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12/2016, 17.34
梵蒂冈
發送給朋友

教宗指出慈悲传教士不能赦免非法主教

菲基凯拉总主教在列举慈悲传教士们可以赦免的“保留给宗座”的大罪中没有非法主教。这一问题涉及了“未经教宗批准的”中国非法主教以及勒菲弗团体的主教

梵蒂冈城(亚洲新闻)—慈悲传教士不能赦免被绝罚的主教,因为他们是未经教宗批准祝圣的或者主持了非法主教的祝圣仪式。圣座新福传委员会主席、负责协调慈悲圣年事务的里诺∙菲基凯拉总主教亲自交给每一名慈悲传教士的信中阐明了这一点。

文件是二月十日,即教宗派遣慈悲传教士的那一天签署的。但在前一晚已经交给了慈悲传教士们。信件写到,“教宗方济各将在整个圣年期间把保留给圣座的赦罪权柄交给了你。按照教宗的意愿,这一权柄只限于赦免以下罪过:

1.抛弃圣体或命取或保存圣体以作亵渎

2.对罗马教宗施以暴力

3.违犯第六诫罪

4.听告解司铎直接泄漏告解秘密

我肯定,你们都会很高兴地做天主慈悲的宣讲者、忠实地把天主慈悲带给人们,特别是在主持修和圣事时”。

按照《教会法典》规定,由宗座赎罪院具体执行的“保留给宗座的重罪”共有以下五项:“抛弃圣体或命取或保存圣体以作亵渎者”(1367);“对罗马教宗施以暴力者”(1370);“违犯第六诫罪”或者“圣职人员违反977条的规定者”(1378);“主教无教宗任命祝圣别人为主教,及被其祝圣为主教者”(1382);“听告解司铎直接泄漏告解秘密者”(1388);企图授予妇女圣秩(二OO七年圣座信理部法令)。教宗本笃十六世还补充了,即“违反选举教宗的秘密枢机主教会议严守秘密的规则”。

      教宗宣布后,中国和基督信仰世界的观察家们便假设,可能通过慈悲传教士修复中国和勒菲弗团体的主教们。

  现在,对于所有罪人,即凡是犯下以上重罪中任何一条的人,按照《教会法典》规定,只要不悔过,罪罚继续保留。正如一九八四年出版的主教会议后宗座劝谕《和好与忏悔》中指出的,“对忏悔者而言,忏悔的最基本行为是悔悟。即明确而果断地弃绝所犯的罪恶、永不再犯”。

      法学专家们在讨论慈悲传教士们可以宽恕的“罪”和仍由圣座掌握的权柄之间的区别。

      尽管非法主教被赦免了,仍然无法恢复其信徒牧者的身份。

            迄今,圣座要求,如果这些被绝罚的主教希望复职就要致函教宗,说明自己的情况、承认其本人应对此承担责任——如果是真的、要求宽恕。这种十分简单的方式主要用于那些参与了非法祝圣的主教们(有时是警方强迫的)。诚然,宽恕是给那些承诺“不再重犯此类罪行”,即不再参与其它非法祝圣的主教的。一些牧人认为,事情到此为此。另一些人尽管复职了,仍屡犯不止,参与了多次非法主教祝圣。从罗马获得宽恕后,圣座要求主教们做出公开行动,在教友面前请求宽恕,以纠正在普通教友中造成的丑闻。

            问题是,之后如果这位主教继续参与爱国会所造成的丑闻怎样才能纠正。爱国会的章程是建立独立于教宗的教会。(FP)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