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10/2020, 05.00
梵蒂冈
發送給朋友

教宗:寂静虚空的圣伯多禄广场的十字架苦路

今年的默想由与惩教系统有关的14位人士撰写,尤其是来自帕多瓦的Due Palazzi监狱。十字架由监狱人员以及梵蒂冈健康和卫生局的医生和工作人员轮流抬起。教宗并没有发表讲道,但是在圣马塞洛的耶稣苦像十字架之前静默。

梵蒂冈城(亚洲新闻)– 在新型冠状病毒棋行之际,十字架苦路(Via Crucis)没有跟随从1960年代以来那样围绕罗马竞技场的传统举行,而是改在圣伯多禄广场和圣伯多禄大殿的前院进行。

晚上9点,复音合唱团和朗诵默想的读经者的声音,打破了广阔空间的寂静,向世界广播。广场上的空虚提醒大众、意大利和世界各地的所有人都被隔离在家里,以防止传播COVID-19病毒散播。此时让囚犯作证的决定似乎传达了一个适当的讯息。

今年,根据教宗方济各的提议,默想由十四名与惩教系统有关的人,特别是帕多瓦的Due Palazzi监狱,在神师马尔谷.波萨神父(Marco Pozza)和志愿者塔蒂亚娜·马里奥(Tatiana Mario)的指导下撰写。

关于第一处基督谴责,默想的内容是由一名被判无期徒刑的囚犯撰写的;而另一篇有关耶稣与祂母亲相遇的文章,由另一名囚犯的母亲撰写的。经过十年的法律程序,一名神父被指控犯罪但后来被判无罪释放(可能是恋童癖),他撰写了关于被钉十字架的默想;而有关耶稣被埋葬的默想文章则来自一名监狱看守员,他也是终身执事。所有的默想都集中在邪恶的痛苦上,也集中在监禁黑暗中遇到的意想不到的希望标记。

在空无一人的圣伯多禄广场中,十字架苦路沿途,在地面上以火炬作为标志,在广场中间开始,围绕方尖碑,然后指向摆放圣马塞洛耶稣苦像的十字架的平台,再向着大殿。教宗和他的礼节师站在前院。

十字架由Due Palazzi监狱的成员以及梵蒂冈健康和卫生局的医生和工作人员轮流抬着十字架。今天较早时候,教宗方济各将医生和护士描述为今天的「被钉死十字架」的人。在最近几周中,教宗几次谈到他们为感染新型冠状病毒患者的服务,以及他们所承担的致命风险。

在第十二处耶稣死亡,游行队伍停在圣马塞洛的耶稣受难十字架前,这是黑暗夜晚唯一的亮光,所有人在祈祷中保持肃立。

在第十四处结束时,教宗降福大众,保持沉默。此时,合唱团咏唱了传统的十字架赞歌《Crux fidelis》,这使人回想起十字圣木的丰盛。

教宗方济各在静默中没有讲道,他回到了大殿。在空无一人的广场上,圣马塞洛的耶稣苦像继续矗立在广场。在过去的几周中,教宗经常援引它以拯救世界免于疫情大流行。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陈枢机:中秋囚犯没有月饼;惩教署称该行动带「政治」色彩
10/09/2020 13:00
美伊两国交换囚犯,德黑兰释放了一名海军退伍军人
05/06/2020 11:06
喀布尔:准备释放2000名塔利班民兵
25/05/2020 10:35
雅加达释放18000名囚犯,防止疫情在狱中扩散
04/04/2020 08:39
伊朗:为庆新年,哈梅内伊准备释放1万名囚犯,其中包括政治犯
19/03/2020 12: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