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19/2018, 17.40
梵蒂冈
發送給朋友

教宗:从“原本一向如此”的有毒逻辑里走出去

世界主教会议会前会议于今天上午在罗马开幕,三百多名来自世界各地的年轻人汇聚于此,他们中有天主教徒和其他宗教教徒、也有非信徒。预备“一届不仅是‘关于’和‘为了’青年、而且是‘属于’和‘协同’青年”的主教会议。教宗说“太多时候我们谈论年轻人而不征询他们”。教宗的一本访谈录也谈到这些观点:“为了理解一个年轻人,如今必须在运动中理解,你不能裹足不前,假装在他的波长范围内。”

梵蒂冈(亚洲新闻)— 我们必须寻找新的道路,摆脱“一向如此”的逻辑,因这“是一种毒素”,让人“灵魂沉睡”而“不思进取”。“从‘原本一向如此’的逻辑里走出去,有创造性地留在真正基督教传统的基础上,传统,但有创造性”。教宗方济各在今天上午于罗马开幕的世界主教会议会前会议(pre-sinodale)上,以这些话阐释了将主教会议的主题选择献给青年的主旨之一。世界主教会议将于今年十月举行。

今天开幕的这次会议将持续到3月24日,三百多名来自世界各地的年轻人汇聚罗马,他们中有天主教徒也有非信徒,正如世界主教会议秘书处的秘书长洛伦佐·巴尔迪塞里(Lorenzo Baldisseri)枢机所说,在预备主教会议的过程中,他们一起走向“一届不仅是‘关于’和‘为了’青年、而且是‘属于’和‘协同’青年的主教会议”。

教宗方济各说:“太多时候我们谈论年轻人而不征询他们。即使是对青年世界的最佳分析,尽管有用,也不能代替面对面会谈的必要。”“必须认真对待年轻人!在我看来,我们被一种文化包围,一方面把青春偶像化,不想让它流走,另一方面却又排除很多年轻人成为主角。青年们经常被公众生活边缘化,你们发现自己要乞求一份并不能保证未来的职业。太多时候你们被抛下独自面对。”

“在教会里不能这样”。“下一届主教会议也是对全教会发出的号召,号召教会重新发现新的青春活力”。大会秘书处曾在网上发出调查问卷,在收到的电子邮件中,一些青年呼吁成年人帮助他们做出重要选择,一位女孩写道,青年世界正在崩溃。“我不知道青年世界是否还会走下坡路,我不知道。但我觉得这个女孩的呼唤是真诚的,需要关注。你们应该来回答这个女孩,跟这个女孩对话。她是你们中的一员,需要看到这个扇向我们的‘巴掌’会把我们带向何处。在教会里,我们也必须学习新的存在和亲近的方式。这非常重要。”

“亲爱的青年们,教会的心是年轻的,因为福音就像一个不断自我更新的命脉。我们应该温顺地与这种生命力合作。你们中的所有人也可以与这种生命力合作:不管你是天主教徒,还是其他宗教,或者什么信徒也不是。我们请你们一起与这个生命力合作,给予生命。我们也要在这次会议的旅程中做到这一点,思考世界各地年轻人的现实。我们需要重新获得信仰的热情和寻找的乐趣。我们需要在天主里重新找到力量,从失败中站起来,向前迈进,增强对未来的信心。我们需要敢于走新路。不要害怕:即使涉及风险,也敢冒新风险。不冒险的男女并不会成熟。选择不冒险的机构将永远是一个孩子,不会成长。你们要敢于冒险,以谨慎和建议为伴,但请继续向前。不冒险的话,你知道一个年轻人会发生什么吗?衰老!在二十岁就退休了!年轻人会衰老,教会也会衰老。我很痛心地说,有多少次我看到一些基督教团体,也有年轻人,但却是衰老的。他们因为害怕而变老。害怕什么?怕走出去,走向生命存在的边缘,走向影响未来的地方。谨慎是一回事,这是美德,然而恐惧是另一回事。我们需要你们青年人,你们是建造一个有着年轻面孔的教会之活生生的石头,年轻却不矫饰的脸,正如我所说:不是人为地返老还童,而是从内心复兴。是你们挑战我们从‘一向如此’的逻辑里走出去。拜托,那种逻辑是一种毒素,甜美的毒药,让人灵魂沉睡,如同麻醉,不思进取。从‘原本一向如此’的逻辑里走出去,有创造性地留在真正基督教传统的基础上,传统,但有创造性。我建议基督徒们阅读圣经中的宗徒大事录:看这些人的创造力。宗徒们前行的创造力,如果将之翻译成今天的意思,它会吓倒我们!你们要创造一种新的文化,但要小心:这种文化不能是‘无本之木’。向前一步,但要回望根本!不是说要回到根源,这样就又埋头不前了:你们要向前迈步,但始终与根同在。而根本——请原谅我,这一点,是我的心声——是老人,是好老人。根就是祖父母。根是那些过了一生的人,现今这种抛弃文化丢弃了他们,他们没用了,就他们丢开。然而老人有魅力留住根源。请你们要与老人谈话。”

这些天本次大会讨论的结果将形成一份主题文件,该文件将于下周日,也就是圣枝主日和第三十三届世界青年日之际,呈交给教宗,并将汇集在世界主教会议第十五届常规会议的工作文件中。

教宗对青年问题的思考也包含在一本新书中,即教宗与多默·莱奥齐尼(Thomas Leoncini)的采访对话录,近日意大利一些报纸、以及梵蒂冈电台都发表了对这本书的推介。书中写道:“为了理解一个年轻人,如今必须在运动中理解,你不能裹足不前,假装在他的波长范围内。如果我们想和一个年轻人谈谈,我们必须是‘流动的’,然后他会慢下来听我们,是他决定去做。而当他放慢时,另一个动作就会开始:这个过程,年轻人开始放慢让自己被听取,老人们会加速以便找到相遇点。双方都努力:年轻人慢点儿下来,而老人变得快一点儿。这可能标志着进步。(……)大人们经常把年轻人连根拔起,隔离他们的根源,而不是帮助他们成为社会福祉的先知,大人们使青年成为孤儿,弃儿。今天的年轻人们正生长在一个被斩断了根本的社会中。”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