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15/2016, 17.10
梵蒂冈 – 亚洲
發送給朋友

德勒撒修女的封圣与教宗方济各的使命

作者 Bernardo Cervellera

加尔各答的圣人是慈悲圣年的标志,有效地推动人们积极致力于身心上的慈悲事业。人们用热烈的掌声欢迎教宗,但却并不理解他。对于德勒撒修女、对于教宗方济各来说,教会“不是非政府组织”。修女还是共同默想与行动的榜样、圣事与传教的榜样、在世界见证和努力的榜样,纠正了离经叛道的、封闭的没有身份的自由派

梵蒂冈城(亚洲新闻)—德勒撒修女封圣的消息是众人期待已久的,尽管已经预料到了日期,也就是她回归天乡的日子九月四日。或许应该进一步理解的是这次教宗方济各亲自主持封圣典礼的意义。

            教宗在讲话和文告中多次谈到了德勒撒修女。尽管在《慈悲面容》诏书中没有提到她,但毫无疑问汲取了这位身心慈悲事业见证的榜样。《慈悲面容》中几乎可以感到德勒撒修女的存在:“我们有没有在祈祷中将我们的弟兄姊妹交托于主。基督本人,亲临这些‘小子’的每一位身上。基督的身体,有形可见于受酷刑、受压迫、受鞭笞、忍饥受饿、流离失所者身上……,等待着我们的肯定、抚慰、关怀”。许多采访中,德勒撒修女谈到了她和她的修女们照顾临终者、被抛弃者的原因,她总是说“我们是为基督做的。我们接纳基督、清洗基督、照顾基督”。

            慈悲圣年期间德勒撒修女的封圣是为了让慈悲在社会中更加有效。迄今,教宗在慈悲年期间针对监狱犯人、穷人、难民的种种讲话文告和举动得到落实的并不多。在许多基督徒中,常常认为慈悲年是一个更新个人灵修的时刻,但并没有落实到可能影响社会的行动和举动上。只要看看欧洲世界怎样抵制从中东逃来的难民潮、逃离非洲饥饿和黑暗的人便一目了然。尽管各政治派系纷纷继续“赞赏”教宗的讲话、纷纷把自己标榜成接近世界良知灯塔的形象。

            德勒撒修女的封圣也是对另一种偏颇的纠正。继续大声赞扬这位教宗的和蔼、温和;向同性恋、离婚再婚开放……的大有人在。但是却从不深入地听从和反思教宗所说的一切。例如,谁真正聆听了教宗推动从受孕到自然死亡的人类生命?谁在捍卫男女组成的家庭时提到了教宗?谁会记得他多次指责那些针对家庭的意识形态阴谋?或者他为青年和老人的社会努力?……就像当年若望·保禄二世对欢呼喝彩的人群感慨的,“他们不懂、他们不懂”。人群不懂他所做的是为了让耶稣基督有形可见。

            教宗方济各也是,面对呼喊“方-济各、方-济-各!”的人群,他就说过,“你们应该喊:耶-稣、耶-稣”!

        德勒撒修女也遇到过同样的问题,当人们和政府只看到她的事业时,她就说“我们不是非政府组织。非政府组织为计划工作、我们为人工作”。是和耶稣基督一起的人、要看着他们眼睛的穷人、向兄弟一样接纳他们。

            德勒撒修女的封圣意味着教宗方济各计划中实践梵二大公会议的另一个方面。从大公会议闭幕后,教会的使命便缩减为保守派和进步派、传统派和自由派、圣事派和展现在世界上的一派。

            德勒撒修女和她的仁爱会团体始终将两个极点结合在了一起:圣事和世界的使命、默观和行动、圣化和效率。由此,世界的使命变成了把基督给我们的喜乐带给世界。

            值得一提的是教宗方济各在《福音的喜乐》通谕中以及即将出版的宗座劝谕中,将德勒撒修女和亚西西的圣方济各视为基督生活的榜样。

            教宗在第183段指出:“没有人能要求:将宗教信仰归类为个人生活的隐私,只存在于人的心灵密室,不影响社会和国家的生活,不关注民事机构的健全性,或没有权利对影响社会的事件提出意见。谁会要求:把亚西西的圣方济,或加尔各答的真福德肋撒修女,关在教堂里令他们缄口不言呢?他们自己都会认为这是无法接受的。真正的信仰从来都不是舒适的或完全个人的,总会牵涉深深的渴求要改变世界、传递价值,即使离世也要为世界留下比先前更美好的局面”。

            和圣方济各一起启发了这位教宗的圣人德勒撒修女,是福音喜乐的基本标志,她向世界宣报、用信仰和自己的努力改变世界:远离封闭在教义围墙之内害怕世界的基督信仰、远离对世界对话却忘记了宣讲宝藏的基督信仰。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