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03/2021, 11.07
黎巴嫩
發送給朋友

黎巴嫩人流落街头呼唤反对政治危机

越来越多的人在座右铭下示威:“我们再没有可以失去的,因为我们已经失去了一切”。抗议活动涉及全国数个城市,道路阻塞及轮胎燃烧。黎巴嫩镑崩溃,黑市汇率为1美元兑1万黎巴嫩镑。

贝鲁特(亚洲新闻/通讯社)-“我们再没有可以失去的,因为我们已经失去了一切。”昨天越来越生气的人群高呼几次口号,它涌入黎巴嫩各个城市的街道和广场,以示抗议。当地货币的持续崩溃和政治危机有可能破坏建立国家的模式。

在黑市中,一美元的交易价格达到了创纪录的1万黎巴嫩镑,这是前所未有的-负-记录。

从提尔(Tire)到阿克卡尔(Akkar),从纳巴蒂耶(Nabatiyé)到塞伊达(Saïda),从首都到贝卡(Békaa)、杰贝勒(Jbeil),的黎波里(Tripoli)和巴特隆(Batroun)都有了同样的迫切呼喊,他们对政治和统治阶级的呼唤越来越急初,他们越来越多地把危机的根源和根源悬在该国一年半以上。在贝鲁特,示威者也封锁道路、纵火焚烧轮胎和垃圾箱,大喊:“人民要政权垮台”。

一名抗议者告诉《东方乐》(L'Orient-Le Jour)说:“我们已经有两周没电了,美元的交易价格为1万镑,黎巴嫩人没有工作。”他没有透露姓名,但他来自阿马尔运动(Amal movement)的领地甘达克(Khandak el-Ghamik)。他说:“我们反对所有人。”他以2019年10月17日示威的口号为口号,然后指出议会主席纳比赫·贝里(Nabih Berry )和真主党领袖哈桑·纳斯拉拉赫(Hassan Nasrallah)是“例外”。

“我们封锁了街道,因为我们没有电,我们没有钱,我们没有安全保障,” 18岁的奥马尔从AïchaBakkar社区大喊。他继续说:“这里的所有示威者都是什叶派,我是逊尼派,但我们团结一致。”他说,他想与“整个政治阶层,除了谢赫·萨德(Sheikh Saad)进行斗争”(看守总理哈里里(Hariri))。

在Furn el-Chebback地区称为Chevrolet的十字路口,也出现了类似的情况。 20岁的安多尼(Antoine)是圣若瑟大学的一名学生,他喊着“我们没有钱了”,“我们的父母再也不能支付我们的大学学费了”,而在后场,警察在路过的街道上不加干预地监视示威游行,由于轮胎燃烧,空气变得越来越难呼吸。

21岁的埃利亚斯(Elias)沮丧地说:“我再没法支付大学学费。”这位年轻人坚信,民众的反抗尚未结束,相反,这仅仅是漫长道路的开始。现年43岁的福阿德(Fouad)失业了一年,他呼吁黎巴嫩人团结一致,“采取步骤摆脱继续无视我们的政治阶层”。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拉伊枢机:提议「国际会议」以解除「黎巴嫩瘫痪」
08/02/2021 13:40
拉伊枢机呼吁奥恩和哈里里举行「和解会议」
18/01/2021 11:22
拉伊宗主教和哈里里·贝鲁特就政府与经济危机会面
26/03/2021 16:28
贝鲁特,国家在奥恩与哈里里的较量中沉沦
23/03/2021 18:28
马龙尼礼宗主教:奥恩和哈里里遇到了该国的转折点
22/03/2021 12:07