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05/2016, 16.48
孟加拉国 – 伊斯兰
發送給朋友

达卡惨案和人们未能完全弄懂的雷根斯堡教导

作者 Bernardo Cervellera

制造屠杀的凶手是“失控的年轻人”,多年的舒适安逸生活后皈依伊斯兰激进思想。温和派伊斯兰应谴责伊斯兰极端主义。穆斯林将矛头指向了播种仇恨与藐视的没文化的穆斯林教长们。再次重温教宗本笃十六世的雷根斯堡讲话,将宗教视为“非理性”产物加以排斥的西方作出反省。不要天主的伊斯兰极端势力和西方遥相呼应

罗马(亚洲新闻)—孟加拉国和意大利仍因七月一日发生在达卡的惨案而沉浸在巨大的悲愤和震惊中。九名意大利人、七名日本人、一名美国人、一名印度人和四名孟加拉国人惨死在达卡市中心的餐厅里。

            这种悲愤和震惊还因为,我们所认识的孟加拉国伊斯兰历来是友好的、热衷对话的。但今天,我们看到一个残酷的、无情的、极端主义的孟加拉国的伊斯兰。

            震惊是因为我们发现三名恐怖分子是二十二岁的富家子弟、在国际知名公学受的教育。完全不同于我们通常习惯了的饱受贫困、痛苦煎熬;被极端主义伊斯兰经院洗了脑的穆斯林。据孟加拉国警方介绍,只有一名恐怖分子符合人们习以为常的恐怖分子形象。其他人则是富家子弟、执政党成员之子;在澳大利亚和吉隆坡或者首都达卡最好的贵族学校里拿了文凭的子弟。但就像警察定义的,他们又是一伙儿失控的青年。多年骄奢淫逸、舒适放荡的生活——正如他们的社交网站上显示的——后,他们中的一些人离家出走、无影无踪。

            退休的安全部门高官萨克哈瓦特·侯赛因指出,至少一百五十名(或者二百名)这样的孟加拉国青年下落不明。他们可能到了叙利亚或者伊拉克与伊斯兰国并肩作战。

            如果说我们从悲愤和震惊过渡到行动,那么要面对的第一个问题就是温和派伊斯兰与极端势力伊斯兰之间的关系。孟加拉国总理哈西娜谴责了屠杀后立即表示,“这不是伊斯兰”。她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反对派内就有一个伊斯兰政党。一旦批评此类伊斯兰,便意味着更多的人会追随她的政治对手。

            意大利和欧洲也一样,这里的穆斯林对这场灾难至今保持沉默。此间的穆斯林协会立即撇清关系也称“这不是伊斯兰”;这些年轻人杀人之前已经“失控了”;他们要求人们颂念可兰经恰恰是伊斯兰国惯用的方式。有一种对伊斯兰的诠释使人走向暴力,浮躁轻率、急功近利的年轻人为之吸引并着了魔。有的穆斯林教长和经师们不断藐视贬低其它宗教、贬低西方、贬低异端(什叶派穆斯林或者艾哈迈迪派)。为了净化伊斯兰的土地,他们宁愿摧毁一切,包括自己。这难道不是伊斯兰世界站出来揭露暴力诠释伊斯兰可兰经的时刻吗?!难道不是谴责和痛斥这些教长煽动人们贬低和仇视其它宗教的时候吗?难道不是开始或者本着温和派、人权和女性权益的原则出发重新审视穆斯林信仰的时候吗?

            我的社交网站上有一名穆斯林的“反省”,指责了许多支持沙利亚但同时却又说“伊斯兰国不代表我们”的穆斯林信徒的“虚伪”。现在,“要么我们与伊斯兰国结盟、停止闹剧;要么我们调整我们对伊斯兰的认识、消除灰尘,也就是沙利亚和可兰经经师们发明的那些律法”。另一个人写道,“穆斯林教长中的绝大部分没有任何文化修养,从无意教导信徒们宽容”。他还援引“伊斯兰主义理论”,指责这些穆斯林教长们利用书籍和电视“教导仇恨、贬低和拒绝其它”宗教和人。我们真心希望这种睿智能够在我们的穆斯林朋友中间得到普及,希望我们的自由主义派政府能够警惕,不要让任何人都可以宣讲、让极端主义势力的国家资助此类教长、要敢于谴责。

            试图探出伊斯兰-暴力这二项式究竟之际,脑海里闪现出了教宗本笃十六世在德国雷根斯堡的著名训导。当年,本笃十六世建议穆斯林世界认识到暴力是不配打着上主,也就是理性的旗号的。瞬间,官方和非官方舆论尽管根本没有完全弄懂其中的深刻含义、一知半解都未能做到便铺天盖地、口诛笔伐。许多人更断章取义地节选本笃十六世谈及伊斯兰的一段,只为了吸引人眼球的头版头条大标题。公然不顾讲话的其它段落中还谈到了西方、西方将宗教贬低为“非理性的”。

            事实上,伊斯兰世界真的需要做出反省,西方世界也需要做出同样的反省。那些受过良好教育、过着全球化世俗生活的孟加拉国青年人这样死心塌地地献身伊斯兰,的确让我们的模式陷入了危机。这种模式将能力、功名利禄、舒适安逸的生活视为理想,根本无视天主。伊斯兰国“失控的”年轻人与那些在巴黎、布鲁塞尔、伦敦……制造恐怖袭击的年轻十分相似;与那些在蜜罐里度过了少年时代后便决定奔赴叙利亚或者伊拉克与伊斯兰国并肩作战的西方青少年十分相似。一名专门研究这一现象的法国穆斯林杜尼亚·博扎讲述这些青年的家庭背景时鲜明地——甚至可能是无意识地——揭示出,这些家庭都十分世俗化、没有任何宗教内涵和信仰。由此,当他们生活意义的问题变得十分紧迫时,便会陷入网上极端主义宣讲者的陷阱,沦为他们的猎物。因为他们自己根本不具备辨别真假宗教讲话的能力、因为从没有遇到过真正的信仰见证。

            我们没有谈到达卡的那些可怜的受害者们。相反,他们中的有些人甚至因为信仰和爱德而出名。我们所指的西方,是社会和国家中藐视宗教的西方、认为宗教是“非理性的”,因此而不配人为之投入精力、排斥宗教、将宗教视为私人的,甚至要予以压制,以便防止宗教危害社会、没有宗教的社会会运作的更加高效一些。部分学者认为,一些宗教的暴力极端主义是没有天主的西方的另一面、嘲笑宗教的西方。我们应该完整地重温本笃十六世的雷根斯堡讲话全文,这对穆斯林与暴力切割是很重要的,并对西方重返理性主义、拥抱宗教也是十分重要的。正如本笃十六世教导的,做不到这一点,西方(正如极端主义伊斯兰一样)永远也无法弄明白其它文化、导致暴力,使我们越来越觉得是非理性的,但实际上并非如此。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伊斯兰极端势力日益嚣张,但平民百姓捍卫民主
11/02/2005
达喀尔市选举:基督徒支持人民联盟党候选人
16/01/2020 18:17
达卡,在沙特阿拉伯受虐妇女对所受酷刑提出控诉
06/11/2019 16:36
达卡:学生被杀是「沉默文化」的后果
10/10/2019 17:34
天主教歌手被授予「纳兹鲁音乐」奖,孟加拉穆斯林诗人
17/06/2019 13: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