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14/2020, 15.14
伊斯兰教-土耳其
發送給朋友

圣索菲亚大教堂改建为清真寺:撒旦的游戏

作者 Kamel Abderrahmani

随着基督教大教堂改建为清真寺,「这位21世纪的哈里发,埃尔多安获得了怀念奥斯曼帝国的原教旨主义选民的支持」。「伊斯兰政权向西方发出一个清晰的新信息:无论何时何地,始终都要统治和征服!。西方世界似乎不理解挑衅。用灯光和幕布遮盖基督教镶嵌画和壁画。每当伊斯兰教在民主和世俗国家上台时,都会向文明、文化和其他宗教宣战」。

巴黎(亚洲新闻)- 圣索菲亚大教堂被有些人讽刺地称为拉拉[1]萨菲亚[2],它经历过战争与和平,仇恨共处。在埃尔多安时期改建为清真寺之前,曾作为大教堂时见证了君士坦丁堡基督教,在穆斯林统治下作为清真寺;后又在土耳其世俗主义时期改建为博物馆。埃尔多安自称为信徒的埃米尔、哈利发,伊斯兰教古鲁和穆斯林兄弟会的精神领袖Al Qaradawi就喜欢这样称呼埃尔多安。

在阿塔图尔克(Kamel MustaphaAtatürk)统治期间,圣索菲亚大教堂曾改建为博物馆,这里是各种文化和宗教相遇的地方。换句话说,2020年7月11日是另一个重大日期,在此之前,不同宗教可以在圣索菲亚大教堂和平共处,以及伊斯兰容忍,这曾是一个脱离政治的地方。罗马尼亚东正教会成员Ioan Sauca致信埃尔多安表示:「曾经的圣索菲亚大教堂凸显了土耳其对世俗主义的坚定,以及想要摆脱过去冲突的愿望」,我另外补充:建立普遍性人类价值观。

将圣索非亚大教堂改建为清真寺的行为,具有其内外部政治意义。内部政治意义:在此前的市政选举中,伊斯坦布尔被反对党夺走,埃尔多安想借此冲刺2023年大选,这位21世纪的哈里发更是获得了怀念奥斯曼帝国的原教旨主义选民的支持。

外部政治意义:既象征性意义。伊斯兰政权借圣索菲亚大教堂事件,向西方发出了一个清晰的新信息:无论何时何地,始终都要统治和征服!。换言之,埃尔多安想借此试探各方的底线!对这些行为保持沉默相当于一种退位形式,「向所有人宣布,他可以任意妄为」。

西方世界似乎不理解挑衅。《世界报》天真地评论说:「圣索菲亚大教堂改建为清真寺不会阻止不同宗教的游客前去参观,每天去参观旁边蓝色清真寺的人也很多!」。说的好像圣索菲亚大教堂在历史上一直都是博物馆一样,好像埃尔多安的原教旨主义就会止步于此一样!

根据土耳其《每日新闻》[3] 报道,「苏丹」令文化与旅游部以及宗教事务总统府,为7月24日周五的首个祈祷活动做准备。将在清真寺内放置灯光系统,用以遮盖基督教镶嵌画和壁画。目前,有人提议在祈祷时,用幕布将镶嵌画和壁画遮住。

这项措施再次凸显了宗教工具化的危险层面,这或多或少会造成紧张关系,导致本可以避免的新一轮身份冲突。换句话说:在伊斯兰政权的统治下,和平、兄弟情义和对其他宗教的尊重也会随之烟消云散。

埃及大穆斯林会理事会的易卜拉欣·内格姆(Ibrahim Negm)认为,土耳其总统的决定是一个「危险的政治游戏」[4]。此外,这一措施会抹黑伊斯兰和穆斯林的形象,其形象本就十分糟糕。此外,亦再次证明,每当伊斯兰教在民主和世俗国家上台时,都会向文明、文化和其他宗教宣战。

教宗方济各在7月12日的三钟经活动中,怀着沉重的心情表示:「我一想到圣索菲亚大教堂便感到痛心不已」。法国各大报纸将「痛心不已」翻译为「伤心不已」《法国新闻社》;「备受打击」《IMedia》;「痛苦不及」《巴黎人报》;「大为震惊」《法国24》。所有这些翻译都包含细微差别,看起来像委婉语。但它们都是痛苦、「悲伤、愤慨与伤心」的近义词。我特别能感同身受:在这种宗教起义的疯狂游戏中,这样的决定破坏了世界上不同宗教信徒之间的和平。

[1]拉拉是一个荣誉头衔,象征着北非柏柏尔大家族中的重要女性。

[2] 公元610年,Safiya Bint Houyay(صفيةبنتحيي)出生于Yathrib(后成为梅迪娜),去世于661年至670年之间。她于希吉拉7年皈依伊斯兰教,成为穆罕默德第11任妻子。

[3] [3] https://www.hurriyet.com.tr/gundem/86-yil-sonra-ayasofyada-ilk-ibadet-boyle-olacak-41562218

[4] https://arabic.rt.com/world/1133419-%D8%A3%D9%88%D9%84-%D8%AA%D8%B9%D9%84%D9%8A%D9%82-%D9%85%D8%B5%D8%B1-%D9%82%D8%B1%D8%A7%D8%B1-%D8%A3%D8%B1%D8%AF%D9%88%D8%BA%D8%A7%D9%86-%D8%AA%D8%AD%D9%88%D9%8A%D9%84-%D8%A2%D9%8A%D8%A7-%D8%B5%D9%88%D9%81%D8%A7-%D9%84%D9%85%D8%B3%D8%AC%D8%AF/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喀拉拉邦:东方教会哀悼圣索非亚大教堂改建为清真寺
25/07/2020 14:46
我们基督信仰团体遭到了伊斯兰和西方的压制
07/02/2004
埃尔多安自称是基督徒的捍卫者,但土耳其和叙利亚团体对此感到恐惧
21/11/2019 15:52
教宗:我一想到圣索菲亚大教堂便感到痛心不已
12/07/2020 14:01
奥里萨邦大屠杀的幸存者:我儿子死了,但我却不会背弃基督
07/02/2020 15: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