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10/2018, 23.36
梵蒂冈
發送給朋友

教宗:司铎不应“谴责”或“挑剔”忏悔者

教宗方济各今天接见了来自五大洲的550多名慈悲传教士,并一道举行了弥撒。慈悲将人从罪中解放出来,恢复其尊严,并“注入了确信,天主之爱将战胜任何形式的孤独和放弃”。

梵蒂冈(亚洲新闻)— 慈悲将人从罪中解放出来,恢复其尊严,并“注入了确信,天主之爱将战胜任何形式的孤独和放弃”。司铎是“天主的合作者”,在给与慈悲时不应“谴责”或“挑剔”忏悔者,而应鼓励他“用新的眼光”,以信任和承诺展望未来,意识到天主“永不会放弃任何人:祂的爱永远在那里,亲近,比任何放弃都更伟大、更忠实”。

教宗方济各今天早上接见了来自五大洲的550多名慈悲传教士(Missionari della Misericordia),慈悲的“服务”是教宗接见讲话的中心,他随后在圣伯多禄大殿主持了弥撒圣祭。

慈悲传教士是在慈悲特殊禧年创建的团体,教宗方济各首先提醒他们是“天主的合作者”,藉着“耶稣基督的名”,承载祂的讯息“与天主重修和平。我们的使命是寻求和接受天父的宽恕。正如我们所看到的,天主需要将祂的宽恕和怜悯带入这个世界的人”。而“这个责任放在我们手中,需要我们以一种与我们接受的使命相一致的生活方式去践行”。

其次,记住,我们都是罪人,我们必须从一个“定点开始:天主待我以慈悲。这是成为天主合作者的关键。经历了慈悲,从而转化为慈悲的代言人。总之,慈悲的代言人不应自觉高人一等,不应像法官一样去对待有罪过的兄弟们”。真正的慈悲传教士知道“天主拣选了我;天主信任我;尽管我是一个罪人,天主还是把祂的信任给了我,召叫我做祂的合作者,让祂的慈悲更为真实、有效、实际可见”。

然后,传教士知道,“修和不是出自我们个人计划,也不是我们努力的成果,虽然时常会这样认为。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们会陷入那种往往会高估人和其计划的新柏拉纠主义(neo-pelagianesimo),忘记了救主是天主而不是我们。我们必须一贯重申,特别是关于修和圣事,第一个主动始终是天主;这是祂以大爱行动在我们之前”。因此,“当一个忏悔者接近我们时,我们要认识到,在我们面前的是在忏悔者身上已经发生了天主的大爱,这是爱的成果,祂的恩典已经打开了这个人的心,使它可以转变,这样的认识极为重要,也很让人宽慰”。所以,“没有必要让那些已经认识到他们的罪并知道他们错了的人感到羞愧;没有必要反复询问,天父的恩典已经介入了,不应侵犯人与天主关系的神圣空间”。

第二步是,“我们的任务不是枉费天主恩典的行动,而是支持它并让它实现成果。不幸的是,有时候可能会发生这样的情况:司铎的行为不是让忏悔者感到亲近,反而让他疏远了。例如,为了捍卫福音理想的完整性,我们忽视了一个人每天都在取得的进步”。

慈悲“需要倾听,然后才能指导和解罪人的步伐。天主将我们从恐惧、痛苦、羞耻、暴力中解放出来。宽恕真是一种解脱的方式,恢复了快乐和生活的意义”。

“天主之爱召叫我们来接近忏悔者,给予他们相信和希望的力量。无论如何,一切都可以重新开始,因为天主每次都会用手推动我们向前。慈悲牵着我们的手,注入了确信,天主之爱将战胜任何形式的孤独和放弃。慈悲传教士被召叫来作为这种经历的译者和见证,融入一个欢迎每个人不加区别的团体,帮助任何有需要和处于困难中的人,以共融作为生活的源泉。”

随后教宗方济各与传教士们一起庆祝了弥撒,在讲道中,方济各评论了若望福音(3.7b-15)中的一段话,耶稣告诉尼苛德摩,「我實實在在告訴你:你們應該由上而生。風隨意向那裡吹,你聽到風的響聲,卻不知道風從那裡來,往那裡去:凡由聖神而生的就是這樣。」教宗指出,这段话揭示了“两个不可分离的方面:个人重生和团体生活”。这就是慈悲传教士服务的方向。

“福音提醒那些受圣召见证基督复活的人,必须本人亲自,‘由上而生’。”“这意味着在我们的生活中真正地将天父、耶稣和圣神置于首要地位。注意:这不是成为附身的司铎,就好像它们是一些特殊魅力的守护者。不是的。通常的神父,简单的,温和的,平衡的,但能够让自己不断地被圣神再生的,温顺的实力,在内部自由,自己首先,因为是被圣神按祂所欲由‘风’来吹动(参若望福音3,8)”。

慈悲传教士也要能在世界的旷野里高举基督的十字架。上主鲜活的临在不仅缔造共融,也成了富有感染力的生活风格,向外扩展;换言之,上主的临在创造出一种吸引力,透过传扬喜讯的不同形式触及所有人。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