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01/2017, 18.40
梵蒂冈
發送給朋友

教宗指四旬期是“从奴役到自由”、“从死亡到生命”的道路

教宗主持圣灰礼仪,指出四旬期是“恩宠的时刻”,使人们牢记造物主的“气息”;使我们摆脱自私主义窒息的时刻;自问“如果天主给我们关上了门我们会怎样?”的时刻

罗马(亚洲新闻)—四旬期是“从奴役到自由、从痛苦到喜乐、从死亡到生命的道路”;不是“在我们周围的邪恶面前撕破衣服的时候,而应该在我们的生活中为一切我们所能作的美好事物开辟空间,剥离一切使我们孤立、封闭和瘫痪的东西”。今年,教宗一如既往地在罗马圣撒比娜大殿主持了标志着四旬期开始的传统圣灰礼仪,告诫人们牢记人是尘土。但是今天,教宗指出,“尘土在天主那双充满爱的手中,祂在我们每个人的头上吹拂了祂生命的圣神”。

            按照惯例,教宗于下午先从罗马阿文蒂诺丘陵上的圣安瑟姆堂开始祈祷,然后痛悔游行至不远处历史悠久的圣撒比娜大殿主持弥撒圣祭和圣灰礼仪。为教宗方济各傅圣灰的是圣撒比娜大殿领衔枢机,前圣座万民福音传播部部长托姆科枢机(见照片)。

            教宗讲话指出,四旬期是“恩宠的时刻”,使人们牢记造物主的“气息”;是使我们摆脱自私主义窒息的时刻;向冷漠、虚伪造成的污染说不;自问“如果天主给我们关上了门我们会怎样”?

            教宗表示,“四旬期是一条大路:引领我们走向慈悲的胜利,战胜一切试图粉碎我们或者把我们缩减成不符合天主儿女尊严的东西。四旬期是从奴役到自由、从痛苦到喜乐、从死亡到生命的道路。我们开启步伐的圣灰的举动,使我们牢记我们最初的情形:我们是从土里取来的、我们是用尘土做的。是的,但是在天主那双充满爱的手中的尘土,祂在我们每个人的头上吹拂了祂生命圣神的气息,并愿意继续这样做;要继续给我们那生命的气息,从其它类型的气息中挽救我们:我们的自私主义造成的令人窒息的窒息、狭隘的野心和沉默的冷漠造成的令人窒息的窒息;遏制精神、看不到前景、令心脏跳动瘫痪的窒息。天主的生命的气息从这种熄灭我们信仰、冷却我们爱德、铲除我们希望的窒息中挽救了我们。生活在四旬期是向往这一生命的气息,这生命的气息是我们的天父在我们历史的泥泞中不停地赐予我们的”。

            “天主的生命的气息使我们摆脱了窒息,我们常常对此毫无意识,甚至习惯了将其‘正常化’,尽管其结果是可以感受到的。我们似乎感到正常,因为我们习惯了呼吸这种没什么希望的空气、伤心的空气、绝望的空气、恐慌和敌意的沉闷空气”。

            “四旬期是说不的时刻。向精神的窒息说不,这种窒息是冷漠、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导致的污染造成的;每一种使生活庸俗化,特别是那些身上带有许多肤浅重负的人。四旬期意味着向有毒的污染说不,这些有毒污染包括了毫无意义的、空洞的话;草率而粗暴的批评、没有触及人类问题复杂性的简单分析,特别是最痛苦的人们所面临的问题。四旬期是说不的时刻,向让人良心平静的祈祷的、让我们满意的施舍、让我们感到万事大吉的守斋的窒息说不。四旬期是向来自内心深处的窒息说不的时刻,这种窒息排斥、想到天主面前但却要躲过在许多基督的兄弟姐妹的伤口上展示的基督的伤口:将信仰缩减成隔离和排斥文化的信仰”。

            “四旬期是记忆的时刻、是想和自问的时刻:如果天主给我们关上了门我们会怎样?如果没有天主那永远也不会厌倦宽恕我们、总是给我们重新开始机会的慈悲,我们会怎么样?四旬期是扪心自问的时刻:没有许多默默无闻者用各种方式向我们伸出手、用十分具体的行动重新给了我们希望、让我们重新开始的人们的帮助,我们会何去何从”?

        “四旬期是重新呼吸的时刻、是向这唯一有能力将我们的尘土变成人的天主的气息敞开心扉的时刻。不是在我们周围的邪恶面前撕破衣服的时候,而应该在我们的生活中为一切我们所能作的美好事物开辟空间,剥离一切使我们孤立、封闭和瘫痪的东西。四旬期是怜悯的时刻,和圣咏作者一起说‘求你使我重获你救恩的喜乐,求你以慷慨的精神来扶持我’,直到我们用我们的生活赞美你(参见咏51,14)。我们尘土因着你生命气息的力量变成了‘爱的尘土’”。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教宗指出教会与社会都应关注老人
09/02/2005
「改造棚户区」,拯救妇女儿童:瓦拉纳西一非政府组织的项目
03/07/2019 17:04
阿拉伯半岛宗座代牧表示四旬期是朝圣教会为受迫害的基督徒祈祷
24/03/2017 17:36
尤素福神父表示:四旬期是支持摩苏尔难民的特别时刻
13/03/2017 16:43
四旬期是满足中国人对天主渴望的时刻
08/03/2017 18: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