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28/2009, 00.00
中国 – 香港
發送給朋友

香港工会领导人指中国面临重演六四的危险

作者 Lee Cheuk Yan
没有民主的中国陷入不公正和腐败。工人、农民和民工的暴动,标志着北京再次徘徊在一场官民新危机的边缘。香港是中国民主的催化剂。一天安门事件见证的叙述,二十年来,不得前往中国

香港(亚洲新闻)五十二岁的李卓人,是香港立委、香港职工会联盟秘书长及泛民派成员。六四时,和所有港人一样他帮助北京青年。六四前不久,成功将募集来的捐款送给学生,用于购买帐篷、传真机和食品。一度被捕入狱,几天后被遣返回港。从那时起,李卓人便成为为数不多的被禁返大陆的港人之一。除六四外,还因为他支持香港和中国的工人

       许多人问我,为什么还要纪念六四?总之,中国改变了。事实上,展望今天的中国足以看到令人惊异的进步。但是,这仅限于经济方面的变化。只有这一方面,可以说获得了许多成功,生产总值长期维持在10%的年增长率。但是,中共对人的态度却没有任何变化。此外,其腐败也没有任何变化。与二十年前相比,其唯一变化的就是腐败的程度。一如二十年前,人们继续因腐败而愤怒。

       在自由方面,还未见到任何变化。时至今日,仍然没有言论自由、政府封杀不同的意见、缺乏言论自由和结社自由。仅看一看其是怎样逮捕和封杀《零八宪章》签名者,便足以。刚刚听到一些可能会威胁中共的观点,便立即镇压。由此,他们逮捕了刘晓波;奥运期间逮捕了胡佳。他们的罪名仅仅是支持人权。

       为此,听到有人说中国已经变了,应该忘掉六四时,实在令人感到痛心。

       今年,不仅是天安门屠杀二十周年的纪念,也五四运动九十年周年纪念。那时,也是学生们要求中国进行“科学”和“民主”革命。九十年后,或许中国赢得了科学,但民主在哪里?中国历史上,要求民主的呼声长达几十年。时至今日,我们仍然没有民主、没有人权、没有自由。

       中国期待民主运动整整一个世纪了,却仍然尚未实现。为此,今天就更加迫切需要让北京政府牢记民主是尚未兑现的承诺;对中国人民来说,没有民主就会面临惨痛发展的危险。

       北京常常说民主是只适合于西方的。事实上,人们说没有民主和言论自由,就只有腐败。四川大地震便是最好的例子。除天安门之母外,现在又有了四川之母,她们的孩子在大地震中丧生。二OO八年五月,她们强烈要求就坍塌在孩子们身上的校舍建设问题展开调查。一年后的今天,就连胡锦涛主席在地震周年纪念上都只字未提“豆腐渣”工程问题。而一年前,政府曾经承诺要展开调查!

       另一个例子便是温家宝试图巩固经济,支持农民、帮助农民购买家电(也为了推动内需)。但是,钱却总是到不了农民的手中:仍然滞留在腐败的政府官员手中。

       当北京说“你们忘记人权、民主,重要的是让人民吃饱”时,完全是谎言。事实上,没有人权、民主、新闻自由,就无法滋养民众,而只能养肥那些腐败的官员。人民温饱的唯一保障是民主。

       此外,没有人权和民主,就无法填平贫富悬殊的沟壑。如果没有工会、民间社团的参与,就会面临着破坏。

       香港在支持天安门青年运动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二十年前的那些日子里,是我一生中最为痛苦的一段时间:看到青年被杀、人们用自行车或者自己的双肩运送伤员、人们的哭泣……。就在那几天,我到北京去给学生运动送募集来的钱。到达那里时,已是五月底了。我亲身见证了军队、坦克和民众之间的较量。我和香港学生一起去的,但后来我们走散了。我到医院里去找他们,最后,很幸运地找到了。他们受伤了,但还活着。

       当我们终于登上返港的飞机时,公安人员在飞机起飞前的一刻将我们拖了下来。我被关了三天,不知道等待我的是什么。三天后——我想可能是迫于港方压力,他们放了我们,让我们返回了香港。我知道香港的一些工人曾经说过,如果不放我,他们就会驾着卡车闯新华社驻港办事处,引爆一起国际丑闻。

       我还算幸运,但有许多中国人却入狱多年。

       对我们这些香港人来说,天安门运动曾是某种希望,希望独裁就此结束。为此,我们支持这一运动。但是,随着屠杀的爆发,我们的希望也破灭了。

       六四后,返回香港后,这里弥漫着恐吓和绝望的气氛。人们对未来失去了信心、竭尽全力移民、离开香港。我还记得,我的妻子那时正怀有身孕。人们问她,丈夫在中国遇到了麻烦,是否还有勇气要孩子。

       即便是现在,二十年后的今天,我们继续着这场战斗,为了让我们在中国的朋友们享有自由和民主。我们在香港所从事也是同样的斗争:我们在要本港内实现完全的民主、普选。但是,中共中央政治局遏制了二OO八和二O一二两次的可能。

如果中国不改变其对六四的立场,我们怎么期待北京承诺给予香港完全民主呢?这是同一场斗争、同一个运动。

为此,对我们港人来说继续支持中国民主是重要的。我们至少拥有点燃蜡烛纪念天安门遇难者的可能(就象每年在维园举行的烛光晚会一样)。但在北京,我们的同胞们就连纪念死者的自由都没有:他们禁止他们这样做。

我们一年一度的活动也是让那些从中国来香港的人可以纪念天安门。二OO五年,我们组织悼念赵紫阳的活动时,就有许多来自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人。他们来到我们这儿,因为在他们那里禁止纪念赵紫阳。

对于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中国人来说,到香港不仅仅是旅游,也是民主巡游。香港真的可以成为中国自由的催化剂。

香港的电视也发挥了作用:广东人经常看香港的电视节目。当香港有民主游行时,中国的电视就被屏蔽了。人们就明白了,啊,香港那又游行啦!

香港得益于其生活方式、电视、互联网、通讯等,已经对中国产生了深刻的影响。

纪念天安门二十周年,意味着让中国政府作出决定。国家已成为经济强国,尽管没有经济危机、大笔资金在流动;甚至有人说已不必在看G20,只看中美的G2就足够了……。但在面对其民众时,为什么却如此脆弱,以至于无法承受任何异见、压制异见呢?

领导人总是害怕会发生对他们不利的事。我想,他们十分担心日益恶化的腐败。持续了几十年的此类规模的腐败,导致许许多多民怨、造成了动乱,甚至又一场天安门事件。

诚然,我们不想看到又一场天安门事件。我们只要政府积极回应动乱、与民众接触、实施政治改革。在中国,变革的愿望是十分强烈的;政府应该决定何去何从、回应民间社会的要求。哪怕不会立即实施完全的民主,但至少开启迈向民主的步伐。由此,来避免又一场屠杀。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