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0/2018, 16.56
中國-梵蒂岡
發送給朋友

闽东神父: 昨天和今天「忠贞」于教宗的闽东教会

作者 P. Luo Wen

罗文神父解释了郭希锦主教为何接受教宗方济各的要求, 辞去正权主教的身份, 让位于以前绝罚的詹思禄主教。闽东地下教会被要求不要与非法主教共祭,他们对教宗「忠贞」;今天, 他们服从教宗,为了教会的团结。地下神父们正在思考放弃神父身份。与政府关系的问题, 为了不使教会 (官方) 成为由「官员」组成的「国家」教会。

闽东 (亚洲新闻) - 「最初,我们选择走『地下』路线, 因为教廷不承认官方主教, 所以我们也拒绝与他们的圣事共融。但是今天我们也承认官方主教是我们的主教, 因为这是教宗的命令。」这就是闽东教区罗文神父解释他的主教郭希锦主教同意退下正权主教, 接受成为辅理主教 (中国政府尚未承认他), 服从教宗方济各的要求,让位给以前绝罚的詹思禄主教。詹思禄最近被接纳重返教会共融。以下发表的文章, 罗文神父说, 郭主教和其神父的决定,出于他们是『忠贞』的教会, 地下教会经常表明这一点, 不被政府承认及被视为非法团体。

罗文神父解释说: 「他们对教宗和对耶稣基督教会的忠贞」而不是对「意见」或原则的忠贞。这明确的立场, 在地下团体引起了各种批评, 认为郭主教和其教会的决定是「叛徒」,「向政府出卖了中国教会」, 而这指控正在梵蒂冈家门口提出。

在各个地下团体,中国-梵蒂冈协议、取消7位官方主教的绝罚规定,对爱国会(其原则与天主教教义『不相符合』) 的活动沉默, 都在敦促他们许多神父考虑放弃神父身份的可能性。罗文神父提出的解释,是对关于地下团体在目前情况下必须做什么的辩论的决定性贡献, 也显示了郭主教和他的神父的光辉证词。

官方团体的神父们也在社交媒体上发表了文章, 感谢罗文神父所说的话, 并感谢罗文神父和闽东教会对教宗的『忠贞』, 教宗「终于」为中国教会的团结而努力。然而, 当梵蒂冈要求他们不要与教廷不承认的官方主教合作时, 没有提到任何他们「不忠贞」的行为。如何在中国社会中活出天主教信仰而不成为政府官员,是所有人迫切关注的问题。也是为了梵蒂冈。罗文神父文章如下:

上个星期四(12月13日)晚上弥撒完之后回教区开完会,回到堂区已过午夜,因为看到某公众号为抢头条,推出了一条并不完全属实的文章,并且其中一些数据也有出入,我不想这个建立在臆测基础上的文章误导读者对我们闽东教区的主教更迭事件,所以不顾早已精疲力尽,连夜尽量以客观报道的体裁写了一篇新闻。

昨天早上有朋友给我转来一篇文章,其中有一段是关于我那篇文章的评论:“忠贞半生的罗文神父昨晚便迫不急待写了一则新闻,通报战果。”“教会合一局面当然人人乐见,罗神父盛赞郭主教牺牲服从,这自然是神职的当配德性。

但是以往几十年所坚持的,今天转变的如此爽快,究竟不免会让别人多想一点儿。”我一看不禁哑然失笑,这小娃娃好了伤疤忘了疼,冒冒失失口无遮挡的老毛病又犯了,其沉稳程度与实际年龄严重不符!

我们闽东教区在教廷的备案名为“福宁教区”,因为当时的行政隶属福宁府。1923年12月27日,从福建北境代牧区分设福宁府代牧区,1946年4月11日,罗马教廷在中国建立圣统制,福宁府代牧区升格为福宁教区,首任主教为西班牙道明会士赵炳文主教。

由宗座任命的历任主教有:牛会卿署理主教(895年9月18日生于中国河北省新河县雅家寨。1923年9月30日晋铎,1943年4月4日,被教廷任命为阳谷教区宗座代牧,同年祝圣主教。1946年4月11日任阳谷教区主教,1948年兼任福建省福宁教区署理主教、1952年8月7日兼任嘉义教区署理主教 (1952年─1969年),1973年2月28日去世,享年77岁。)谢仕光主教(河北省保定市清苑县蒋庄村)、黄守诚主教(福建福安康厝),郭希锦主教(福建福安西隐)、詹思禄主教(福建宁德岭厚)。

闽东教区行政隶属宁德市,地处福建东北角,北接温州,南连福州,东临东海,西靠南平。当代的闽东教区在中梵临时协议之前并不为太多的人所知,但在中国教会史上却拥有着响当当的数个“第一”,这里是第一位国籍神父、第一位国籍主教罗文藻的故乡(福建福安罗江人,与我同宗同村),中国的第一位守贞女陈子东也出在闽东(福建福安下邳人),来华福传第一位致命者(纪念日在一月十五日的圣刘方济加比来)牺牲地。

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教会复兴初期,涌现了惊人的圣召,鼎盛时期共有六百余名守贞女(解放前留下的三百余名与新生的三百余名),如今仍有仁爱圣心小姐妹会与中华道明修女会两个女修会扎根在这块热土上。

在上个世纪末,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同时存在着公开教会与地下教会两个团体,近日因着宗座的一纸通知书,两个团体在体制上已实现了完全的合一,原地上团体有主教一位,神父七位,原地下团体有主教一位,神父约54位,现在我们教区有着超过六十位的神父父及八万多天主教徒。

多年来我们坚持走“地下”路线,其性质貌似与今天接受詹思禄为我们的主教是相矛盾的,但其实并不矛盾。既然大家都称地下教会为“忠贞教会”,那么这“忠贞”二字何解?忠贞就意味着忠于一个更高的权威----忠于教会传统、忠于基督在世的代表。当初我们选择走“地下”路线,是因为宗座不认可地上的主教,所以我们拒绝与他们在圣事上的共融;今天我们接受地上的主教为我们的主教,同样因为这是宗座的命令,所以当初的拒绝与今天的接纳完全同属一个性质。

当然,每个人心里都有自己的想法,但想法归想法,意见归意见,却不能构成不服从的理由,那小娃娃说我“以往几十年所坚持的,今天转变的如此爽快”到底是什么意思呢?难道我要在网络上表示抗议以此表达我的铁骨铮铮忠贞依旧?倘若如此,那我们整个教区这四十年的忠贞到底忠贞谁了?忠贞于自己的喜好与决定?做着天主的工作,做着做着就忘了天主是为天主工作者的通病。既然我们只是主耶稣葡萄园的工人,工人可以向主人提建议,实在干不下去了,可以辞职,但却万万没有权力与主人对着干。信仰是自己的,教会是耶稣的,连教宗的任命都敢拒绝还要在网络上发牢骚,那你忠贞个鬼!

服从是与敬佩是两个不同的概念,前者属法律层次,后者属心灵层次。每个人都可以有并且实际也都有自己的想法与价值观,但却不能成为拒绝在原则性服从上的理由。作为一名神父,除了自己的情感喜好之外更负有引导教友的责任,在很多问题上,我们只能有泪也往肚里吞,然后以高度的克制去表达理性的教导。

否则口无遮挡,想什么说什么,那嘴巴岂不成了抽水马桶,一摁开关,哗啦啦地往外冲?文艺学上有一句话:宣泄不是艺术,节制才是艺术。艺术如此,作人亦然!这点道理要是都不懂,别说多想一会儿,就是想破脑袋也想不明白的。

郭希锦主教是我的老师,我们十位同学的整个修生生涯都是他一手带出来的,我对他还是有着相当的了解的。

在我们的修生时代,他就经常告诉我们:我们选择这一条路必须要作好以后靠边站的心理准备,我们的目的仅是为了保持信仰的完整,不是为了个人的权利与荣誉,将来有一天中梵关系正常了,我们肯定都要靠边站。除了政治因素之外,毕竟我们所受的教育不如公开教会的正规,在学识方面我们要逊人一筹,但我们没有理由在服从与谦逊方面也成为地下人。

我们整个教区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末开始就一直一面坚持信仰,一面保持积极地与政府对话,努力让政府明白,我们的坚持只是为了信仰,并不是为了对抗。就这样,我们近三十多年来一直在尽力作好公民与好信徒之间保持着平衡,教区从没有出现过极端观点与极端事件,神父弟兄们极为团结。前天下午当郭主教在全体司铎会议上向大家宣布,从现在开始他已经不再担任闽东教区正权主教,并呼吁大家以信德去接纳并服从詹思禄主教之时,现场没有一个神父站出来造反。这样的教区,这样的团体,难道不是天主特恩长期临在的证明吗?

郭希锦主教当年教导我们的,今天他自己做到了,我们全体司铎弟兄也都做到了,这样的忠贞难道还有值得怀疑的?这就是郭希锦主教的伟大之处,整个闽东神父的伟大之处!

人千万不要自作聪明地去干预天主的计划。想当初,厄娃为了让人类更聪明一点,吃了智慧树上的果子,自己失去了原始义德且留下了贻害万年的原罪;撒辣依为了让亚巴郎尽快地实现天主对他的许诺,将自己的婢女哈加尔给了他,遂有了为人像野驴般的依市玛尔,而天主对亚巴郎的祝福并不由他而出。圣经有遗训,无贻来者羞!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政坛大地震,马英九辞去国民党主席职
02/12/2014
回历新年:什叶派游行庆祝遇炸弹爆炸
24/11/2012
教宗说:要将耶稣赐给我们的“塔冷通”在成倍的赢利之后交还回去
16/11/2008
达玛马蒂亚枢机鼓励“医务人员本着信仰精神去从事医务工作”
01/04/2006
基地组织指控百名埃及加拿大科普特人皈化居民为基督徒
23/12/2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