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 June 2016
AsiaNews.it Twitter AsiaNews.it Facebook
Geographic areas




  • > Africa
  • > Central Asia
  • > Europe
  • > Middle East
  • > Nord America
  • > North Asia
  • > South Asia
  • > South East Asia
  • > South West Asia
  • > Sud America
  • > East Asia

  • mediazioni e arbitrati, risoluzione alternativa delle controversie e servizi di mediazione e arbitrato


    » 04/21/2012, 00.00

    朝鲜

    逃离饥饿的赵陈蕙在基督内得到了食粮



    一个北朝鲜家庭的故事:为了躲避饥荒和平壤独裁政权暴力而逃离北方的这家人,直到与耶稣和救恩相遇后才摆脱了困难。毫无意义的痛苦之旅,却化成了一家人最重要的机遇

    首尔(亚洲新闻)-从饥饿到与基督之爱相遇,堪称是二十四岁的朝鲜脱北者赵陈蕙经历的概括。她亲眼看到一家人面临死亡威胁,幸存后,与耶稣相遇、成功逃往美国。新教互联网站Ans上刊登了其传奇般的经历:

           现和母亲、姐姐一起生活在美国弗吉尼亚的赵陈蕙是受无神论教育长大的。她们是一家八口中唯一幸存下来。北朝鲜的最后一次饥荒中,她的祖母去世了。至今她还记得,祖母临终前想吃一个土豆。

           这里所指的是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当时,前苏联垮台、中国向着世界展示了开放了迹象,二者停止了援助平壤共产党政权。于是,北朝鲜人被迫靠树皮等冲饥。

           饱经多年的磨难后,她的父母于一九九七年决定冒死逃到中国境内:看到丰富的食品,他们决定多次冒险以便得到更多的大米。第三次,他们被捕了。

           父亲从此失踪,"后来我们才知道他死在了一列押送犯人的列车上。十天没吃、没喝,手被反绑着。独裁政权连老百姓都养不起,何况犯人"。她的母亲遭到了暴打。但总之还是幸运的,"可能是因为意识到她怀孕了"。几个月后,她产下了一个男婴。但同时,到中国寻找食物的大女儿却失踪了。"很可能是被人贩子拐走了,我相信再也见不到她了"。于是,为了哺育她和弟弟,母亲决定重返中国。但饥荒夺走了弟弟和祖母的生命。

           一年后,警察又来到赵陈蕙家中,赶走了所有人:按照北朝鲜的法规,犯罪分子要严惩到第三代。为此,这家人只剩下了赵陈蕙和她的姐姐、弟弟、妈妈。她们和一百多个家庭一起,逃向边界。

           在某个村子的熟人家里停歇时,赵陈蕙的母亲意识到无法带着三个孩子上路。只好含泪把儿子留给这家人。今天,她们都表示"再也见不到弟弟了"。

           越境后,她们藏在中国境内。在田间行走时,她听到了从未听到过的音乐声,那是基督教的圣诗。的确,她遇到了一个地下基督教团体。"听他们唱歌时,祖母出现在我眼前,对我说这里是能够让我痊愈的地方"。

           于是,赵陈蕙开始同传教士接触、参与地下的读经班。发现了福音的伟大、和其他基督信徒的爱后,她决定皈依基督信仰。但母亲却反对,"甚至说不再认我这个女儿。但是,基督召叫了我,而且没有错"。不久,认识了其他传教士后,她的母亲和姐姐也都领洗了。

           在中国秘密生活了十年后,这家人于十月成功获得到美国政治避难的难民身份。现在,她们生活在美国。赵陈蕙希望成为一名传教士:"朝鲜迟早要统一,我要把基督的福音带给我所有的兄弟姐妹们"。

    e-mail this to a friend Printable version










    另见



    Editor's choices

    中国 - 梵蒂冈
    梵蒂冈在马达钦事件上的沉默造成的混乱与争议

    Bernardo Cervellera

    部分人认为,马达钦主教盛赞爱国会、“罪己诏”仅仅是陷害他的“污泥”。也有人认为他“为了教区利益”甘愿忍辱负重。许多人质疑圣座的沉默:对文章内容保持沉默、对上海主教遭遇的迫害保持沉默。质疑梵蒂冈内部有人乐见马达钦事件,但是,出现了另外一个问题:本笃十六世的信(其中指爱国会与天主教教义无法调和)被取缔了吗?谁取缔的?面临走上一条没有真理、一味妥协道路的危险


    中国 - 梵蒂冈
    中国和梵蒂冈:马主教“变脸”激起难以置信和令人沮丧的反应

    Bernardo Cervellera

    辞去爱国会职务后,被软禁四年。马主教现在似乎要收回自己的立场、弘扬爱国会及其为中国教会发挥的作用。部分教友认为他是“被迫的”、有人认为他是“过分压力”的受害者、有人甚至指这一“屈服”是上海团体重获自由所要“付出的代价”,或许九月重新开放关了四年的修道院。梵蒂冈不太相信主教的这一声明。一名中国主教自问,圣座与中国的对话是否还有用、担心梵蒂冈内有人指使马达钦主教“自白”讨好中国政府


    AsiaNews IS ALSO A MONTHLY!

    AsiaNews monthly magazine (in Italian) is free.
     

    SUBSCRIBE NOW

    News feed

    Canale RSScanale RSS 

    Add to Google









     

    IRAN 2016 Banner

    2003 © All rights reserved - AsiaNews C.F. e P.Iva: 00889190153 - GL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