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1/2008, 00.00
中国
發送給朋友

越来越多的公司品牌被中国毒奶粉拖下水

许多著名品牌纷纷出台挽救措施、保证进行有系统的检验、采用非中国产奶粉。但是,缅甸热衷廉价产品的母亲们却没有得到任何消息

北京(亚洲新闻/通讯社)—中国毒奶粉越陷越深、越来越多的“中国制造”外国名牌检测出了三聚氰氨。但是,缅甸的孩子们却仍然喝着毒奶。

       昨天,立顿茶Lipton出品公司香港联合利华(Unilever Hong Kong Limited)承认在香港和澳门销售的立顿奶茶和固力果饼干条中检测出三聚氰氨。此外,日本格里高(Ezaki Glico Co.)生产的咖啡奶油口味饼干棒(Glico Pocky Men)的三聚氰胺高达43ppm;中山市中国天乐园食品公司的椰子和核桃蛋糕的三聚氰胺含量大约为19ppm。但各方面都在强调,其含量对人类健康不构成威胁。香港食物及卫生局宣布,一旦成人摄入的三聚氰氨超过2.5ppm、儿童和孕妇超过1ppm时将是危险的。日本格里高公司的发言人表示,这意味着一名六十公斤体重成年人每天需食用至少17袋饼干才能超过安全标准。英国吉百利(Cadbury)的180克重吉百利怡口莲(Cadbury Chocolate Eclairs)含大约1.9ppm三聚氰胺。

       许多国际知名品牌已经被毒奶粉拖下水。昨天,韩国食品和药品管理局在丹阳德公司(Danyang Day Bright Co.)生产的纳贝斯克饼干奶酪三明治(Nabisco Ritz cracker cheese sandwiches)和米饼(Rice Crackers)中也检测出了三聚氰胺,分别为1.77 ppm 23.3 ppm。上述产品均为中国制造,而丹阳德公司可能是一家泰国公司。

       除三鹿、伊利外,许多此前铁嘴钢牙坚称其出口产品安全的企业,也在一夜之间“发现”了其产品存在问题。昨天,出口孟加拉国的雅仕利公司产品中“检测出三聚氰氨,每公斤产品的含量为7.22毫克,……可造成婴幼儿肾功能障碍”。而各大知名品牌在处理这起食品危机中的迟钝,更令人担忧。德国亨氏集团H.J. Heinz Co.)直到昨天才宣布,其在中国大陆和香港地区出售食品将不再采用中国生产的牛奶,并“开始检测在中国制售的产品中的所有牛奶成份中是否含有三聚氰胺,包括那些原产地不在中国的牛奶原料”。另据《南华早报》报道,纳贝斯克母公司香港卡夫食品(Kraft Foods Hong Kong)于昨天承认,其在中国生产的Ritz饼干中含有三聚氰氨。

       三聚氰氨的分子结构与蛋白质相似,加入牛奶后会使加水稀释的低质牛奶变得富含蛋白质,并对人体健康构成威胁。中国的五万三千多名新生婴幼儿因食用此类毒奶粉而出现肾功能障碍、大约一万三千多名婴幼儿入院接受治疗、至少4名幼儿死亡。此外,有关部门收缴了8,256吨掺入三聚氰胺的鲜奶和其它含奶产品。

       而后者的后果是最为严重的,以至于许多公司企业和当局都为此“公开道歉”。昨天,三鹿集团总部所在地石家庄市政府副秘书长、新闻发言人王建国在接受新华社采访时表示,“三鹿牌婴幼儿配方奶粉事件给广大消费者带来了很大伤害,造成了重大社会影响,作为当地政府,对这次事件的发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为此深感内疚和痛心,对广大婴幼儿患者及其家长表示深深的歉意”!事实上,石家庄市政府于一个月以前就掌握了相关情况却欺上瞒下,导致事件愈演愈烈。但是,台湾行政院长刘兆玄并不买帐,要求“政府正式道歉”;赔偿企业损失。台湾大量进口和使用大陆产乳制品,据悉损失至少为70亿台币。

       今天中国国庆节之际,政府表示将对婴幼儿进行免费的肾功能检查。一段时间以来,焦虑不安的家长凌晨便在各大儿童医院前排起了队等待为孩子作检查。

       然而,仍有人对毒奶粉毫不介意,那就是缅甸军政府。尽管政府禁止进口中国乳制品,但官方媒体对这起事件只字不提,仍然使用中国奶粉。缅甸的半公斤装中国奶粉售价大约只有0.45欧元;而泰国产的奶粉价格则高出了四倍。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教宗指出基督信仰的望德“不是可能会到来也可能不会的,而是肯定的事实”
01/02/2017 18:06
年轻人是越南社会及教会的希望
19/04/2011
辣比罗森:以色列的处理方式令梵蒂冈愤怒
17/01/2010
陈枢机表示中国和中国教会的命运掌握在玛利亚的手中
23/05/2008
教宗指出教会的一切来自玛利亚的“愿照你的话成就我”
25/03/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