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31/2020, 03.34
梵蒂冈
發送給朋友

教宗:犯罪意识的丧失是我们时代的罪恶

慢慢地,人们开始认为「一切都被允许」。「愿主赐给我们恩宠,总是向我们派遣先知;这可能是邻人、儿子、妈妈、爸爸等,当我们进入一切似乎都允许的状态时,会责备喝止我们。」

梵蒂冈城(亚洲新闻)–教宗方济各今天上午在圣玛尔大之家举行的弥撒中,度过了欢乐时光,他从《撒慕尔纪下》的章节中得到了灵感,着眼于将犯罪意识丧失为我们时代的邪恶之一,如《撒慕尔纪下》记述「圣王达味」所作的恶事,他忘记了自己是天主所拣选,因为他习惯了舒适的生活。

达味就像今天的许多人一样,看起来很不错,「每个主日去弥撒,说自己是基督徒」,却失去了「罪恶意识」,这是我们时代的罪恶之一,正如比约十二世所说的那样。

如今,一切都被允许了,提供了一种「精神氛围」来忏悔,这也许要归功于某人的斥责或生命中的一记「耳光」。

教宗方济各说,达味與巴特舍巴通姦後,殺了她的丈夫烏黎雅后,「继续了他平常而安静的生活」,他的「心不动摇」。

「可是伟大又圣洁的达味,做了那么多良善之事,与天主如此团结,会做这些事吗?这不是一蹴而就的。伟大达味慢慢地,缓慢地了漂移。」

「有短暂的罪过:愤怒的罪恶,是我无法控制的侮辱。然而,有些罪恶会随着世俗的精神而缓慢地向其漂移。正是世界精神引导人们去做一些正常的事情。谋杀」等等。

教宗说,慢慢地,罪恶会利用他们的安慰慢慢地占有一些人。「我们都是罪人,但有时我们会突然犯罪。我生气、侮辱,然后我后悔。」

有时,相反,「我们让自己走向一种……似乎正常的生活状态」:例如,像「不付佣人应付的薪酬」而以为正常的现象,或只支付农民一半工钱等。」

「看来好人这样做,主日去弥撒,说他们是基督徒。但是,为何他们会这么做?那其他罪呢?我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你们已陷入一种丧失犯罪意识的状态。这是我们时代的邪恶之一。教宗比约十二世将其描述为对犯罪的意识丧失。「我们可以做任何事情....并最终花费一生的时间来解决问题。」

教宗再次说,这不是古老的东西。他援引最近在阿根廷的一例,他说,年轻的榄球运动员在小镇过夜后杀死了队友,例如「一群狼」。

这就提出了关于年轻人的教育,是社会问题。需要停止「多次,从生命中一记耳光」,以停止缓慢的向罪恶漂移。有人喜欢纳堂先知,天主将他送给达味,让他明白自己的错误。

教宗方济各说:「让我们考虑一下生活的精神氛围吗?」「我要小心吗?我是否总是需要有人告诉我真理?我不懂吗?听取朋友,我的告解神父、丈夫、妻子、孩子的责备,是否对我有所帮助?」

「看看达味的故事,圣王的故事,让我们问问自己:如果圣人能像那样跌倒,那么兄弟姊妹们,这也可能发生在我们身上。让我们也自问:我生活在什么气氛中?」

「愿主赐给我们恩宠,总能派遣先知给我们;可能是邻居、儿子、妈妈、爸爸,当我们漂流到一切都看似允许的状态时,会给我们打耳光。」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