人们常常认为传教士只是人道主义工作者:建造水井、学校、教堂或孤儿院的人。当然,这也是,但只有当一个人被宣扬耶稣生命奥迹的渴望所激发,驱动和支持之际。

正是为我们的生活水平要远高于许多非洲、亚洲或拉丁美洲国家,所以在意大利我们总以为,传教士其实应该只去边缘人士、或城市郊区。但是,即使在城市中心也存在郊区和孤独。意大利基督徒的真正问题在于重新发现,我们可以送给世界的最大礼物不是幸福,而是信仰本身,这是我们放下一切并跟随上主的真正宝藏。

世界各国教会的统计数据真是令人印象深刻。最新的数据显示,2015年-2016年,全球领洗的天主教徒从12.85亿增加到12.99亿,总体相对增长1.1%。 除了两个主要例外:非洲天主教徒人数从2010年到2016年增长了23.2%; 亚洲的增长率超过了1%,占亚洲人口总数的11%(45亿,占世界人口的60%);欧洲增长率为0.2%。

教宗方济各说,世界传教节之际,每个基督徒都应听到天主的召叫:“我将派遣谁呢?谁肯为我们去呢?”(依6,8)。我们希望不要被冷漠或恐惧所支配,并像先知依撒意亚那样回应:“我在这里,请派遣我!”。

(这篇文章曾发表在周刊《Ortobene》上)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雷亚拉拉主教:郊区、神父和教育,我主教任期内的目标(图)
04/09/2019 19:33
国际社会立即干预圣地局势
24/11/2004
教宗:世界传教节,马卡利神父,为利比亚祈祷
18/10/2020 15:04
教宗对宗座外方传教会说:特殊传教月的主角
20/05/2019 17:52
教宗:罗梅罗总主教「跟随耶稣的典范,选择做祂的子民」,甚至付出生命的代价
24/05/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