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30/2007, 00.00
缅甸
發送給朋友

最后一位在缅甸的宗座外方传教会会士保罗·诺埃神父安息主怀

作者 Bernardo Cervellera
随着他的离去,缅甸的首次福传正式画上句号。自一八六七年起在缅甸开展福传的宗座外方传教会,共创建了六个教区。同时,传教士们还在掸族和克伦族人民中发挥了重要的促进地方发展的作用

罗马(亚洲新闻)—昨天,最后一位在缅甸的宗座外方传教会会士保罗·诺埃神父在化利堂区安息主怀,享年八十九岁。贝贡教区主教拉蒙席亲自宣布了这一不幸的消息,并表示将于四月二日为诺埃神父举行葬礼。

       保罗·诺埃神父是最后一位坚守在缅甸的宗座外方传教会士。一九六六年,当时的仰光政府禁止外籍传教士入境,并驱逐全体独立前入境的传教士后,诺埃神父成功地留在了当地。

       诺埃神父于一九四八年抵达缅甸,给这片土地上贡献了五十九年的宝贵人生。而且,也是二十九位保留了签证的传教士中唯一幸存下来的一位。仰光政府曾经威胁他说,一旦离开缅甸就永远不得入境。为此,所有坚持留在缅甸的,几乎全部在这里安息。尽管迄今为止政府并没有真的执行这一政策,但是宗座外方传教会的会士们因担心无法返回而始终避免出境。他们中的一位,伊吉诺·马塔鲁科神父在离开祖国意大利三十年后,才第一次踏上回乡的旅程。二OO三年,诺埃神父在谈到自己那些已经离去的同会兄弟时激动地表示,“他们都在我的爱和痛苦的伴随下回到父家了”。

       抵达缅甸后,诺埃神父学习了英语、缅甸语和克伦族语,先后在东吁、东枝和贝贡进行福传。而上述教区的诞生,也都得益于宗座外方传教会传教士们的福传和努力。贝贡教区于二OO五年成立,总面积25,890平方公里、人口45万。天主教徒37,000多人,占当地总人口的8.3%。此外,教区共有23位司铎和41位修女。

       诺埃神父不太具有语言天赋。但是,他勤奋好学,他的奉献、慷慨精神,他那和蔼可亲的态度为他与人沟通带来了很大的便利。一九九四年,诺埃神父在信中写道,“谁赶说在讲这种地狱般的语言时不会出错。缅甸语有三、四种发音,可我对音乐一窍不通。人们很同情我们,很友善地对待我们,建立了相互友好和关爱的关系”。

       几十年来,诺埃神父直接在缅甸少数民族掸邦和克伦族中进行福传。而且,他还多年担任传教区的长上。年满八十高龄后,他退休了,在宗座外方传教会于一八九O年创立的花利教区堂区担任副本堂,支持青年司铎、修女、平信徒和新成立的贝贡教区主教拉蒙席的工作。当年,拉主教还是孩子时就为诺埃神父辅祭。这位年迈的传教士,非常高兴地看到他的工作在当地的平信徒中子子孙孙地传承下去。

       诺埃神父工作的地方,是西方人不得进入的地区。长期以来,缅甸政府军同要求独立的少数民族掸邦和克伦族在这里激烈交战。

       现在,上述地区也是国内最贫困的地区。贫困落后是由于地方文化和政府的围剿造成的。多年来,仰光政府禁止在这里建学校。此外,毒品交易也是地方动荡的原因。

       他的另一项工作就是建学校。他来到花利堂区后,先后创建了许多学校,从幼儿园到中、小学应有尽有。二OO五年底,政府正式承认了花利学校。传教士还提供了大批教师、为学生提供住宿和食堂。诺埃神父每天都通过自己同海外的联系,为花利堂区的学校寻求帮助。他说,“这些孩子每天要吃两袋大米”。而且,诺埃神父性格温和,从不会着急或者失去耐心。他信德坚定、坚信天主的圣意。他常说,“在这里,我们学会了忍耐。如果没有这种精神,是无法在这儿坚持下去的”。

       诺埃神父是首次福传的英勇时代涌现出的无数英雄传教士中的杰出见证。他们在极其贫困的境地中,忍受着艰难的生活条件,他们骑马徒步、长途跋涉、跨越千山万水为分散在乡村的基督信徒讲解要理、去关怀那里的基督信徒们。自一八六七年起在缅甸开展福传的宗座外方传教会,共创建了六个教区。而且,仍在继续援助和支持缅甸的教会的发展,特别是积极参与和帮助地方司铎的教育培养及进修。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卡塔尔埃米尔哈马德·本·哈立法·阿勒萨尼将访问加沙地带和哈马斯
23/10/2012
教宗与科威特埃米尔探讨宗教对话及中东和平
06/05/2010
在传教事业中始终牢记那些给了我们生命和信仰教育的人们
12/11/2005
圣座驻耶路撒冷大使指出“沙姆沙依赫会谈是积极和令人鼓舞的步骤”
08/02/2005
宗教进步取得进展,但仍任重道远
13/05/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