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1/2019, 09.09
中国-维吾尔
發送給朋友

新疆:维吾尔「教培中心」发生的强奸、虐待和绝育等事件

一位前囚犯的控诉:「尖叫声、哀求声和哭声仍在我脑海中徘徊」。联合国认为,有约100万伊斯兰少数群体成员被关押在北京在该地区建造的中心。中国当局称来说,这对打击极端主义十分必要。

北京(亚洲新闻)- 狱方「会定期将妇女带到医院进行手术,从而使她们不再有孩子或迫使她们服药」。这是新疆维吾尔族妇女向《亚洲自由电台》提出的泣血控诉。数月以来,41岁的齐亚乌敦(Tursunay Ziyawudun)曾被囚禁于北京所谓的「教培中心」之一,但活动人士和国际组织将其描述为拘留营。据联合国估计,中国当局在这些地方关押了约100万维吾尔人和伊斯兰突厥少数民族成员。北京指出,这些中心能够帮助人们远离极端主义;并认为这在打击分离主义情绪和宗教极端主义的斗争中至关重要。自2017年以来,北京当局一直在新疆实施「焦土」政策。为了阻止可能出现的阿富汗或巴基斯坦激进分子势力,中国对清真寺、青年伊斯兰团体的宗教生活实行严格控制。以下是前囚犯的证词。(由《亚洲新闻》负责翻译)。

被拘留在中国西北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拘留营的妇女定期被迫服用会影响其生殖周期的药物;她们遭受酷刑,被剥夺了接受治疗权,并遭受性侵或其他形式的虐待。一名前囚犯如此控诉到。

齐亚乌敦(图2)是一名41岁的维吾尔族妇女,她来自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夸尔县伊里哈萨克自治州库纳斯县(信远县),在该地区庞大的再教育营中度过了共9个月的时间;从2017年4月开始,当局在这里监禁了150万维吾尔族人和其他穆斯林少数民族成员。这些人被指控「怀有强烈的宗教信仰和政治上不正确的思想」。

2008年6月,齐亚乌敦与来自新源县哈萨克族医生哈里奇•米尔扎(Haliq Mirza)结为夫妇;五年后,他们举家迁至哈萨克斯坦,并在那生了一个儿子,开了一家诊所。这名妇女说,米尔扎获得哈萨克斯坦国籍后,当局因她是维吾尔人便多次驳回她的申请。

2016年11月13日,齐亚乌敦回到新源县与家人同住。在接下来的几个月中,她亲眼目睹当局对维吾尔人实施了几项新政策,其中包括没收护照和将出国旅行者定为犯罪。

2017年4月11日,当局在该地区推出新的大规模监禁政策,将齐亚乌顿监禁于拘留营,且并未向其家人作出任何解释; 该妇女表示,「情况并不是那么严重,因为他们起初逮捕的人,一个月后便因身体不好被释放了。

但齐亚乌敦却仍无法获得护照,也无法前往哈萨克斯坦寻找她丈夫;2018年3月10日,他们又无缘无故地再次逮捕了她。她说,这一次,营中的情况糟糕多了;与她们同住的数十名妇女中有许多人受到了侮辱性治疗,包括强制性绝育。

齐亚乌敦指出,「有些妇女已经在那里呆了一年,期间在她们从未有过月经」。 这位前囚犯补充说,「狱方会定期将这些妇女带到医院进行手术,从而使她们不再有孩子或迫使她们服药」。

她说,「他们带我去医院接受[绝育]手术,但由于我一直有妇科方面的问题,医生说我可能会因并发症而死亡,我才得以免遭绝育」。齐亚乌敦还描述了所遭受的酷刑,因为狱警想知道为什么她和丈夫搬到了哈萨克斯坦。

她说,「他们的酷刑总是五花八门,但其中一种常见的做法是在审讯期间将你绑在金属椅子上。他们会隔着牢房铁栏将你的头发扯过并减掉。他们也这样多带年迈的妇女。我们都戴着手铐脚链,且经常会被带去审讯。尖叫声、哀求声很哭声仍在我脑海中徘徊」。

除了强迫性的政治灌输,「并对她们进行洗脑,告诉她们美国便是所谓穷凶极恶的敌人」,齐亚乌敦还解释说,她所在牢房中的妇女被迫相互监督对方是否有违反营地规则。她们的饮食很差或完全没有。

齐亚乌敦还认为当局故意疏忽,他们经常无视囚犯的医疗要求。「他们对此毫不在乎」,她说:「有些妇女受感染后无法碰水,还有一些七八十多岁的老人不能正常行走,但她们都被置之不理」。

当被问及关于最近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监狱中针对前囚犯,强奸和其它虐行的报道时,齐亚乌敦崩溃了。她哭喊着:「我们所有人都无能为力,无法捍卫自己。我们遭受了各种虐待,但是即使面对这种情况,我们也不能做任何事情」。她还提到,营地官员在半夜督查后带走了一些妇女。

官员们喊道:「起床跟我们一起去」,然后我们就再也见不到她们了。后来我得知有几人在医院死亡了。据齐亚乌敦描述,当局曾一度将妇女拖出牢房,并告知她们将被指控犯有罪行,在类似表演的审判中被判入狱。她说:「可怜的女人在哭泣中尖叫着,但(警卫)并不理会她们的请求」。

「有些妇女被判处5至10年徒刑。年长的妇女尖叫着问:『现在我会发生什么?我该如何服10年刑期?还剩几年能够生活?我犯了什么罪,被判入狱?她们哭了,但无能为力』」。

齐亚乌敦透露牢房中的所有妇女中,只有她和一名老妇免于罪名。她说,官员们害怕指责她,因为她的丈夫是哈萨克斯坦公民。最后,该妇女于2018年12月25日被释放。

回到家中后,她意识到北京对维吾尔族人民施行的大规模监禁政策的严重性。她说:「被释放的妇女逐渐依赖上了酒精,不断叙述当局让她们放弃自己的信仰。我们想知道到底做错了什么,得到这样的下场。作为一个民族,我们无法面对这一现实。因此,许多人沉迷于酒精。

后来,兹亚乌敦拿到了她的护照,并被允许返回哈萨克斯坦与她的丈夫和儿子团聚。但是她库内斯县的许多亲戚仍停留在拘留所。她说:「几乎我所有的亲戚、朋友都在他们的手中。我无法想象他们正在经历什么样的恐怖」。

起初,北京否认存在拘留营; 但是今年中国改变了路线,开始将其形容为「教培中心」,向维吾尔族提供专业培训,阻止激进主义并帮助保护该国,避免遭受恐怖主义袭击。

但是,根据自由亚洲和其它媒体的报道表明,营地中被拘留的人,常常与其意愿相违背,并受到政治灌输;他们已经习惯了当局的严厉对待;还需要在拥挤的设施中忍受不良饮食和肮脏的生活条件。

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的大规模拘留,以及其它侵犯维吾尔人和伊斯兰团体权利的政策,引起了国际社会日益强烈的关注,并要求北京当局对在该地区的行动负责。

9月,在纽约联合国大会期间举行的一次活动上,美国副国务卿约翰·沙利文(John J. Sullivan)表示,联合国未能促使中国意识到这一点。沙利文认为,联合国应要求能够开放该地区,以便调查大规模监禁和其他侵犯维吾尔族权利的行为。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