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 June 2016
AsiaNews.it Twitter AsiaNews.it Facebook
Geographic areas




  • > Africa
  • > Central Asia
  • > Europe
  • > Middle East
  • > Nord America
  • > North Asia
  • > South Asia
  • > South East Asia
  • > South West Asia
  • > Sud America
  • > East Asia

  • mediazioni e arbitrati, risoluzione alternativa delle controversie e servizi di mediazione e arbitrato


    » 07/07/2008, 00.00

    越南

    政府为佛教精神领袖和宗教自由英雄释玄光高僧的葬礼感到担忧

    Nguyen Van Tranh

    释玄光高僧是被河内政府宣布为非法的“越南统一佛教会”领导人。享年八十七岁的高僧,一生中的一半岁月是在狱中、流亡和软禁中度过的。他坚信,宗教自由是经济进步的基础

    河内(亚洲新闻)—被河内政府视为非法的“越南统一佛教会”最高领导人释玄光高僧的葬礼将于本周举行。政府官员指出,“越南统一佛教会”旨在利用葬礼达到“政治目的”。

           七月五日,“越南统一佛教会”精神领袖释玄光高僧于抱病数月后逝世,享年八十七岁。他一生中的一半岁月,是在狱中、流亡和软禁中度过的。领导“越南统一佛教会”十六年的时间里,他成为倍受尊敬的越南非暴力争取宗教自由及人权斗争的标志。

           释玄光高僧于一九二O年出生在越南南部平定省;十二岁削发剃度。抗击法国殖民主义战争以及越战期间,他积极投身佛教和平运动,参与各种国际性会议。

           越南统一后,政府试图铲除宗教之际,释玄光高僧多次被捕、被判刑。一九八一年,越南成立了统战部领导下的“越南佛教会”,旨在打击“越南统一佛教会”。

           鉴于高僧以及另一位宗教自由英雄释广度(现在也是他的继承人)的强烈抗议,他们不断遭到流放和隔离的厄运。大师曾经长期独自一人居住在广义省的广福寺内。九十年代,“国际大赦”组织将其列入良知犯人名单;联合国声明他是“独裁关押的受害者”。

           一九九二年,释玄光高僧被任命为“越南统一佛教会”领导人。政府的许多内部资料证实,当局掀起了一场抵制这一教会团体的运动,阻挠“释玄光及其同谋的违法邪恶行动……。在打击释玄光的斗争中,要不惜一切代价……铲除” “越南统一佛教会”的“左膀右臂”。

           这场运动导致几十名拒绝向越共屈服的佛教僧侣和信徒被捕。此外,“越南统一佛教会”得到了80%国内佛教徒的支持。得益于其在全国范围内建立起的团结互助和信息网络,佛教领导人的指示都及时地传播开来,甚至组织了几万人参加的、越南统一后发生的最大规模示威游行。与此同时,释玄光高僧在要求给予“越南统一佛教会”宗教自用的努力中,强烈抨击越南政府的经济失败将民众推向了无底的贫困深渊。

    今年五月为庆祝佛祖圣诞发表的文告中,释玄光高僧写道,“越南的经济发展有了改善。但同时,贫困的水平也加深了。不仅是贫富悬殊,还有政府官员之间的分裂。越南的政治制造了‘一个富裕的国家和贫困的人民’,违背了政府宣传的繁荣昌盛口号。……至于人的自由方面,我们一无所获——所有的权利和自由都遭到了剥夺。宗教团体无法自由活动,其结果,社会问题日益萧条、深化。将光明带给那些贫困和缺乏自由占上峰的地方是不可能的”。

    e-mail this to a friend Printable version










    另见



    Editor's choices

    中国 - 梵蒂冈
    梵蒂冈在马达钦事件上的沉默造成的混乱与争议

    Bernardo Cervellera

    部分人认为,马达钦主教盛赞爱国会、“罪己诏”仅仅是陷害他的“污泥”。也有人认为他“为了教区利益”甘愿忍辱负重。许多人质疑圣座的沉默:对文章内容保持沉默、对上海主教遭遇的迫害保持沉默。质疑梵蒂冈内部有人乐见马达钦事件,但是,出现了另外一个问题:本笃十六世的信(其中指爱国会与天主教教义无法调和)被取缔了吗?谁取缔的?面临走上一条没有真理、一味妥协道路的危险


    中国 - 梵蒂冈
    中国和梵蒂冈:马主教“变脸”激起难以置信和令人沮丧的反应

    Bernardo Cervellera

    辞去爱国会职务后,被软禁四年。马主教现在似乎要收回自己的立场、弘扬爱国会及其为中国教会发挥的作用。部分教友认为他是“被迫的”、有人认为他是“过分压力”的受害者、有人甚至指这一“屈服”是上海团体重获自由所要“付出的代价”,或许九月重新开放关了四年的修道院。梵蒂冈不太相信主教的这一声明。一名中国主教自问,圣座与中国的对话是否还有用、担心梵蒂冈内有人指使马达钦主教“自白”讨好中国政府


    AsiaNews IS ALSO A MONTHLY!

    AsiaNews monthly magazine (in Italian) is free.
     

    SUBSCRIBE NOW

    News feed

    Canale RSScanale RSS 

    Add to Google









     

    IRAN 2016 Banner

    2003 © All rights reserved - AsiaNews C.F. e P.Iva: 00889190153 - GL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