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7/2020, 11.41
汶莱-梵蒂冈
發送給朋友

沈高尔内略枢机:我们的教会是一个“隐藏”、“不喧闹”、很小但活跃的教会

作者 Bernardo Cervellera

汶莱新枢机以教育、友谊、生活,以及与其他宗教信仰者的生活对话为基础,描述了他的教会及使命。“我们不能忘记亚洲人民对天主的渴望。”

达鲁萨兰国(亚洲新闻)- 一个“隐藏”、“不喧闹”,小如“菲亚特500”但活跃的教会,且主要通过学校和帮助移民来进行其传教使命。汶莱新枢机沈高尔内略(Cornelius Sim)主教通过Zoom接受《亚洲新闻》的采访,并描绘了汶莱教会的景象。尽管这是东南亚最小的教会之一——也许正是因为这样——,教宗方济各将于11月28日特别擢升沈高尔内略主教为新枢机。可惜的是,由于Covid-19封锁的原因,新任枢机无法莅临罗马参加典礼。

在采访中,枢机主教谈到了他的教堂,一个无法与雄伟的米兰大教堂相比的“仓库”,但也是一个真正的教堂,信友在这里祈祷、唱歌、庆祝。这1.6万名天主教徒通过其生活的简朴和纯粹,向信仰其他宗教的人(穆斯林、佛教徒、无神论者等等)传达对基督的信德,不是强加于他们,而是通过友谊。他说,“我们不能忘记亚洲人民对天主的渴望。”以下是达鲁萨兰国(汶莱)宗座代牧,沈枢机的全部采访内容。

请您描述一下您作为枢机和宗座代牧领衔的教会。您在知悉被擢升为新枢机的消息后立即说到:教宗喜爱郊区教会...

我们的教会是一个隐藏的郊区教会。有时,在历史上会谈论中国、日本(18世纪)、韩国(19世纪)隐藏的教会。或许我们并不是真正的“隐藏”,但我们仍然不是“嘈杂的”,我们不是一个“喧闹的教会”。

我们是一个少数群体教会,因此,我们谨慎行事。这并不是因为我们受到歧视...就像在家庭聚会中一样,小孩不应该说太多话;父母需要说话。我们亦是如此。我们很小,所以我们接受自己的角色:如果需要洗碗,我们就去洗;如果需要我们扫地,那我们就去做;我们会做人们需要我们做的。

我们的教会有三个小堂区和一个传教站。我们也有几个与堂区相关的学校。我们大部分的社交传教工作都是通过90年代创建的学校进行。学校是我们存在的起点。更是教会的基础。教会其实从19世纪上半叶就已经存在,正是因为宗座外方传教会的一位神父(Barambang传教使命的Antonio Riva神父;纳闽岛传教使命的依纳爵(Ignazio Borgazzi)神父),但3-4年后他们就被派去香港了,而他们的努力并为取得很大的成效,一直到1920年,米尔希尔传教士从沙巴州(现马来西亚)来到此处。传教士开办了一所小型学校。我的祖父是最早一批领洗的人,也是国内最早的天主教徒之一。

因此,教会一直积极参与学校教育,这不是一种党派教育,而是开放的:70%以上的学生是非天主教徒。还有穆斯林、佛教徒、不同信仰的人或没有信仰的人。我们的学校以质量着称。我们学校的老师专业水平很高。老师有本地人,但也有来自世界各地的老师:他们分别来自马来西亚、新加坡、菲律宾等国家。

我们是东盟10国中最小的教会。也许只有老挝的教会像我们的教会一样小。

我们有约1.6万名信徒。以前人数更多,但由于经济危机,许多人都出国了。每场主日弥撒都有3-4千人参加。

现在,自从爆发新冠疫情及随之而来的封锁,人们不再像以前那样愿意来教堂了。疫情揭露了一些我们或许已经知道,但却从未面对过的问题:那些来参加弥撒的人或许只是出于习惯,而不是为了某些更深层次的东西。这令人难以接受,但我们必须面对这个事实。

但是,文莱也是一个富裕的郊区...

您必须区分公民、永久居民和移民。我们的教会80%是由移民组成,特别是来自菲律宾、印尼、马来西亚和欧洲的移民。通常,拥有永久身份的天主教徒会过上更好的生活,他们更富裕因为他们可以享受国家的福利:义务制教育直至大学教育;免费医疗;各种福利。一个难以量化的优势是国家的稳定。首都达鲁萨兰国意为“和平之城”,在这里的确能找到和平。即使爆发新冠疫情,我们也感到安全。由于边界关闭了一段时间,这里的确诊病例非常少。这个国家拥有丰富的石油和天然气。在成为神父之前,我曾在石油行业担任工程师。 即使现在油价下跌了,国家也保证了这种福利。

移民找工作变得有些困难。我们对移民的贡献是帮助他们找工作,提供经济支持,并以一切方式帮助他们…有时,我们还需要遣返移民的遗体,因为他们的使馆不会在这方面提供援助。不管怎样,帮助移民的最佳方法就是帮他们找房子,提供居住的地方。例如,菲律宾移民是有德的人。当他们遇到危机或麻烦的时候,他们会去教堂。如果教会表现的像母亲一样和蔼包容,聆听他们并帮助他们融入团体,他们就会全心全意地参与其中。

穆斯林多数群体与基督教小团体之间的关系如何?

对话分为几个不同的层次。有外交、教育、内政部等部门负责的官方对话。自1990年开始,圣座驻汶莱大使每年都会来拜访我们并与外交部进行会晤。每次举行跨宗教会议并邀请汶莱参加时,相关人员都会请我参加。我曾先后前往塞浦路斯、马德里、联合国等地方。其他两位神父去了澳大利亚。这种关系很良好,有来有往。

与教育部的关系也很好:我们主要因着学校的需求有往来。然而,最重要的方式是:生活的对话。父母会在学校、工作场所和菜场遇见…这样一来,不同信仰和文化的人就能相遇并对话。我们的努力不是强加于人,而是共处。我们接受这种情况,并在寻求共同福祉的过程中以温柔、友善的态度传达耶稣是谁,信仰是什么。因为我们所有人要的都是同样的东西:孩子能够接受教育并平安长大,家庭幸福;平安充实的生活。 这是我们共同努力的基础。

也许汶莱教会是预言家:将来,全世界的教会都有可能会变成少数群体...

我们就像一辆菲亚特500。我们不能像法拉利一样,我们不能快速前进。重要的是要前行并到达终点,但是每个人都以他们能达到的速度到达那里。有时他们会要求我们做一些无法做到的事情。但是,如果我们想着完成比赛,最终赢得桂冠,我们肯定会走到尽头。我们不是一个大型的都会教会,拥有许多员工和许多建筑…这些不适合我们。但是,如果你们想要小的东西,那么我们就在这里:尽管我们慢,你们可以信赖我们。

就像龟兔赛跑一样。兔子很有把握会获胜,所以它去睡觉了。而乌龟虽然很慢,却到达了终点。

你必须接受自己。每个人在耶上主的葡萄园中都有自己的责任、一项服务:洗碗、擦地,不必抱怨托付给我们的任务。从某种角度看,圣方济各由做了什么?什么也没做:他去了一个地方,又去了另一个地方,而人们跟随他,因为亚西西圣方济各做了榜样。尽管你贫穷,你还是可以从你的贫穷中拿一些东西出来给天主。

我时常发现,尤其是在年轻人之间,存在着效率、变得“与别人一样的诱惑:我们必须拥有这个,还有那个;做这个,还有那个”,并变成一些消费者主义者。然而,没有必要成为与别人一样的人。我们应该像耶稣基督一样,祂来并不是为了被服务,而是服务。

但是没有必要像其他人一样。 我们必须像耶稣基督一样,来不是要服务,而是要服务。

我真的认为小是有价值的。这并不意味着不工作,或者不承担责任。但你必须明智地看清楚情况。

去年,我第一次来到米兰,并欣赏了大教堂。这座美丽的教堂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我对米兰很了解,对马提尼(Martini)枢机和他的书也很了解…然后我想到这里的教堂:一个仓库,从外面看起来甚至不像一个教堂。但却是一座真正的教堂:我们在里面举行弥撒,祈祷,真心歌唱,尽管无法像斯卡拉歌剧院的歌手一样专业!在这里也能拥有一座雄伟美丽的教堂,或许也很好,但是现在这个就够了。也许我的下一任会做到。

为什么教宗方济各选您未作为枢机?

我还在试着去想明白。这有点奇怪。您了解我的故事:我曾是一名工程师,然后学习了神学,但从未想过要成为神父。之后主教要我成为神父。起初我抗拒这个想法,然后我就想:也许我是最后一个,最不情愿的、最不合适的人选,但是我接受。我作为一名神父与平信徒一起合作...然后来了宗座代牧的任命,我想帮助这里的教会并接受了这个职务。他们又要求我当主教。汶莱已经20多年没有主教了。这时候我也在想:这是为了教会的福祉。几周前,教宗任命我为枢机。我就想:以我团体的名义,我接受。当然,这是在要求只有一辆菲亚特500的我去印第安纳波利斯赛车,我觉得这一切都很有趣!毕竟,教宗方济各很聪明:他说教会不仅仅存在于那些出名稳定的团体,但也存在于那些小的、隐藏的地方,例如,老挝和文莱,也许还有朝鲜或尼泊尔。这些地方的人没什么要求,但仍继续相信,希望...在文莱,可能我们还需要做更多的工作来帮助移民融入,见证,但我的子民很好,他们来参加弥撒,他们很忠实...

我们不能忘记亚洲人民对天主的渴望。我也是在父亲去世后重返信仰,并让我产生了何为生命意义的问题。

这对于男女老少都是一样的。在很久之后,我重新遇到了学习工程学时候的教授。他已经至少40年不去参加弥撒了。我不知道他是天主教徒。在Covid的紧急时期,他来找我并开始在网上参加弥撒,并在40年后做了忏悔,领了圣体。我们所做的许多事情,也许了不起的事情无法与这件事相提并论:一只迷途的羔羊回来了。我曾经也迷失了,并被找到、带回教会。当时没有一个神父帮助我,但每个人都可以完成这项工作。

我得知您无法参加枢机会议并接收枢机帽...

是的,新冠疫情使得出行变得困难。要来罗马的话。我必须隔离14天,回程也是如此;而且,已经69岁的我属于所谓的“脆弱“人群。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仰光:在逃亡“佛教本·拉登”自首
03/11/2020 15:08
雅加达感谢教宗方济各任命苏哈里约为枢机主教
04/10/2019 18:30
泰国佛教激进派:摧毁超级英雄式佛陀画像
14/09/2019 09:00
内比都,公民政府对军方表示:不再为极端佛教僧侣提供资金
02/07/2019 15:56
仰光,极端民族主义僧侣威拉杜:「我将直面」逮捕令
30/05/2019 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