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07/2018, 15.33
中国-梵蒂冈
發送給朋友

桑齐斯主教的“奇迹之国”

作者 Bernardo Cervellera

宗座科学院院长桑齐斯主教赞誉中国是最好地实现了教会的社会训导的国家。主教大人似乎看不见北京和上海的郊区,驱赶外来人口,压制宗教自由。赞赏中国在巴黎气候协定上的立场,但却对财富与腐败和污染之间的联系不置一词。这是一个让世人耻笑教会的意识形态方式。

罗马(亚洲新闻)— 我总是提醒我的那些去中国的朋友们不要只停留在购物中心、超豪华酒店和摩天大楼里,还要到郊区和农村去看一看中国的现实情况。自从毛泽东去世之后,陷入沉重经济灾难的这个国家逐步恢复,这些年来无疑取得了巨大的进步,使亿万人民脱贫致富,实现工业现代化,成为与美国比肩的经济超级大国。

但如果凭这些就把中国当作是“奇迹之国”似乎有些过分了。在一次北京之行后接受采访,宗座科学院院长桑齐斯主教讲述了一个并不存在的中国,或者说,警觉的中国陪同们没有向他展示的中国。

“那里没有贫民区”,桑齐斯主教(mons. Sanchez Sorondo)这样说。那我们的主教有没有到北京南郊去看看,在那里数月来市政府摧毁了成片的房屋建筑,在寒冬里驱赶数万来京务工的外地人员?更别说上海或者其他大城市的郊区,众多无人保障的“低端人口”也在面临着一场“大清扫”和被驱赶的命运

身为宗座科学院(Pontificia accademia delle scienze)院长的主教大人,居然说中国人“最好地实现了教会的社会训导”。或许他指的不是这种驱赶行动,赶人的举动可与教宗方济各多次批判的“抛弃文化”是非常相似的哦。

“那里没有毒品”,主教又说。但他去了中国的监狱吗,那里关押着毒贩和吸毒者,甚至对他们执行死刑?他去深圳了吗,那里也是香港的毒品中转枢纽?

就更不要说中国的宗教自由了。宗教自由应该是天主教会社会教义的一个支柱。或许我们应该建议主教大人读一读每天都在发生的暴力新闻,逮捕基督徒、穆斯林、佛教徒,骚扰家庭教会,监控官方教会。中国和梵蒂冈之间困难重重的对话,本身就证明了北京方面不愿给天主教徒们以点滴的宗教自由。

也许有人应该告诉桑齐斯主教,由于从今年2月1日开始实施的《宗教事务条例》新规,所有的非官方教会已经关闭,至少有六百多万天主教徒失去了活动场所:这个“最好地实现了教会社会训导”的政权正在威胁要逮捕、高额罚款、查封没收信友们聚会的场所。此外,地方当局还将禁止“18岁以下的未成年人”进入教堂,即使是官方教堂也不行。正如一位神父所言,“中国已经把教会变成了一个夜总会,只对成人开放”。

我们就不要去谈桑齐斯主教天真地认为这个“中央帝国”是个非常重视“共同利益”、经济不主宰政治的地方。确实,我们要知道,在中国经济和政治就是一回事,亿万富翁们坐在人民代表大会(中国版的议会)上,根据自己的利益、而不是其余人民的利益来做制定政策。有学者指出,中国人口中至少有三分之一完全享受不到中国经济发展带来的成果:他们是农民和移民工,无法保障土地所有权(毛泽东时代便已许下但却从未实现的承诺),这些人没有享受到任何社会权利,有时甚至得不到工钱,正如中国劳工通讯月报所揭示的那样。

当然,桑齐斯主教也是有道理的,中国决定留在巴黎气候协定之中,这一点与特朗普和美国不同。但是到目前为止中国只是“承诺”要致力于制止污染,而且这个国家的环境是世界上被破坏最严重、毒害最大的地方。这无疑也是因为许多逐利的西方投资者钻了中国薄弱法律的空子,但同时更是因为众多党员干部的贪婪和腐败,他们在乎的是追求眼前利润——正如世界上许多人一样——而付出的本国人民利益的代价。

我们可以理解,在梵蒂冈急于与中国达成协议的心愿里,中国文化、中国人和中国思维方式很受重视和夸赞——就像教宗方济各所做的那样。然而要是把中国作为一个榜样…… 我们也许应该听听非洲主教们的声音,他们看到了自己国家的经济被中国投资者和劳工的侵略所摧毁,看到了自己土地上的财富被掠夺,正如之前西方殖民者曾经做过的一样。

诚然,世界上所有人都被迫在美国和中国之间、在自由资本主义和国家资本主义之间作出选择,而崇拜中国,这是一个让世人耻笑教会、而且给世界带来害处的意识形态上之肯定。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