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01/2008, 00.00
朝鲜 – 日本
發送給朋友

帕特里·伯恩和杰拉德·哈蒙德:平壤的和平宗徒

作者 Pino Cazzaniga
两位与北朝鲜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传教士的故事。伯恩主教为我们献出了生命、哈蒙德神父已经往返三十次。他表示,“对我来说,那是一片圣地”

首尔(亚洲新闻)—在朝鲜半岛传教近五十年、往返北方三十次后,杰拉德·哈蒙德收到了修会长上的信。信中写到:“修会总会委员会希望你能继续这一使命……。修会认为,这一使命完全符合玛利诺会在这个国家最初开始传教时的精神”。这是一段六十多年前的故事。

       一九四五年八月十五日下午,日本东京,《朝日新闻》社都处在惶惶不安之中。日本天皇刚刚宣布战败投降,“要求民众承受一切无法承受的困难”。的确,局势动荡不安轰炸机呼啸在人们头顶,老百姓四散本逃、妇女更成为猎物。

为此,太需要有人出面发挥影响,使美军的占领有秩序进行。一名记者,想到了天主教会。他不是基督信徒,但却听说过信奉天主教的女儿讲过罗马教会。同事们建议他和主编一起去到主教座堂提出建议。本堂神父介绍了一名美国司铎,即在京都的玛利诺会传教士帕特里·伯恩神父。后来成为枢机的东京总主教,也表示赞同。

第二天,这名记者去见美国传教士,对他说,“神父,救救日本女人;劝美国兵守些本份吧”。伯恩神父立即起程赶赴东京,向美国驻军传达了这一要求。我们持有一份书面材料,令我们对其道义力量深感敬佩。《纽约时报》的记者用采访伯恩神父的报道,向美国展示了一个日本的真实面目。美军占领,在没有任何受害者的情况下顺利进行。

但是,伯恩神父的命运却并非如此。同年,日本投降。他调往东京重组修会工作。两年后,圣座任命他为宗座朝鲜事务调查研究员。一九四九年,南韩基本成形之际,他转道首尔,升为宗座大使并晋牧。一九五O年六月二十五日,金日成领导的军队向南方发动进攻占领首都。首尔主教正在罗马向教宗述职,为了不让教会处于没有牧人的情况,他在主教府定居下来,并在这里被捕。

正在经历死亡之旅的平壤曾经是玛利诺会在朝鲜半岛的省会,是伯恩主教于一九二三年至二九年期间亲手创立的。七十三岁高龄的他不顾年迈体弱,鼓励大家、与大家共同分享为数不多的食物。终于因肺炎而病倒了,临终前,他正在朝鲜半岛最北端,距离鸭绿江仅几公里。他告诉身边的同伴,“除铎职外,我一生中获得的最大恩惠就是和你们大家一起为基督受难”。

杰拉德·哈蒙德神父亲身见证了伯恩主教的事迹。当年,他是玛利诺会纽约会院的望会生。一九六O年晋铎后,被派往南朝鲜。布满了地雷的三八线和“两国”领导人之间的敌意,阻碍了通往北朝鲜的道路。

三十年来,他在春川教区做过本堂司铎和副主教。会院的六位老会士,全部是二十年前被北方驱逐的。他们告诉杰拉德神父,“我们的心在三八线的北部。你还年轻,要满怀着重新回到那里的信心活着。我们的根在那里”。

杰拉德神父不仅恪守了这一希望,还认真探索如何实现这一梦想。他凭借在韩国做玛利诺会长上十八年的经验,感到自己肩负着履行伯恩主教精神遗嘱的责任。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他的梦想开始实现。当时,玛利诺会首尔会院来了一位客人。他是国际天主教难民服务中心的北朝鲜事务协调员,还引见杰拉德神父认识了另外一个援助北朝鲜的团体成员。他们组成“代表团”,一年之内两度走访北朝鲜部分地区。为病人送药品和医疗器械,是他们行程的目的。

平壤政府将这一代表团视为非政府组织,其常务成员只有五至六名,其中包括了杰拉德神父和一名巴黎外方传教会会士两位天主教司铎。他们在北方停留的时间为十天到两周,作为政府的客人下塌在招待所。但绝大部分时间,都在首都以外。他们避免发表宗教性和政治性的言论,但两位司铎的身份是公开的。成员每天一起祈祷三次,每周享有宗教服务。一切都在众目睽睽之下,并得到尊重。

玛利诺会士已经三十次参加此类“志愿人员之旅”。很快,还将第三十一次起程。而杰拉德神父,已经是七十五岁高龄了!他说,“每次到北方时,我就象参加一次朝圣。对我来说,那是一片圣地。伯恩主教的献祭、我的前辈们的努力、现在人们所承受的苦难,使这片土地成了圣地”。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Covid疫苗接种被暂停直到2021年1月
18/11/2020 17:31
德里最高法院作出判决“联邦政府应资助各宗教的朝圣活动”
05/12/2006
佘山,朝圣第地仍然关闭;游乐园如其他旅游景点一样照常开放
12/04/2021 14:33
文在寅纪念两年前的平壤峰会。朝鲜保持沉默
19/09/2020 12:10
卡尔巴拉,在泪水和口罩中,什叶派庆祝阿舒拉节
31/08/2020 13: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