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08/2004, 00.00
伊拉克
發送給朋友

妇女被劫持、儿童惨遭屠杀,伊斯兰恐怖主义行径已经丧心病狂

作者 Bernardo Cervellera
访耶稣会士萨米尔·卡利尔神父

贝鲁特(亚洲新闻)—原籍埃及的耶稣会士萨米尔·卡利尔神父,常年在黎巴嫩首都贝鲁特工作,是基督信仰团体内知名的伊斯兰问题专家。在谈到别斯兰惨案和两名意大利女志愿人员被绑架事件时,卡利尔神父告诉亚洲新闻通讯社,“这是打着伊斯兰旗号的新形式的恐怖主义,但与伊斯兰毫不相干”。“我们正面临着伊斯兰恐怖主义的新阶段”。

       访问中,卡利尔神父还就女性在伊斯兰世界中的处境以及伊斯兰迈向现代化的艰难步伐作出了详细阐述。

 

       这是为数不多的恐怖分子绑架女性的一次,是很少见的……?

       我也对此感到十分震惊。因为,这违反了伊斯兰恐怖分子的传统。女性可以做人体炸弹、斗士或者致命,为人民而献身,但是,却从没有被绑架过。或者这一组织只是为了谋财,或者扩大影响。但是,也可以感到恐怖分子的丧心病狂。最近几天来发生在别斯兰的惨案和女性被绑架,都是伊斯兰无法接受的。我认为,这也是他们正在走向危机、混乱和分裂的表现;已经失去控制了。

 

       在恐怖主义行径中是否存在伊斯兰的道德观念呢?

       看起来很奇怪,但是,恐怖分子有他们的道德准则。伊斯兰极端势力分子的领袖会告诉他们,你们可以做这些,而那些是不能做的。一些穆斯林恐怖主义者的行动,可以用伊斯兰道德观念来诠释。例如,巴勒斯坦问题常常得到一些穆斯林国家的支持。但是,别斯兰事件遭到了一致的谴责。一些恐怖主义组织似乎失去了他们的精神领袖,成了单纯的恐怖分子。我们正在面临一种新形式的恐怖主义。他们打着伊斯兰的旗号,却与伊斯兰毫不相干。换言之,以伊斯兰名义的暴力实际上是不折不扣的堕落。

 

       这就意味着我们面临着妄自尊大的恐怖主义;或者是为达到目的不择手段的恐怖主义?

       物质方面的因素也是存在的。就象黑手党绑架孩子,要赎金一样。那些有组织的恐怖团伙尽管是恐怖主义性质的,但是,也有他们的原则。可是,目前所发生的一切令人费解。或许在未来几天中,我们将得到答案,弄清楚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干、他们背后的始作恿者究竟是谁……。毫无疑问,我们已经度过了一个阶段,正在进入伊斯兰恐怖主义的新阶段。

      

       通常人们说伊斯兰是和平的,拒绝暴力的……?

       绝大部分的穆斯林拒绝恐怖分子为了达到其目的而对伊斯兰作出的诠释。以巴勒斯坦问题和入侵伊拉克问题而言,根据伊斯兰的观点,这是绝对的外来侵略行径。为此,穆斯林也接受暴力的保卫战或者正当防卫的抵抗。但是,绑架孩子和女性来达到目的,对伊斯兰来说是不能接受的。

 

       伊斯兰如何看待女性?

       在伊斯兰(或者说地中海)世界中,对女性的态度历来是很矛盾的。换言之,将女人视为弱小的应予以保护的孩子。对孩子可以发号施令,但也要保护和照顾。诚然,在许多伊斯兰国家中,这种观念正在发生变化。在较为传统的国家中,女性被迫接受这种现状,因为,她们根本无力改变社会。

 

       萨达姆·侯塞因将伊拉克世俗化了,女性是否已经得到解放了呢?

       是的,但是,伊拉克有各种不同的情况。至今,仍然有许多部落传统的团体。加之对现代化和当代世界的困惑,许多人选择了逃避到宗教中寻求解脱。由此,而重新回到了传统的伊斯兰观念中——女性被保护起来,充满神秘色彩。为此,在伊拉克较为贫困,而宗教为唯一寄托的什叶派穆斯林中,女性的处境较为原始,地位低下。这是伊斯兰中令人遗憾的社会文化问题。

 

       伊斯兰是否可能成为现代的力量呢?

       很遗憾,伊斯兰的教长都没有受到将现代化与传统有机结合的教育。他们唯一认识的,就是重返传统。通常,越极端的势力,越将现代化视为无神论的观点。如同公元十八世纪的欧洲,整个世纪都被视为是无神论的和反基督信仰的时代。

       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应该给予伊斯兰更多的时间去汲取现代化的变化。我们不能生活在两个不同速度的世界中。同时,我们也要弄清楚他们为什么会这样。因为,在漫长的历史进程中,从没有将任何现代化的作品翻译成阿拉伯文,他们也就根本无法了解外界的变化。直到十九世纪末,现代化的思潮才逐渐渗透到伊斯兰中。可是后来,又再度中断了。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库尔德族领导人表示,与刽子手巴斯党徒无话可谈
03/03/2005
斩首是极端主义意识形态的又一飞跃
24/09/2004
耶路撒冷:十字架摧毁恐惧的围墙
24/03/2005
新宗教管理条例对宗教控制一如既往,未见更多新意
01/03/2005
沙特大选是否意味着伊斯兰世界爆发民主革命了呢?
10/02/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