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4/2018, 16.41
中国
發送給朋友

王怡牧师的信,他与100名基督教徒一同被捕

「早雨盟约教会」的牧师早已撰写这封信,要求在被捕两天后将其公开。他在信中表达了对共产党迫害基督徒的「厌恶」,但他说他对改变国家的社会制度不感兴趣。他的目标是通过非暴力和抨击宗教自由的行为来见证。上主会打倒共产党政权。教会已经存在了数千年,但没有政治权力持续数千年。

成都(亚洲新闻) - 中国四川省成都市「早雨盟约教会」王怡牧师在上星期结束前写了一封信,该教会有大约一百名成员。

虽然他表达了对中国共产党的「厌恶」及其对基督徒的迫害,但他重申支持非暴力,并接受中国的社会秩序,同时声称有权宣扬福音。牧师起草了这封信,并要求在被捕后48小时公开。

《我的声明:信仰上的抗命》

根据圣经的教导和福音的使命,我尊重上帝在中国设立的掌权者。因为废王、立王,都在于上帝。为此,我顺服上帝对中国历史和制度的安排。

作为基督教会的一位牧师,我从圣经出发,对社会、政治、法律诸领域,何为公义的秩序和良善的治理,皆有自己的理解和看法。同时,我对中共政权迫害教会、剥夺人类的信仰和良心自由的罪恶,充满厌恶和痛恨。但是,一切社会和政治制度的改变,都不是我蒙召的使命,也不是福音被赐给上帝百姓的目的。

因为,一切现实的丑陋、政治的不义和法律的专断,都显明了耶稣基督的十字架,才是每个中国人所必须的、唯一的拯救。也显明了真正的盼望和完美的人类社会,并不存在于地上的任何制度和文化的改变中,而单单在于人的罪恶如何被基督白白赦免,得着永生的盼望。

作为一位牧师,我对福音的笃信和对众人的教导,及对一切罪恶的责备,都出于基督在福音里的命令,出于那位荣耀君王的无法测度的爱。每个人的生命都如此短暂,而上帝如此迫切地命令教会,去带领和呼召任何愿意悔改的人向他悔改。基督如此迫切的、乐意赦免一切从罪恶中回转的人。这是教会在中国的一切工作的目的,就是向世界见证基督,向中国见证天国,向属地的短暂生活见证属天的永恒生活。这也是我本人所蒙的牧职呼召。

为此,我接受和尊重中共政权是上帝所允许的暂时的统治者,如同主的仆人约翰·加尔文 (John Calvin) 所说,邪恶的统治者是上帝对邪恶的人民的惩罚,目的是催逼上帝的百姓向他悔改。为此,我乐意在身体上服从他们的执法行为,如同服从主的管教和训练。

我同时相信,中共政权对教会的逼迫是极其邪恶的犯罪行为。作为基督教会的牧师,我必须对这样的罪恶发出严厉的和公开的责备。我所蒙的呼召,也要求我以一种非暴力的形式,在和平和忍耐中,去违背那些违背了圣经和上帝的一切人间法律。我的救主基督也要求我,喜乐地承受违背恶法的一切代价。

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个人和教会的抗命行为,是任何一种意义上的维权行为或公民不服从的政治行动。因为我完全无意于去改变中国的任何制度和法律。作为牧师,我唯一关心的,乃是信仰上的抗命,所带来的对罪恶人性的震动,和对基督十字架的见证。

作为一位牧师,我的抗命行为是福音使命的一部分。基督的大使命要求我们对世界的大抗命。抗命的目的不是改变这个世界,而是见证另一个世界。

因为教会的使命,仅仅是成为教会,而不成为任何世俗体制的一部分。从消极的角度说,教会必须将自己从世界分别出来,避免让自己被这个世界体制化。从积极的角度说,教会的一切行动,都是努力向这个世界,证明另一个世界的真实存在。圣经教导我们,在关乎福音和人类良心的事务上,只能顺从神,不能顺从人。因此,信仰上的抗命和肉体上的忍耐,都是我们见证另一个永恒世界和另一位荣耀君王的方式。

这是为什么,我对改变中国的任何政治和法律制度并不感兴趣,甚至对中共政权迫害教会的政策何时会改变也不感兴趣。无论我活在现在或将来的任何政权之下,只要世俗政府继续迫害教会,戕害唯独属于上帝的人类良心,我就将继续信仰上的抗命。因为上帝赋予我的全部使命,是藉着我的一切行动,好叫更多的中国人明白,人类和社会的盼望,仅仅在于基督的救赎,在于上帝超自然的恩典掌权。

如果上帝决定藉着中共政权对教会的迫害,来帮助更多的中国人对前途绝望,带领他们经历信仰的幻灭与荒漠,从而认识耶稣,并不断熬炼和建造他自己的教会。我十分乐意顺服上帝的安排,因为他的安排总是慈爱而美善的。

正因为我的一切言行,并不寻求和期待社会和政治层面的任何改变;我对一切社会政治的权势,也不再存畏惧之心。因为圣经教导说,上帝设立政府的权柄,是叫作恶的人惧怕,不是叫行善的人惧怕。信耶稣的人,并没有作恶,也就不应惧怕黑暗的权势。尽管我是常常软弱的,但我笃信这是福音的应许,是我殚精竭虑,要在中国社会传扬的好消息。

我也明白,这恰恰也是中共政权对一个不再惧怕它的教会充满了惧怕的原因。

如果我被关押或长或短的时间,能够帮助掌权者减少他们对我的信仰和我的救主的惧怕,我十分乐意以这种方式来帮助他们。但我知道,唯有当我对一切迫害教会的罪恶说不、并以和平的方式抗命时,我才能真正帮助掌权者和执法者的灵魂。我渴望上帝使用我,以失去人身自由的方式,来告诉那些让我失去人身自由的人,有一种比他们的权柄更高的权柄存在,也有一种无法被他们关押的自由,充满了耶稣基督死而复活的教会。

无论这个政权对我加以怎样的罪名,泼以怎样的脏水,只要这罪名指向我的信仰、写作、言论和传教行为,那不过都是魔鬼的谎言和试探。我将一概予以否认,服刑而不服法,伏法而不认罪。

并且我必须指出,对主的教会和一切相信耶稣基督的中国人的迫害,才是中国社会最邪恶、最可怕的罪恶。这不但是对基督徒的犯罪,也是对一切非基督徒的犯罪。因为政府粗暴而残酷地威胁他们、阻拦他们来到耶稣面前,世上没有比这更罪大恶极的事了。

如果有一天,这个政权被上帝亲自颠覆了。不会有其他原因,必然出于上帝对这一罪恶的公义的刑罚和报复。因为在地上,从来只有千年的教会,没有千年的政权。只有永远的信仰,没有永远的权势。

关押我的人,终将被天使关押。审问我的人,终将被基督审问。想到这一点,主使我对那些企图和正在关押我的人,不能不充满同情和悲伤。求主使用我,赐我忍耐和智慧,好将福音带给他们。

使我妻离子散,使我身败名裂,使我家破人亡,这些掌权者都可以做到。然而,使我放弃信仰,使我改变生命,使我从死里复活,这些世上却无人能做到。

既然如此,尊敬的官长们,停止作恶吧,这并不是为我的益处,而是为你们和你们子孙的益处。我苦苦地劝你们住手,因为你们何必为我这样一个卑微的罪人,而情愿付上永远沉沦地狱的代价呢?

耶稣是基督,是永生上帝的儿子。他为罪人而死,为我们而复活。昨日、今日,直到永远,他都是我的君王和整个世界的主。我是他的仆人,为此被羁押。我将温柔地去反抗一切反抗上帝的人,我将喜乐地不服从任何不服从上帝的法律。

2018年9月21日初稿,10月4日修订,被羁押48小时之后由教会发布。

附:何谓信仰上的抗命

我坚信,圣经没有赋予任何政府部门管理教会和干预基督徒信仰的权柄。因此,圣经要求我,以和平的方式,在温柔的反抗和积极的忍耐中,充满喜乐地,去抵制一切迫害教会和干预基督徒信仰的行政和司法措施。

我坚信,这是一种信仰上的抗命行动。在迫害教会和抵挡福音的现代极权国家中,信仰上的抗命是福音运动不可避免的一部分。

我坚信,信仰上的抗命是一种末世性的行动,是在短暂的罪恶之城,对永恒的上帝之城的见证。抗命的基督徒,以十字架的道路和方式,效法那位曾钉十字架的基督。和平的抗命,是我们爱这个世界的方式,也是我们避免成为这个世界的一部分的方式。

我坚信,圣经要求我,在实践这一信仰上的抗命时,必须倚靠基督的恩典和复活的力量,遵循两个不可逾越的底线。

第一是内心的底线,对灵魂的爱,而不是对肉体的恨,是信仰上的抗命的动机。对灵魂的改变,而不是对环境的改变,是信仰上的抗命的目标。在任何时候,如果外在的逼迫和暴力,夺走了我的和平和忍耐,使我内心对那些逼迫教会和欺辱基督徒的人,生出了怨恨和苦毒,这一信仰上的抗命就失败了。

第二是行为的底线。福音要求信仰上的抗命必须是非暴力的。福音的奥秘是以积极的受苦,来替代身体的反抗,并甘愿承受不义的刑罚。和平的抗命,是爱与饶恕的结果。十字架意味着在不必受苦的地方情愿受苦。因为基督拥有无限的反抗能力,却忍受了一切羞辱和伤害。基督反抗这个反抗他的世界的方式,就是在十字架上,向一个将他钉死的世界,伸出和平的橄榄枝。

我坚信,基督呼召我,在这个抵挡福音和迫害教会的政权下,以一生的服侍,来实践这信仰上的抗命。这是我传福音的方式,也是我所传福音的奥秘。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教宗指出言论自由是基本权力,但一个信仰不能被荒谬化也同样是基本权力
15/01/2015
教会内不应存在权力斗争,因为按照耶稣的教导真正的权力是服务
21/05/2013
公开信:中国批准联合国《公民权力和政治权力公约》
27/02/2013
教宗勉励新枢机:见证天國,抗衡世俗利益和权势
25/11/2012
蔡英文致信教宗方济各:共同推动非暴力和海峡两岸现状
23/01/2017 17: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