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16/2020, 14.28
中国-梵蒂冈
發送給朋友

对中梵协定表示关切:使人想起希特勒对待教会的历史

作者 Li Ruohan*

教会处境在协议后日益恶化。1933年与纳粹德国签署的协定让教会获得了几个月的自由。随后把耶稣受难像从学校中移走;天主教协会被并入纳粹党;每个人都必须学习纳粹主义。弗里茨·斯特恩:与圣座签署的协议提高了希特勒在德国内外的声誉。

北京(亚洲新闻)- 各界声音(其中包括梵蒂冈国务卿)纷纷呼吁续签中梵协议。这份于2018年9月签署的协定将在今年9月到期。尽管梵蒂冈一些高层人士声称该协议是为了推动中国教会合一以及改善地下教会信友的处境。然而教会处境在协议后日益恶化,拆除十字架运动方兴未艾,未成年人被禁止进入教堂。这一切行为不过是迫害政策的一部分。这份中梵协议不禁让人联想起历史上教廷与纳粹德国签署的政教协定。

自19世纪70年代德国统一之后,德国的天主教徒成为了一个少数派团体生活在以基督新教为主的国家里。他们被外界质疑不是真正的德国人,因为他们接受来自罗马的权威。德意志帝国首相奥托 冯 俾斯麦发动了一场文化斗争来打击国内的天主教团体,他们关闭教堂,修院,驱逐神职人员,关闭教会学校。德国天主教徒们组建天主教中央党并且得到了教会的支持,展开了合法的维权斗争,最终迫使俾斯麦终止迫害政策与教会和解。在魏玛共和国时期(1918-1933)教廷与德国一些地方邦如巴伐利亚,普鲁士,巴登签署了政教协定,但是教廷始终渴求与德国中央政府签署一份覆盖全国的政教协议,1933年大选纳粹党获得了胜利,纳粹首领阿道夫 希特勒出任德国总理,希特勒上台之初意识到政权尚未完全稳定,便邀请天主教中央党领袖巴本出任副总理,意在向教会示好。但德国绝大多数天主教徒对与纳粹政权并无好感,为了改变天主教徒对与纳粹政权的消极态度,希特勒授权天主教中央党领袖巴本展开与教廷协商,意在签署政教协定。教宗比约十一世以及梵蒂冈国务卿尤金帕切里枢机(后来的教宗比约十二世)都有强烈意愿与纳粹德国签署协议,在这样的背景下,双方于1933年7月20日签署了德国与教廷的政教协定。

依据协定,天主教会不再反对纳粹党的社会政治纲领,禁止天主教徒加入纳粹党的禁令被废除。纳粹政府保证德国天主教会的信仰自由,确认教廷有权利任命宗座大使常驻柏林,德国也在罗马设立驻教廷使馆。德国主教在教宗任命后必须要宣发忠诚于国家的誓言。协议同时保护天主教修会团体享有自由行使教育,慈善,牧灵活动的权利。德国天主教会财产依法受到保护,教会有权利建立神学院培育司铎,德国教会在国立大学里建立的研究机构予以保留。无论协议内容完美与否,关键的是如何落实这份协议成为关键问题。

协议签署后半年,德国天主教青年团被强迫加入纳粹青年组织,教会学校中的十字架被被禁止悬挂,天主教家庭子女被强迫进入纳粹党批准的学校读书,数百名司铎因为批评纳粹政权被逮捕,纳粹宣传机构展开了对教会全面攻击污蔑,有鉴于此教宗比约十一世在1937年发布《忧心如焚》的通谕,谴责纳粹德国迫害举措,是对政教协定的粗暴破坏,尽管教宗谴责了纳粹党的迫害,不幸的是对与教会的伤害已经形成。

协议没能够改变德国信友的处境,相反的是协议误导了很多天主教徒去支持纳粹政权,极大地削弱了教廷的威信。使得很多人误解教廷与纳粹结成同盟。正如美国历史学家Fritz Stern所说:“希特勒有更多理由感到满意,政教协定是他第一份国际条约,为他在国内外赢得了广泛的赞誉,因为一个伟大的道德权威(教廷)对他承诺的信任。”[1]

历史正在今天的中国重演,请牢记教廷与纳粹德国的历史教训,不要再制造悲剧,不要再为独裁者背书,不要以爱及合一的名义去凌迟中国教会!(李若翰)

 


[1] Fritz Stern, Dreams and Delusions: The Drama of German History (New Haven: Yale University Press, 1999), 169.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国际社会立即干预圣地局势
24/11/2004
教宗:圣神降临,一个已和解并准备开始传家使命的团体。为亚马逊及卫生工作者祈祷
31/05/2020 15:12
在柬埔寨天主教徒带领圣女耶稣圣婴小德肋撒父母的圣髑进行朝圣
28/08/2019 15:52
米奥教区:成千上万名青年参加圣周朝圣(图)
16/04/2019 13:39
阿萨姆一穆斯林被「圣牛保护者」逼迫当众食猪肉
09/04/2019 12: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