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22/2020, 17.30
印度
發送給朋友

新冠病毒将在印度制造新型贫困

作者 Frederick D’Souza

有约2500万农民工纷纷离开城市,重返家园,但农村的工作无法满足这么多人的需求。全球疫情或将产生3.54亿新穷人。教会必须努力组织各个层次的人们,以便他们可以有效地参与到影响他人生活的决策过程中。

新德里(亚洲新闻)- 印度明爱前主任暨经济学家德苏扎神父认为,农业将无法满足数百万人的需求,他们因新冠疫情离开城市,重返农村。除经济问题外,全球疫情还将记忆不家具社会歧视。从这个意义上讲,这场危机是变相在印度建立平等社会的机会。以下是对德苏扎(D'Souza)神父的有关分析。

近年来,我们的城市居民得以享用道路、立交桥、体育馆和地铁等众多事物。我们每天早上醒来,就有人将牛奶、报纸、蔬菜等东西送到我们的家门口。这些「城市建设者」就是为我们建造豪华公寓与医院,为我们的孩子建造学校的人,他们都是些移民工人。近日,我们在照片中看到成千上万的人带着仅有的行李和孩子重返家乡;有时,还有老人和病患。有些人甚至无法顺利到家,因为他们在途中被车辆或火车撞倒致死;也有人因酷热和力竭而去世。

有约2500万移民工人重返农村地区,其中大部分来自北方邦、比哈尔邦、中央邦、西孟加拉邦、恰蒂斯加尔邦、贾坎德邦和奥里萨邦的64个地区。人们忘记了,是诸如失业和就业不足等的重要「因素」促使他们向城市迁移。而他们亲手建造的城市却将其拒之千里之外,现在的他们有着深深的不安全感。

这些民工当然能靠在城市里所赚的钱养家糊口,负担子女的教育,照顾并帮助自己年迈的父母,修缮老家的房子,为女儿备足嫁妆。农村地区工人的基本年收入为41000卢比(481欧元);城市的则是9.8万(1150欧元)。显然,在全球疫情爆发前,「吸引因素」还是相当大的,因为大多数投资和基础设施建设主要集中在城市地区,因此可以提供更好的就业机会。

70%的印度人口生活在村里。大量人口重返农村地区进一步给经济造成压力,且本来就已出现就业不足和失业现象。多年来,对农业的投资也有所减少。此外,诸如非货币化、从农业逐步过渡到制造业等政策需要时间来落实贯彻。

因此,农业经济很难满足所有重返农村人员的需求,并或造成新贫困。据估计,印度71%的劳动力投入在农村地区:不难想象,这数百万的城市失业者将引起怎样的问题。由于城外地区的经济主要以农业为主,且种类单一,导致根本无法吸收新的工人。尽管农村地区也存在制造和建筑项目,但规模很小,无法吸收移民。

尽管我们都一致认为该国将出现新贫困,但问题却在于新贫困人口的数量,并如何计算。国际劳工组织(ILO)于4月份指出,由于新冠疫情的缘故,约有4亿印度工人或处于贫困中。他们都是靠每日工资在城市和半城市化地区生存的人。对于其中一些人来说,失业可能是永久性的,因为雇佣他们的项目将不会被重新启动。

在城市地区,能够拥有充足的流水资金异常重要,因为这直接影响到生存问题。但贫穷在小城市或农村地区就显而易见了。印度全国抽样调查组织的一份报道显示,随着新冠病毒疫情的流行,印度起码增加3.54亿新贫困人口,与之而来的不平等发展。

新贫困所带来的后果将是多种多样的。这会对新穷人的教育和健康产生严重影响。在城市学习的儿童被带回乡村,他们的父母将尝试让他们进入农村郊区的学校。居住在城市的移民,已经习惯了「相对」更好的医疗设施,现在不得不重新面对农村地区贫困的条件。

失业率上升意味着,农村地区会有越来越多的人寻求私人的贷款,以满足他们在社会和经济方面的需求。可以预见的是,暴力和小规模犯罪会随之增加。我们可以想象,许多与土地或与家庭有关的问题将涌现出来,例如家庭暴力,对妇女和儿童的暴力,以及人口贩卖,都可能增加。

至少在初期,人们还会担心移民是冠状病毒的携带者。这种社会「标记」将加重现存的歧视,例如种姓制度。有报道称,人们被怀疑并被拒绝这些人进入村庄,当然也不会有工作机会。

印度政府宣布了许多消除贫困的计划,并将在食品分配上花费350亿卢比(4.11亿欧元),这是非常受欢迎的举动。移民工人应进行注册,以获得利用各种计划和最低工资的机会。银行会直接转账给农民。尽管所有这些行动本身都很棒,但是我们必须看看它们会对接收者产生什么具体影响。

教会一直都拥有服务的号召。在疫情和封锁期间,印度的天主教会以前所未有的努力帮助了数百万人。从开设用于治疗疾病和检疫的医院,到向移民和有需要的家庭分发食品,及生存工具包,教会都尽到了自己的本分。从堂区到全国,所有天主教徒都愿意提供帮助。但是最坏的时刻还没有到来。我们面临两个问题:一、尽快克服疫情;二、致力于经济复苏。教会在这两个方面都应发挥作用。

在我撰写本文时,我听说成千上万的移民工人已经抵达旁遮普。与哈里亚纳邦一样,这个位于印度西北部的联邦是谷仓和主要的全国大米生产地。移民是这两个地区粮食生产的支柱。好消息是这次人们将找到更好的工作条件。他们大多从比哈尔省乘公共汽车来的,并且这里的工资也翻了一番:每公顷播种费用为4000-4200卢比(47-49欧元)。

换句话说,移民劳工最终将区寻找类似工作,因为村庄中的劳动力大多过剩。「推动力」和「吸引力因素」都将以不同的方式起作用,但一定会有。因此,教会可以通过组织人民,提高人民的意识,创造更好和更公平的工资机会来发挥作用。该国的求职需要受到监管。提升各级责任,促进获得资源和权利应是教会发挥的独特作用。

在农村和城市地区创造生计方式,至关重要。不论是自谋职业还是每日非法收入,穷人都需要找到工作。金钱最终赋予他们购买力。换句话说,我们必须为技能发展留出空间,组织培训课程并保证信贷额度,以创造替代方案。应当根据公平和适当分配资源的原则,根据新的条款和条件重新生成这些内容。Covid-19之前发生的事情与正常情况相去甚远:不公正和压迫被认为是正常的,或者起码让他们感觉像是正常的。疫情是变相创建平等社会的机会。教会应该认真对待社会训导,并继续努力。

农业在印度经济中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占印度国内生产总值的17%。教会提倡可持续农业,这本身就是一件好事,但苦于没有设施可以帮助生产者解决生产后的问题,例如存储,价格控制以及与消费者的关系。

控制供应链和供应价格是当务之急。这些措施将鼓励在农村地区吸收更多的工作,并尽量减少乡村中的「排斥因素」。刚返回家园的移民掌握着重要的技能,这些技能必须随着时间的推移而保持。

教会必须努力组织各个层次的人们,以便他们可以有效地参与到影响他人生活的决策过程中。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