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03/2020, 13.16
梵蒂冈-中国
發送給朋友

陈枢机在公开信中回应雷枢机的批评

作者 Card. Joseph Zen

香港荣休主教质疑教宗之间有着「深刻地和谐」,并要求提供教宗本笃十六世批准签署中梵临时协议的有关证据。国务卿「乐意被误导」,并认为北京要求主教和神父加入的「独立教会」会与往昔有所不同。

香港(亚洲新闻)- 两天前,即四旬期的第一个主日,陈日君枢机发布了一封公开信,并在其中对雷(Giovanni Battista Re)枢机提出的批评作出回应。枢机主教团团长雷枢机致信所有枢机(我们将在另一篇文章中发布),并在信中批评香港荣休主教对中梵临时协议提出的负面看法,强调「最后三位教宗在思想与行动上有着深刻的和谐」。

陈枢机几乎是逐点回应针对他提出的指责,并质疑教宗之间有着深刻的和谐,尤其是教宗本笃十六世会在签署中梵协议一事上与教宗方济各保持一致。他还指责国务卿帕罗林(Pietro Parolin)枢机「乐意被误导」,并认为中国今日宣扬的「独立教会」的概念与毛时代的有所不同。在《圣座关于中国神职人员民事登记的牧灵指导》文件中,承认神父和主教目前可以登记加入。以下便是陈枢机以中文发布在博客上的信函内容。

致枢机团团长雷若翰

枢机大人阁下,

请容忍我以公开信方式回应你的大函,这样我们的对话在时间上更直接。

阁下二月二十六日的信在昨天(二月二十九日)才有人传给我看,原来那是阁下上任后的第一封公函,而此函内容却是针对我,我岂能不受宠若惊?但阁下这样做法倒颇勇敢。阁下也知道信中讨论的问题相当复杂,这样插手看来似有危险会影响阁下在枢机团内的形象及以后的运作。不过看来今天在宗座有一位「副教宗」能给所有合作者惊人的勇气。

让我来分段回应阁下的大函。

1. 信中强调三位教宗对中梵问题的看法,基本上是连贯的。我请大家参考《最后的谈话》(Ultime conversazioni)一书,161-162页。(教宗本笃赠书给我,写了「在祈祷中及思想上我俩共融」。)

记者Peter Seewald问教宗本笃:

「你有否赞同及支持过教宗(若望保禄二世)的『东方政策』?」

教宗本笃回答说:

「我能有谈论过。很明显,卡萨罗尼枢机(Casaroli)所执行的政策,虽然目的良好,但事实上是失败的。

教宗若望保禄二世的新方针是来自他亲身和那些政权交手所得的经验。

当然那时谁也想不到(欧洲的)共产党会这么快倒台,但很明显的(教会面对那些政权)不应该妥协和让步,但要强力对抗到底。

这是若望保禄二世基本的看法,我也同意。」

2. 阁下要向我证明教宗本笃十六已经通过了今天圣座和北京签署的协议很容易:一是给我看看协议正文(至今我未能一睹)二是给我看看阁下在档案处查到的证件。当然大家还会问为什么那时沒有签成呢?

3. 至于说现在讲「独立自办」已不是「『绝对』独立自办」。这样的改变真是惊天动地,「划时代的」。但我怕这改变只存在在宗座国务卿大人的脑里,恐怕也是在那位传信部唯一识中文的文书的翻译中出了问题(他也有份翻译了教宗本笃2007年的信,至少犯了十个错)。不过这位很聪明的国务卿,虽不识中文,也未必真会被误导,看来他更可能是乐意被误导了。

4. 大函的第四部份读来颇混乱,我不太明白。其实,发生的事摆在我们眼前(秘密协议,七位被绝罚者被任命为主教,鼓励地下的入爱国会)。我有理由肯定是国务卿误导、操纵教宗。教宗对我非常亲切但不答覆我的许多问题。许多教廷的指示我绝不了解。大陆的兄弟哭着问我「怎么办」。我说教廷说可以做的,有人做了你们不要批评。还好圣座也说会尊重你们的良心,那么你们安静地真正退到地下去吧(如罗马初期教会的地窑处境)。对任何不公道的遭遇不要强力反抗,免得受更大损失。

请阁下指出我错在哪里?

5. 至于祈祷,我绝对同意是最重要的事。

不久前我注意到圣座特別鼓励用《Sub tuum praesidium》呼求圣母及一篇呼求圣弥额尔总领天神的经文。当然最传统为教宗祈祷的《Oremus pro Pontifice Nostro》,尤其是那最后一句「愿主不要让他陷於敌人的诡计」。

祝阁下在枢机团团长高职任内有比今日更喜乐的时光!

卑微的

陈日君枢机
 
四旬期第一主日

玛窦福音(4:8-10)

魔鬼又把他带到一座极高的山上,将世上的一切国度及其荣华指给他看,对他说:「你若俯伏朝拜我,我必把这一切交给你。」耶稣就对他说:「去吧!撒弹!因为经上记载:『你要朝拜上主,你的天主,惟独事奉他。』」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