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4/2020, 12.58
伊斯兰教-法国
發送給朋友

尼姆伊玛目:我是穆斯林,为阿以和平鼓掌(第一部分)

作者 Hocine Drouiche*

阿尔及利亚驻法国伊玛目霍辛·杜洛伊奇认为,见证根据现代性进行重新诠释的伊斯兰教,现在是时候打破穆斯林与犹太人之间误解和猜疑的高墙。几十年来,阿拉伯民族主义和萨拉菲伊斯兰教操纵了大多数穆斯林信徒。包括巴勒斯坦人在内的中东所有人民的发展。生命危险。

尼姆(亚洲新闻)- 当我看到以色列航空公司(El Al)的飞机越过沙特阿拉伯上空,并安全地降落在阿联酋阿布扎比机场时,我忍不住哭了,这在几天前是根本不可想象的。

多年来,在布鲁塞尔、巴黎、图卢兹、罗马、华盛顿甚至特拉维夫,我们一直努力打破误解和猜疑的高墙,恢复信任,因为这对于实现以色利人与阿拉伯人之间公正持久的和平至关重要。

在所有的这些年中,这并非易事,相反地...

对我来说,每次当我在这些国家逗留之后并回到清真寺,我都以为我的最后一刻就要来了,那一天是我生命的最后一天,因为我们都被视为阿拉伯叛徒、合作主义者、犹太复国主义者,甚至是背道者。不仅仅只有萨拉夫主义者和穆斯林弟兄这样看待我们,那些数十年来受阿拉伯民族主义和古代伊斯兰教操纵的大部分穆斯林亦是如此,伊斯兰教采取了一切措施在全球范围内,将阿拉伯人和穆斯林与以色列人和犹太人区分开来。

尽管在欧洲建立了重要的穆斯林团体,但对他们而言几乎没有任何改变:他们仍然充满仇恨意识形态。自80年代欧洲开始建造清真寺以来,极端主义伊斯兰教就灌输了这种仇恨。

反犹太穆斯林极端主义者先后两次使我离职,甚至曾多次试图关闭我们的清真寺。

他们甚至称其为“以色列清真寺”,因为这是法国为数不多每年纪念大屠杀惨剧的清真寺之一,使伊斯兰恢复其富有人情味的一面。由于这种政治伊斯兰主义的机会主义计划一直将欧洲和阿拉伯穆斯林当作人质,并使伊斯兰失去了原来富有人情味的一面。

一位伊斯兰教伊玛目还颁布了禁止在我们清真寺内祈祷的法特瓦。当我去清真寺见他时,他甚至对我说:“犹太人和基督徒帮助我们的穆斯林信徒建造了你的清真寺。他们伤害了我们的团体!”。

伊斯兰主义者并没有忘记使用他们最危险的武器,将我称为叛教者,使法国穆斯林面前变得声名狼藉,并鼓励孩子的母亲与我离婚,但她永远都是我一生挚爱。

生命的敌人摧毁了阿拉伯人和犹太人的一切勇敢行动,他们一直在为和解与和平而努力。生命的敌人不希望实现和平,因为他人的仇恨和排斥事是贸易的基础,尤其是犹太人。

感谢谢赫-穆罕默德-本-扎耶德-阿勒纳哈扬(Mohammed bin Zayed Al Nahyan)殿下、穆罕默德·本·萨勒曼(Mohammed bin Salman)及本杰明·内塔尼亚胡(Benjamin Netanyahu)的聪明才智和勇气,这些善良的人克胜了极端主义者的仇恨学说,他们迟迟不愿放弃是为了继续操纵穆斯林。

自法国、巴塔克兰、巴黎发生恐怖袭击,图卢兹上演惨无人道的杀戮,布鲁塞尔和尼斯恐袭以来…极端主义机器利用诽谤、侮辱、对善良的穆斯林实施死亡威胁和恐吓,以此扑灭任何一丝和平的微光,这种伊斯兰教深陷仇恨与排斥,却仍在寻找更新与和平。阿拉伯国家将永远感谢这两位勇敢聪明的伟大领导人,他们主动承认以色列国与以色列人民是自然邻居。

谢赫-穆罕默德-本-扎耶德-阿勒纳哈扬殿下与穆罕默德·本·萨勒曼证实,与以色列实现和平的愿望永远不会在巴勒斯坦人的权利背后实现,并将支持和陪伴他们实现全球和平进程。

全球数百万阿拉伯人和穆斯林军支持这一诺言和关系正常化,即使有些人因害怕遭到伊斯兰主义者的暴力报复而不敢公开表现出来。

关系正常化所带来的经济发展将是和平的重要加速器。该地区的关系全面正常化将对这个敏感地区的所有人民大有裨益。这些国家的所有人民和进步主义者都希望实现正常化,而蒙昧主义和极端主义势力则表示拒绝。

日益增长的繁荣将是克服仇恨和消极情绪的第一个因素。我们将需要美国、俄罗斯,欧洲的坚定支持,以提供一个有利于所有人的积极环境。

*法国伊玛目会议副主席。巴黎大清真寺领导层的候选人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尼姆伊玛目:只需将以色列描绘成伊斯兰教“永恒的敌人”(第二部分)
15/10/2020 12: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