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18/2019, 17.06
俄罗斯 - 乌克兰
發送給朋友

顿巴斯东正教朝圣者之间的分裂灾殃

頓涅茨克及卢甘斯克自行宣布成立亲俄人民共和国,斯维亚托戈尔斯克隐修士于俄罗斯乌克兰之间的冲突事件中继续保持中立。继君士坦丁堡会议,因基辅牧首取得自主教会地位而引发的“撒旦的分裂”受到斯维亚托戈尔斯克隐修士的藐视。今日,普京于塞瓦斯托波尔庆祝克里米亚”入俄”五周年纪念。

莫斯科 (亚洲新闻)- 俄罗斯乌克兰混合战争开始至今已五周年,俄罗斯网站Lenta.ru的记者,伊戈尔·洛多尔(Igor Rotar)前往位于顿巴斯的修道院,此处混合战争的冲突依然持续不断。

作为朝圣者,伊戈尔·洛多尔试图去了解当地人们如何生活,两个教会正式分裂后信徒们如何实践东正教信仰等问题。就在今日,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访问克里米亚和塞瓦斯托波尔市,并参加庆祝克里米亚公投和“入俄”五周年的活动。

洛多尔此次访问的修道院位于斯维亚托戈尔斯克,乌克兰语为“圣山”的意思,以此纪念整个东正派修道制度的中心-阿索斯山。该修道院闻名于乌克兰及海外,处于冲突事件最为激烈的地方 - 邻斯拉维扬斯克市。

该修道院为”拉伏拉“的一种,与著名的基辅洞窟修道院及佩乔尔斯克修道院相似,即一个由多个受集体修道方式启发的教堂及修道团体组成的修院,俄罗斯-乌克兰修道制度的特色便是修士团之间各自有着不同的发愿及禁欲制度。

斯维亚托戈尔斯克闻名于整个俄罗斯帝国;诸多艺术家和文人,如著名无神论作家安东·契诃夫费、奥多尔·秋切夫、伊万·蒲宁及玛琳娜·茨维塔耶娃均来此访问过。

2014年8月,俄罗斯时光机器乐团的歌手及吉他手,安德烈·马卡列维奇(Andrej Makarevich)来此访问因不堪忍受俄罗斯导弹轰炸而逃难至斯维亚托戈尔斯克的难民,并因此被莫斯科列为祖国的敌人。据说乌克兰前任总统维克托·亚努科维奇也曾多日藏身于此,但自2014年2月起,便开始居住于由普京总统提供的莫斯科乡间别墅中。

与其他乌克兰拉伏拉一样,斯维亚托戈尔斯克也可能从现任所有者,莫斯科牧首的手中被没收,并由此合并入新的乌克兰自主正教区。基于以上原因,即使隐修士们避免在两个东正教会辖区之间的冲突中采取公开立场,近三个月以来的朝圣者人数依然急速上升。

圣所的安全问题暂由斯维亚托戈尔斯克地方自愿武装团体-斯维亚托戈尔斯克哥萨克营负责。其指挥官维塔利·库辛酋长(Vitalij Kushin)告诉记者:他因叶利钦的背叛而对苏联武装部队失望并辞职,与乌克兰总统列昂尼德·库奇马一样,自苏联解体之后便一心恢复帝制。

如果隐修士们一直在试图保持中立,反之,该地区的神父及信徒们自首次冲突便已进入战场,并支持頓涅茨克与卢甘斯克两个亲俄人民共和国的教会分裂者。頓涅茨克与卢甘斯克两个人民共和国目前仅被俄罗斯所承认,乌克兰军队也不断试图夺回对其的控制。东正教神父煽动所有人参加反对基辅军队的“圣战”,忏悔并祝福与俄罗斯雇佣兵一起的信徒及哥萨克。

该地区的一位本堂神父及著名的本地诗人,维塔利·维斯利神父(Vitalij Veselij),借由个人作品对叛军祝福:我爱俄罗斯士兵/随时准备为祖国牺牲/保护她免受北大西洋公约组织等怪物/和强盗的攻击!基于以上原因,乌克兰当局更加坚信,全国均应摆脱所有仍然依附于莫斯科宗主教区的团体。

为了避免被拒之门外,伊戈尔·洛多尔决定作为一名普通的朝圣者前往拉伏拉,隐修士们在集体食堂中招待他,通常他们会为来客提供一顿由土豆和咸黄瓜组成的简餐。在冲突事件最为激烈的时期,隐修士们为近百余名难民提供庇护所,如今已有近50余所。二十世纪初,沙皇尼古拉二世也受到过隐修士的招待,并以他的名义于交火区外建造了一家名为 Il Monarca的餐厅,但洛多尔说这里的食物比隐修士那里还差。

难民中有一位从顿涅茨克逃离的75岁老妇人,娜塔莉娅(Natalia),她接受了洛多尔的采访并说:“每一位来这里的人均应进行登记,否则将会失去食宿及任何其他形式的援助;我和我45岁的儿子一起来到这里,他在部队服役时因战争而导致瘫痪。庇护所里有很多破产的退休人员,如果我是普京,我会赶往现场,一探究竟。”

相较于难民所,隐修士的修道院位于拉伏拉最偏僻的地方,由于这里没有其他可以取暖的方式,他们会与难民一起去捡柴火。从隐修士到地缘政治,因君士坦丁堡会议而引发的“撒旦的分裂”一直是修道院居民之间讨论最多的话题之一:“你知道吗,乌克兰人民是不存在的,我们都是俄罗斯人;我们都生活在小俄罗斯里。” 哈尔科夫的阿列克谢(Aleksej)借此影射古老的帝国称呼:小罗斯或小俄罗斯,而如今,该称呼被众多乌克兰民族主义者所痛恨。根据阿列克谢所言,乌克兰亲欧盟示威就是“对我们罪恶的神圣惩罚”,中世纪时期,自蒙古统治了俄罗斯之后开始,这便是俄罗斯人对所有灾难的定义。

塞尔吉(Sergej)是修道院里另一位来自卢甘斯克的难民,他也证实了这一点:“整个世界,包括俄罗斯在内,已向恶魔投降,只有在这里,顿巴斯,我们保留了真正的东正教信仰!我们不使用电子芯片等所有与罪恶有关的物品。。。上世纪,先知圣斐理伯曾在我们卢甘斯克地区传道,他已经预言过苏联的解体及小俄罗斯敌基督的胜利。” 来自阿夫迪夫卡的罗曼(Roman)也同意塞尔吉的看法,他建议记者向全世界转达并使其来顿巴斯祈获救赎,尤其是美国人,很快天主将因为美国所犯的罪恶而将其摧毁。如此一来就会有一个新的俄罗斯沙皇,并于此创建东正教的王国!”

修道院其中一位院长同意与洛多尔进行一次非正式的谈话,并承认此次自主教会的分裂自冲突开始时就应该发生,“当无法无天已成为常态,教廷亦沦为一场酒神节,或许这是一件好事,这样我们就可以清除杂草。” 顿巴斯地区人民长期以来的分裂造成了今日东正教徒强烈的排他激进主义,通过分裂国家、家庭以及各教会,将最亲近的亲人也视为自己最仇视的敌人。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费拉瑞特在乌克兰分裂中闹分家
26/06/2019 18:18
传教士摄影镜头中的中国
18/12/2003
印度基督教学校继续遭受迫害
26/04/2019 14:21
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在君士坦丁堡与巴尔多禄茂会面
09/08/2019 13:41
印度教会:祝贺莫迪,让我们共同努力
27/05/2019 12: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