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13/2017, 18.45
中国 – 梵蒂冈
發送給朋友

汤汉枢机文章:仅是对中梵对话的希望,刘柏年泼冷水

作者 Sergio Ticozzi

田英杰神父指出:象文学作品一样表达了对未来理想的推动,一种劝告式的勉励。刘柏年表示:仅仅是汤汉枢机的意见而已。主教任命取决于“未来的中梵对话”。地下主教“不适合与共产党工作”

香港(亚洲新闻)—上周发表的汤汉枢机文章不涉及中国与圣座对话已经取得的成果,而是表达对未来对话希望的“文学体裁”,与实际情况无关。这是在香港的宗座外方传教会会士、香港圣神研究中心研究员田英杰神父对汤汉枢机文章的看法。田神父也是第一批对汤枢机长文做出评论的人士之一,完全不同于世界媒体和通讯社的说法,宣称中梵就主教任命达成协议在即。未来几天,亚洲新闻通讯社还将陆续发表本社收到的其它评论文章。

            昨天,香港英文报纸《南华早报》上发表的采访刘柏年一文证实了中梵主教任命问题并没有任何进展。刘柏年是中国天主教爱国会名誉主席,近几十年来,他对中国教会的影响力之大以至于人称“中国教宗”。在港媒报道的短短几句话中,刘柏年首先证实了文章中所写的仅仅是“他(汤汉枢机)的意见”。而且,他说主教任命的方法取决于“未来的中梵对话”,而不是已经达成的结果。他还拒绝了汤汉枢机文章中所写的地下主教可能被中国政府承认的可能。此类拒绝是因为他们的“政治立场”使他们“不适合与共产党一起工作”。文章中还提到一名在爱国会注册的司铎对汤枢机文章中建议的把爱国会变成一个造福社会的自愿者组织感到震惊。“拥有一个从事社会服务的非政府组织完全是一方的意愿。在中国从没有听说过此类建议、没人提起过”。

            以下为田英杰神父向亚洲新闻发表的声明:

            应该认识到汤汉枢机文章的“文学体裁”:这篇文章的体裁和中共的新闻是一样的,不是指客观事物或者一种关系,而是描述作者希望实现的;是要现实的理想或者是迈向理想的步骤。所以,仅仅是一种劝告式的勉励或者推动向着未来理想迈进,丝毫没有对其具体的可行性进行客观评估,也没有考虑未来会影响到步骤的可能出现的新形势。

            这一切具体性都不具备:只有教会学方面的理论细节:教宗在任命主教问题上是最崇高的权威;爱国会被视为爱德机构、绝罚的宽容和教区管理之间的区别等。一切都充满了乐观主义,因为目的仅仅是对未来充满信心、抵制各种对对话结果的悲观主义(积极看待交流工具或者交流渠道),更多的是必要性。

            我认为,对“文学体裁”的理解是更好地了解文章意义的根本所在。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德里最高法院作出判决“联邦政府应资助各宗教的朝圣活动”
05/12/2006
泰米尔纳德邦,基督徒前往韦兰卡尼朝圣途中遭印度教极端分子袭击
22/08/2019 09:22
教宗访班吉: “我是和平朝圣者和希望的使徒”
29/11/2015
教宗指出修会会士应作"有引导的领导",领导人们"走向耶稣",本着顺从和服从的精神让"耶稣"引导自己
02/02/2015
教宗指出尽管世界有腐败、"忽视"天主,但基督徒应该继续保持希望
27/11/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