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11/2019, 18.39
中国 - 梵蒂冈
發送給朋友

梵蒂冈与习近平:澄清地下教会和爱国会的命运

作者 Bernardo Cervellera

自中梵协议签署以来,非官方教会成员被迫加入爱国会,支持其的“独立”教会。 据说地下教会“必须消失”。 但教宗方济各的信息只说“和解”。 费洛尼枢机表示,按照中国法律,不应被强迫成为爱国会成员。但有些主教和神父通过“抹杀”地下教会来宣扬合一。 现在是要澄清的时候了,或许在教宗方济各与中国国家主席可能的会晤上可以实现。

 

 

罗马(亚洲新闻) -  3月20日至23日,习近平主席将访问意大利。 谣言已经在中国流传,称他可能会与教宗方济各会面。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澄清地下教会和爱国会的命运就显得极为重要了。

中梵协议的签署及宽免七名非法主教的绝罚似乎肯定了一种观点,就是现在在中国唯一能生活出信仰的方式就是通过官方教会,地下团体必须消失。

在协议签署几天后,教宗方济各向中国天主教徒和全球教会发出的信息也要求实现和解与合一,这一立场也得到了加强。

教宗方济各在信中引用教宗本笃十六世的说法称,秘密的地下现象“不是教会生活的常态”,他再次引用教宗本笃的信说:“神父和信友只能在苦难中以此方式,期望保持信仰的完整。”。

教宗方济各在信中要求所有教友“努力实现和解”并“恢复所有中国天主教徒之间的充分交流”,敦促他们“现在要表现出和解与共融的姿态”,以“克服过去的分裂”。

他还要求牧者建立“更富有成效的沟通......教会团体领导人与民政当局之间要通过坦诚的对话来彼此聆听,克服对抗”。

因此,教宗的信谈到和解的过程,但并没有说合一必须通过消灭地下教会来实现。 此外,他也没有要求非官方的主教和神父必须加入爱国会(PA)。

关于这一点,很可能在未公布的中梵协议中强调了加入爱国会只是自愿,并非强迫。这一点从北京社会科学院的王美秀教授的一份说明中可以推断出来的,他向亚洲新闻评论中梵协议时表示,爱国会是“民间组织”,而不是教会组织; “参与与否是出于自愿而非强迫”。

万民福音部部长费洛尼枢机于2019年2月3日加收罗马观察报采访时说:“我希望不要听到或读到有关‘协议’被利用的情况,或强迫人们去做中国法律不允许的事情,比如加入爱国会。”

然而不幸的是,这恰恰是目前正在发生的事情。 在新疆、内蒙古、河南、浙江、湖北的宗教局继续要求并鼓励神父和主教加入爱国会,支持独立自主自办教会。在河北宣化,一位政府支持的神父甚至指责教区助理主教崔太“抵抗”中梵协议,并要求警方抓捕主教。这清楚地显示了“爱国”和“独立”心态已经施加给了中国的神职人员。

河北对政府这种强迫非官方教会成员加入官方教会的企图并不陌生。 几个月来,张家口地下教会的四名神父被关押在一个不为人知的地方,受到灌输和洗脑,为让他们加入爱国会。

然而,正如教宗方济各所期望的,这些非官方的主教和神父都是“好公民”,他们支持国家发展。 他们唯一阻力是不想加入爱国会,因为爱国会主张一个“独立”的教会,按照教宗本笃十六世的说法:“这与天主教教义不相容。”

令人惊讶的是,即使一些被教宗宽免的非法主教,宣称现在是时候抹去地下教会,加入爱国会了。最近几天,闽东教区取代郭希锦正权主教职务的詹思禄主教正在北京参加政协会议。 他于3月3日回应记者问他是否介意教友被迫进入官方教会,让地下教会消失的问题时表示:这是中国“教会合一的唯一途径””。他甚至说,地下天主教徒因“个人利益原因”而不愿加入公开教会。詹思禄主教是爱国会副主席,他在这个职务上受益匪浅。

另一位被宽免的非法主教、同为爱国会副主席的乐山教区雷世银主教也宣称,实施新的宗教政策(其中禁止18岁以下青年人接受宗教教育,和拆除非中国化的十字架和圣像)并没有对宗教自由产生任何影响。

幸运的是,还是有一些充满尊严的官方主教在政协会议上发声, 中国主教团副主席方建平主教在接受香港一家电台采访时表示,官方教会应该坚持教宗方济各的精神,不要“强迫地下教会的教友加入官方教会”。

当习近平主席在意大利时,如果有可能与教宗方济各会晤,希望两人可以对这些问题作出澄清。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辣比罗森:以色列的处理方式令梵蒂冈愤怒
17/01/2010
胡佳被定罪,持不同政见者联名要求政府实现真正人权
01/02/2008
联合国寻求实现叙利亚和平的解决方法,但没有提及阿萨德的命运
19/12/2015
教宗指出尊重人权是实现真正和平的条件
12/12/2006
亚洲新闻研讨会:司铎们讲述的中国教会的问题和挑战
24/05/2017 18: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