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5/2020, 12.25
伊斯兰教-法国
發送給朋友

尼姆伊玛目:只需将以色列描绘成伊斯兰教“永恒的敌人”(第二部分)

作者 Hocine Drouiche*

Hocine Drouiche称赞阿以达成的《亚伯拉罕协议》。阿拉伯人和犹太人开展合作将是一个积极的贡献,它将为该地区人民带来无可争议的进步。但是几十年来,萨拉菲派伊斯兰为使伊斯兰教能够统治世界,发起了一场世界末日战争。西方不曾为开明的温和派伊斯兰教见证提供援助,后者更是遭到穆斯林世界的边缘化。法国阿尔及利亚裔伊玛目文章的第二部分。

 

尼姆(亚洲新闻)- 至少20年来,穆斯林文化并未向那些在学校和清真寺接受教育的青年和成年人灌输和平的概念。针对非穆斯林,尤其是犹太人的战争和仇恨充斥着伊斯兰教法律和神学著作。

叛逆者(kafir)、伪君子(monafiq)、叛教者(mortad)等都是这些充满彼​​此仇恨的教材中,令人印象深刻的主要词汇!

开明的伊斯兰教寻求和平、人道主义,以及兄弟情谊无法在不同的伊斯兰流派(Médrassah)中占得一席之地,因为这些大伊玛目秉着颂扬战争,征服一切非伊斯兰教事物的精神来书写文本。

改革者在世界各地遭到迫害,并被驱逐出祖国,其中包括Nasr Hamed Abou Zayd[1]、Taslima Nasreen[2]、Hassan Chalghoumi[3]、Zineb El Rhazoui[4]、Kamel Daoud [5] 等人。

蒙昧主义者总是把以色列描绘成伊斯兰和穆斯林永恒的敌人。阿拉伯人和犹太人开展合作将是一个积极的贡献,它将为该地区人民带来无可争议的进步。以色列的民主、科技、历史和人民的开放性是真正值得与邻国分享的财富,这些国家均拥有丰富的投资资本、石油、天然气,以及熟练且经验丰富的劳动力。

以色列总理称(飞往迪拜的)以色列航空成(El Al)承载了充满希望的和平。

此次勇敢的旅程是被播在阿联酋土地上的一粒希望之种,它将促使和平团体在阿拉伯国家诞生,发展,并在伊斯兰和激进民粹主义的面前屹立不动,而这种意识形态已经统治阿拉伯穆斯林世长达数十年。例如,土耳其领导人埃尔多安(Erdogan)的霸权和机会主义发展、激进和复仇心切的伊朗政权。

就我而言,我将一直竭尽全力与那些让我骨肉分离的罪犯进行斗争。事实上,按照我明确的承诺,我的儿子给我起了个绰号:“伊斯兰教的叛徒,法国的合作者,卖给了犹太人和犹太复国主义者。”

经过7年的教学,我被开除是因为我开了人文课,也因为我一直支持犹太人民,一直坚持纪念大屠杀的悲剧。
 

我在为位于法国南部尼姆的中心(“人类兄弟情谊”)寻求援助时,特别是Covid危机期间,多位穆斯林领袖回答说:“去找你的犹太朋友,或者将你的清真寺改建为大屠杀纪念中心。”他们认为,大屠杀只是一个谎言,是犹太人的一个发明!

这一切都是对我和我们清真寺信友的侮辱!

法国的世俗机构无法帮助宗教组织,大部分世俗公民对这些组织似乎并不慷慨。

至于那些伊斯兰主义者则继续从境外获得巨额资金。

他们的民粹主义言论,他们的复仇心切为自己带来了可观的投资,均来自那些有意维持该国紧张局势的国家。

一位在法国南部管理一座大型清真寺的穆斯林伊斯兰教伊玛目,利用他的职位和周五的讲道进行诽谤和侮辱,并于2016年表示,任何拒绝或反对我们(伊斯兰教)讲话的人都必须离开城市。

即使我和亲人面对威胁,我并没有屈服,也没有自暴自弃。

对我来说,改革必须由穆斯林内心而发,并由开明的、整合主义、改革派穆斯林来完成。让整合主义穆斯林自由发挥是给他们最好的礼物。

不幸的是,在发表见证人道主义讲话并为穆斯林世界的和平而努力时,人们必须做好心理准备遭受恐吓和威胁,妻离子散,被迫背井离乡并经历长期的抑郁期,时刻担心是否会被暗杀。

巴勒斯坦人的崇高事业一直受到某些阿拉伯政权,特别是伊斯兰主义者的打压,这么做是为了操纵年轻人,破坏那些寻求和平之人的稳定和声望,他们一直在为穆斯林与以色列人之间的和平努力。

许多穆斯林拒绝纳粹种族灭绝针对犹太人民那种否定、极端和不人道的立场。甚至禁止穆斯林前往耶路撒冷和以色列等地的圣地。

机会主义的极端伊斯兰教团体也面临深刻的分裂和分歧然而,对以色列的仇恨已成为促使东西方穆斯林团结一致的重要因素。尽管我们每天都遭受这些极端分子的威胁和威吓,危害我们、和平与人类兄弟情谊,我们仍希望继续努力反对禁忌,打破高墙并共同努力。我们希望建立一个更美好的世界,最重要的是在打造一种和平、信任人类并有信仰的伊斯兰教。

伊斯兰教的改革只能由穆斯林内心而发。我们衷心地感谢这些勇于提倡中东和平的领导人,如:谢赫-穆罕默德-本-扎耶德-阿勒纳哈扬(Mohammed bin Zayed Al Nahyan)殿下、穆罕默德·本·萨勒曼(Mohammed bin Salman)、教宗方济各、本杰明·内塔尼亚胡(Benjamin Netanyahu)、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贾里德·库什纳(Jareed Kouchner),还有那些勇敢奋战的秘密和平士兵。多年以来,他们一直在努力使穆斯林团结一致,后者长期被政治和报复心切的伊斯兰教所操纵这个流派为使伊斯兰教能够统治世界,一心只想发起一场世界末日战争。

我邀请所有善良的穆斯林和非穆斯林响应此次的和解运动。

(第二部分结束。第一部分请点击此处

*法国伊玛目会议副主席。巴黎大清真寺领导层的候选人

[1] 埃及作家和学者(1943-2010)。由于发表了《古兰经》诠释,他受到法特瓦的指控,并被迫逃往荷兰。

[2] 孟加拉作家。她出生于1962年,写了一些批评著作并抨击宗教打压女性尊严。她已受到死亡威胁,并在印度流亡。

[3] Drancy(圣丹尼斯)突尼斯裔伊玛目。他出生于1972年,在爆发伊斯兰教面纱争议期间,他支持法国禁止在公共场所佩戴面纱。他还与法国犹太组织有良好关系。

[4] 摩洛哥裔记者(1982-); 从2011年至2017年期间,她为《查理周刊》杂志(Charlie Hebdo)工作,撰写有关宗教和批评伊斯兰的文章。2015年1月7日,当编辑部12名成员遭到屠杀时,她正在摩洛哥过圣诞节。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教宗:为和平而进行的会面,缺乏爱是我们恶的根本原因
20/10/2020 19:00
尼姆伊玛目:我是穆斯林,为阿以和平鼓掌(第一部分)
14/10/2020 12:58
和平会议:呼吁拒绝战争并“选择生命”
20/10/2020 19:32
在“亚西西精神”中相遇与世界的怀疑态度
20/10/2020 16:08
阿勒颇宗座代牧:通谕《众位弟兄》讲述了叙利亚人民的苦难
13/10/2020 16: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